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13.到底是谁非礼谁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并未。”

    殷珏见她收东西的动作慌乱,眼中却是十分冷静的神色,不由觉得有些有趣。

    如风闻言,便伸手去抢他手里的面具,“那便别戴面具了,我们阿珏长的那么好看,就应该让人看了嫉妒的。”

    明明是为了怕他继续戴着面具被人认出来,却要装是为了让他出风头,所以不让他戴,她怎能这般……

    殷珏想不出来该用何词语来形容她。

    衣服面具都藏起来了,但是他身上的灵息依旧还是无法掩藏,如风绞尽脑汁的在脑海中,搜寻之前抄过的典籍,试图找出一种办法出来。

    于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她找到了一个办法,但是她没空给殷珏解释,忽然倾身过去,双手扶着他的脸,凑脸过去,在与他两寸的距离停下,然后额头贴着他的额头。

    额头上忽然传来一瞬的灼热感,浑身的灵气随着那片灼热感的忽然到来而沸腾起来,殷珏微微错愕。

    如风竟将她的火灵花,复印到了他的额头上。

    “阿珏你快运功,将你的水灵花与我复印给你的火灵花相互融合一下,虽说水火不容,我们两的灵花是互相排斥的,但我复印给你的,只用了我三成的修为,你定能让它们相容的。”如今殷珏已是水灵花八阶境界,让他把一朵修为低于五阶的火灵花与自己的水灵花相容,应该并不是难事。

    只要水灵花与火灵花两者相容,便可暂时改变他的灵息。

    她将自己的修为给了他三成,她的修为境界便随之也下降了一阶,变回了灵花四阶,而于他而言,她这点修为不过是杯水车薪,并不会让他的修为增长一阶,不过就是灵力中多了一点属性罢了。

    这无异是个十分赔本且无任何意义的做法,但却可以改变他的灵息。

    他什么都没有告诉过她,她却猜到了自己身上的伤与那些人有关,故而才百般想要替他隐瞒吗?

    她天赋不高,本就修炼不易,如今竟为了他牺牲了自己用半条命换来的境界?

    值得吗?

    她不是心仪天心宫那个丑丫头吗?

    为何又对他如此用心?

    如风见他不赶紧调息不说,竟然还在发呆,而那些人的气息已经很近了,便急得又重新捧起他的脸,嘴隔着他的嘴一寸距离,渡灵力进他口中,试图帮他调节。

    后脑勺猛地被一只大手托住,如风头被托着往前一些,正好便贴在了殷珏的唇上。

    如风愣愣的瞪了下眼,殷珏的唇清凉软糯,让她忍不住微微动了动唇。

    下刻身体猛地往后仰倒而去,是殷珏推的,他的身体也顺着推她的力度压了下来。

    殷珏传音入密她道:“师姐这样渡灵力太慢了,来不及的。”

    如风虚心的回问过去:“那要如何比较快?”

    “呵。”殷珏轻笑了一声,没说话。

    如风原本还懵着,下刻便感觉到他的唇动了起来。

    她还半张着嘴,给他灌输灵力,殷珏的舌头便趁机溜了进去,攻城掠池起来。

    如风傻呆呆的任由他的唇在自己唇上胡作非为,半分都不知该如何反应,二人都睁着眼睛,她能近距离的看到他长而密的睫毛下,眼中的神色深沉得吓人。

    坤吾用双爪捂住自己羞红的老脸,小黑缩进如风手臂中装死。

    这这这,主人与殷珏竟然……哎呀,羞死了啊。

    “这!”一道惊愕的男子声音忽然响起,随即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这成何体统!”

    “……”后面陆续赶来的几人见了眼前的画面,虽未说什么,却都纷纷背过了身去,老脸多少有些挂不住了。

    “咳!”有人干咳一声缓解尴尬。

    这一把年纪了,竟然在这荒郊野外,看到人家年轻人之间那么刺激的一幕,简直尴尬得要死。

    如风听到声音,微微用眼角余光觑了一眼,心中忍不住惊道:他们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再感应了一下殷珏的的灵息,便又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他的灵息已经改变了。

    殷珏听到声音,十分不悦的起身,顺便将如风也拉了起来。

    见她的发髻微微有些凌乱了,便伸手为她理了理。

    如风却并不在意这些细节,而是看向那几个人,一脸诧异的问道:“诸位前辈这是?”

    楚剑庄的李长老李庆容看清她的容貌,便猛地想起之前见过这小姑娘,道:“我等之前可是在那兔妖的洞穴中见过小友?”

    他们竟然以为藏金的老巢是兔妖的洞穴?这样说来,他们或许并不知道藏金的事。

    如风心底微微一喜,看向李长老,恭敬的回道:“晚辈与诸位前辈确实见过,说起来当时我与小师弟被兔妖捉去那洞中,还多亏了诸位前辈及时赶来,救了我们,晚辈在此谢过诸位前辈。”

    其他人闻二人对话,这才想起来,之前在那兔妖洞中,确实见过两个小修者,不过当时他们的目光和心思基本都被那兔妖吸引了,倒是并没有多注意那两个小修者。

    李庆容闻言,目光忽的转向殷珏,问道:“这么说,你旁边的少年郎,便是之前与你在洞中的那名少年了?”

    如风十分诚实的点头,“正是”,然后转头对殷珏道:“阿珏,还不快谢谢诸位前辈。”

    “举手之劳,倒是无妨。”天心宫的吴长老吴有恒对于他们这磨磨蹭蹭的对话,十分的不耐烦,便直接出声插话,他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上下打量如风与殷珏,然后语气话头忽然一转,沉声道:“但若你等真是心存感激之意,便速速将那东西交出来。”

    如风闻言,脸上显出十足的懵逼疑惑之色,“前辈此话何意?您要晚辈交出什么东西?”

    吴有恒冷笑着厉声道:“休要在我等面前装傻,之前我等追逐那兔妖而去,好不容易将它伏诛,却被你身边的贼子偷去了妖丹,你既是与他同伙,难不成还想说你不知此事!”

    如风闻言,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和嘴巴,然后慌忙的转头去看了一眼殷珏,又蹙眉转头回来看向吴有恒道:“前辈,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阿珏绝无可能会做这种事,而且,以他的本事,怎么可能能在诸位前辈手中偷得了东西?”(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