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17.他为何生气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就在她在心中抉择着是要死的有骨气一些,还是痛快一些的时候,殷珏的手已经到了近前,却是并没有伸向她的脖子,而是放在了她的脸上。

    然后像是在摸着一块爱不释手的玉一般,来来回回的摩擦。

    如风愣住了,殷珏这是在干嘛啊?

    不杀她了?

    还是……他想先剥她的皮?

    “师姐,我们把刚刚没有做完的事做完吧?”他的手从她脸上一路轻抚到了她的耳朵上,如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没做完的事?什么事?”他们之前有做什么半途而废了的事吗?

    “呵呵,师姐,你装傻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呢?”殷珏凑到了她的耳朵边,对着她耳朵吹了一口气。

    嘶~

    如风浑身的寒毛都被吹了起来,揉了揉发痒的耳朵,抬头看向他这张妖孽到真正的妖怪都不足以与之媲美的脸,不明所以的道:“我没有装傻,你也知道师姐一向记忆力不好,容易忘事儿……”

    殷珏勾唇一笑,仿佛她这个回答,比之她记得是何事还要令他愉悦一般,接着在她耳边轻轻吐气道:“那就让我来帮师姐好好回忆回忆吧。”

    话落他的手忽然伸向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将她拉得与自己的距离近了一些,然后低头,朝她的唇亲了过来。

    在他的唇离如风的只有几寸距离的时候,如风眼中猛地闪过一丝寒意,手中灵力悄悄聚集。

    可还不等她灵力聚集成功,便见殷珏的头忽然与脖子分离了,却未有一丝血喷溅出来,他甚至都还未有所反应,还保持着正要亲她的神情。

    如风双目圆整,越过他没有头了的脖子,看到在他身后,还有一个殷珏。

    那个殷珏手中拿着一把天蓝剔透的冰剑,满面寒霜的看着她,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这个眼神,这个气势,肯定是真正的殷珏没错了。

    再低头看向地上的尸体,哪里是什么殷珏,不过是一具不知枯干了多久的骷髅罢了。

    刚刚在这东西近她身时,她便闻到了一股难以言述的味道,认出来它并不是真正的殷珏,正准备趁他不备出手,没想到殷珏会出现,直接给解决了。

    “阿珏。”如风见殷珏沉着脸朝她走来,吓得她心中一阵慌乱,却还故作平静的扬起一抹笑容唤了殷珏一声。

    殷珏却并没有搭理她,而是继续沉着脸,走到那骷髅身旁时,抬起脚,一脚便将那东西碾为了灰烬。

    如风见此,觉得自己的死法怕也是会如此凄惨,便不由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退什么?”殷珏忽然冷冷的开口问道。

    语气带着刺骨的冰寒,是质问的口气。

    如风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他又开口了,“刚刚与这恶臭的骷髅亲热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有半分退意,如今见了真正的我,却要避之不及?”

    “呃……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殷珏步步紧逼。

    “……”只是比起那东西,更怕你而已啊。

    虽然刚刚那骷髅幻化成了他的模样,但身上的气势却并不如殷珏身上的骇人,所以她在没认出来那是个冒牌货的时候,虽然也有几分畏惧,却并不如面对真正的殷珏这般害怕。

    殷珏见她不说话,便忽的冷笑了一声,“还是说,师姐就是喜欢与这种肮脏的东西行苟且之事?”

    如风见他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气的模样,不明白他生气些什么,为何要如此凶。

    不过转头一想也就能猜到了,被这种脏东西幻化成他的样子,他心中定然是不爽得很的。

    但是这骷髅却被他一剑给解决了,自然无法好生消气,于是便将这剩下的余怒发泄到了她这个倒霉蛋的身上。

    行吧,为了小命,她意如风向来都是能屈能伸得很的,于是如风也不准备反驳或者顶嘴什么的了,直接对他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你高兴就好。”

    她这话原本就是含了讨好之意的,但是殷珏听了后,反而好像更加生气了起来。

    忽的伸手抓着她的手臂,力道大得如风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快被捏断了。

    “意如风,你怎的这般不知羞耻?”他沉声,直视着她,眼中除了冰冷的寒意,还多了几分厌恶以及嫌弃。

    如风一脸你说的对的表情道:“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没皮没脸。”

    她能屈能伸也算不知羞耻吗?

    羞耻这东西能有小命值钱吗?

    骨气啊,脸皮啊什么的,她早就没有了好吗?

    她才不会为了那些表面的东西,惹怒他,然后死的跟这骷髅一般惨呢。

    “你!”殷珏被她的话噎了一瞬,脸色黑的难看之极,却又一时不知该如何说她是好了。

    说她什么她都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让他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心塞得难受。

    面对那些巅峰境的老头子的时候,她明明表现得那般机智聪明,可为何如今却又蠢得让人连骂她的欲望都没有了呢?

    罢了,与她这种恬不知耻之人说再多都是浪费口舌。

    殷珏忽然不再理她,转身就走。

    如风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还是赶紧跟着他,毕竟若无人带路,她恐怕真的要在这鬼地方待上一夜了。

    坤吾早已跟了上来回了她的储物镯中,至于小黑,只能等它甩掉了那群老头子,再来寻她了。

    殷珏如今这模样看着就不好惹,她可不敢开口要求他与自己等等小黑。

    二人径直出了森林,回了镇子中。

    因为无擅长医术的修者帮忙治疗,叶长卿的伤势还重着,所以还休憩在之前的医馆之中,如风他们一回去便与他们集合了。

    刚进门,便看到叶长卿已经醒了过来,正坐在床上,乔矗伺候他喝药。

    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众人转头看来,而后脸上的表情便都在一瞬间凝固住了。

    如风转头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一脸莫名的道:“你们这是……被他定身了?”

    她一句话瞬间将众人拉回了神来,却依旧还是愣愣的看着他们,思思朝她走了两步,然后红着脸问道:“如风,你旁边这位公子是?”

    如风什么时候认识长的这般俊美的公子的,她怎么不知道?(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