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也没有笑话她,只当做没听见那饥饿所致的声音,将东西放到她手上。

    女子看着手上的东西,馋得都咽口水了却还是没有吃。

    如风看出来了她在顾忌什么,便又笑道:“若是我等有心要害你,昨夜你晕倒之时大可以对你动手,又何必的等你恢复过来,再浪费口粮。”

    女子闻言,想想也有道理,便终于放下戒心,将饼子吃了。

    饼子的味道不错,就是太噎人,于是她喝光了半水囊的水。

    “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如风见她吃的差不多了,才慢吞吞的问道。

    “……”女子沉默着没有说话。

    如风觉得问人家的名字,却不自报家门,确实有些不礼貌,便又道:“我叫意如风,我们都是云赦宫的弟子,与长兴门没有任何关系。”

    “欧阳镜。”那女子终于还是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

    “这个孩子看起来似乎并不是你的,你为何如此护着他?”

    欧阳镜沉默了一会儿,道:“因为他是他的孩子。”

    “嗯?他指的是?”

    “……”欧阳镜却不再说话了,仿佛刚刚也不过是随意与她聊两句而已。

    也确实是心里没有防备才多聊了两句,她觉得意如风此人脸上的笑意实在是太有欺骗性了,让她一不当心就说了不该说的话。

    她不说,如风也没有再问,他们并不熟,对方自然不可能放下所有的戒心,与她一个陌生人推心置腹。

    叶长卿他们很快找来了食物,是一些野果子,大家都吃了几个,饱腹以后,都看向欧阳镜。

    “大师兄她和那孩子怎么办?我们难不成要将他们一起带上?”乔矗偷偷问叶长卿。

    带上一个楚棋已经够麻烦了,还要多带一个孩子和女人,他们这一趟出来,是历练也是除魔卫道的,可不是看风景的。

    叶长卿好整以暇的看他,莞尔道:“人不是你救的吗?为何问我?”

    乔矗瞬间噎了一下:“……”大师兄怎么也学会拿话挤兑人了?

    “我只是,只是不愿看到一个无辜的小生命被抓去禁养起来做残脸罢了,并没有想太多。”

    叶长卿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看向欧阳镜问道:“欧阳姑娘,日后有何打算?”

    欧阳镜抱着那孩子,闻言脸上也现出几分迷茫。

    她自从将这孩子从长兴门的人手中偷出来后,便一直遭到他们的追杀,让她根本就没法静下心来想接下来到底该如何。

    如今他们如此问,倒是把她给问住了。

    她没有说话,眼睛无焦距的发着呆,众人只当她是不愿说,也没多追问。

    乔矗转了话题道:“我之前见这孩子似乎是你从金琥陀的洞中抱出来的,莫非也是你将他放进那里面的?”

    欧阳镜回神,对他点了点头,“金琥陀的气息可以暂时掩藏他的气息。我本是想将长兴门的人引开。再去接他的,谁知还是被他们给追了上来。”

    “这孩子到底是谁的,为何长兴门的人如此在意他?”

    “是我一位故人之子。”

    “那他人呢?”

    “他们被长兴门的人抓走了。”欧阳镜说到这里,眼里闪过几分担忧以及怨愤。

    众人也不问她,为何长兴门的人要抓她的故人,一些大仙门做事,哪里会有什么理由呢?甚至他们暗中除去一个碍眼的修者,都是不用给谁交代的。

    “我们要一路北上,去魔域,你跟着我们不太方便,所以你……你待会儿便带着这孩子离开吧。”乔矗故意板出一副嫌弃他们麻烦的脸,可说完了赶人的话,却又叮嘱了一句,“最好带着他跑得远一些,免得又被长兴门的人逮到,他们可不是什么善茬,被抓到了你就死定了。”

    大师兄说得没错,人是他执意要救的,那么他们的去留便由他来决定。

    他们确实不太适合带着这一女一小,那么这个恶人自然也要由他来做。

    “我会离开的。”欧阳镜脸色平淡的道。

    也没人问她什么时候离开,于是在一个众人都没注意的空档,一回头时,欧阳镜人已经不在了。

    但那个孩子却被留了下来。

    乔矗看着那孩子,大惊,然后追了出去,“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自己走了,不把这毛孩子带走!不是她故人之子吗?”

    可四处蹦哒了一圈儿也没看到欧阳镜的半个影子,他气的跳脚,“什么人啊,难道是怕这孩子连累她被长兴门的人再次追杀,所以才留下这孩子自己跑了的?”

    事实如何,其他人并不知晓,也不妄猜,只是这孩子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如今算是个烫手山芋,将他丢弃他们谁都做不到,将他送人?那若是连累别人被长兴门的杀害又当如何?

    可让他们带着个孩子上路,想想都离谱。

    不说别的,光是孩子喝的奶-水就不太好弄,又不是随处都可见刚产子的野兽,而且野兽的奶喝多了,也不知道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他们谁都没有养过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即便是叶长卿,带他们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能自己拿着勺子或是筷子吃面喝粥了。与这样的小家伙是不同的。

    如风觑了乔矗一眼,颇有点幸灾乐祸的道:“这小家伙既然是四师兄救下的,不若四师兄便将他收为义子,扶养了吧?”

    乔矗闻言,暴戾的脸色瞬间一僵,之后又是绯红一片,急吼吼的道:“我,都没有成过亲,如何知道要怎生养孩子!你少添乱!”

    再说,养孩子哪有那么简单,又不是说养就能养的。

    但想到师尊一人养他们那么多人都能好生养活,乔矗又觉得似乎养个孩子也没什么难的。

    大不了他以后去千祟榜处接任务,赚钱给他买吃的。

    如风眨了眨眼:“大师兄不是会一些吗?让大师兄帮着你一起养呗。”

    说不定他们养了这孩子,就会忙得分不开精力来打继承云赦宫的心思。

    若真能如此,简直皆大欢喜。

    乔矗转头去看叶长卿,让大师兄帮他一起养吗?(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