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52.老婆本被掏光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茯素素见他甩开自己的手,也不生气,只是继续对他笑着道:“小郎君还有点脾气,不过我喜欢。”

    楚云俍的脸色更难看了下去,李庆容眉头早就蹙成了川字形,终是忍不住开口斥责道:“放肆,你们是长兴门的人吧?怎地这般没规矩,女娃子家家的更是没羞没臊,上来就抓着男子的手不放,成何体统!”

    茯素素闻言,脸上的笑意瞬间就转为了怒火,转头看向李庆容,目光十分嫌弃的打量了他一眼后,冷哼道:“哼,你个死老头是谁?我们长兴门的事也是你能置喙的?”

    “大胆!”李庆容的亲信站了出来,怒声呵斥她,“竟敢对我们长老不敬,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叫嚣,你是嫌活得太长了吗?”茯素素不仅一点都没被对方的气势吓住,反而还嚣张的吼了回去。

    长老?不是说楚剑庄的长老也跟着他们庄主一道死了的吗?这又是哪门子的长老?

    外门的吧。

    如风在旁边膛目的不住点头,厉害啊这小姑娘,竟然一点都不给人家两个长辈面子。

    咳,虽然她之前也不知天高地厚的怼过天心宫的长老,但那是因为那个长老实在是太不讲理她才会说话难听的。

    虽然知道这李庆容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茬,但人家好歹表面上还是有几分前辈的样子的,她可不敢轻易得罪他。

    “呵,无知小儿,且有此理!”李长老亲信气得不行,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敢明目张胆在他们面前叫嚣的小娃娃。

    话落,手中便凝起一团灵力,朝那茯素素丢了过去。

    此人已是到浴体境的修者,而茯素素不过才四阶境界,但她却半分畏惧对方的意思都没有,站在原地动都不带动的。

    就在众人以为她是被吓得动弹不得,就要硬生生抗下那人的一击之时,却有个身影忽然闪现出来,挡在了茯素素的面容,而后伸出手轻易便化解掉了那道灵力。

    来人身上穿的也是长兴门的服饰,但身形却是比在场所有人都要高大一倍,脸上还带着个十分恐怖的兽形面具。

    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历,李庆容却是一怔,而后拦住了正准备上前再动手的亲信。

    “残脸。”李庆容打量着那人,微微眯了眯眼。

    如风听到残脸二字,神情也是微微诧异了一下,她也曾在典籍上看到过有关残脸这种修者的记载。

    每个仙门都有一些让人畏惧的杀手锏,而长兴门之所以能位及仙门第四,便是因为他们的杀手锏就是残脸。

    残脸其实一开始并不是代表某种修者的称呼,而是长兴门拥有的一种特殊的修炼方法而已。

    此方法据说先天条件是得将人放在某种药物中浸泡成药人,之后这些药人的皮便会像蛇蜕一般自然脱落,待去皮后,又会将他们放进另一种药罐里养着,之后再将他们放在灵气充沛之地修炼。

    经过药物浸泡过的这部分人会比平常人更容易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进步的速度几乎是一日千里。

    不过此法虽快,却并不是谁都愿意去尝试的,不仅是因为此修炼方式太过狠辣,会将人变得不人不鬼,不见天日,还因为他们能达到最高境界也就巅峰境了,终其一生都与飞升无缘。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即便是愿意以此法修炼,但若在前期承受不住药物泡身的侵蚀,便会就此丧命。

    因此,长兴门虽然有此独门修炼方式,但至今为止,成功修炼出来的人也不过才十几人。

    而这些人便都被直接称为了残脸,且各个都是巅峰境的强者。

    故而李长老才会如此忌惮。

    若对方带来的只有一个也就罢了,他能对付,若是两个或以上……那便麻烦大了。

    如风正发呆的想着残脸的事儿,坤吾忽然在储物镯里躁动了起来,说是发现殷珏就在附近。

    如风闻言一愣,转头看了看李庆容和大师兄,他们都在此处,她也不必太担心楚云俍会被长兴门的人欺负,然后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悄退出了人群。

    此时大家关注点都不在她身上。倒是没人发现。不过为保万一,如风还是悄悄给叶长卿和楚云俍传音入密说了句,自己肚子痛要去如厕。

    退出人群后,她便顺着坤吾指的方向跑了起来,没跑多久便真看到了殷珏,此时他正站在一颗枫树下,手上拿着片枫叶在玩儿,像是特意在此等她一般。

    “阿珏。”如风走近后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喊了一声,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在生她的气。

    殷珏闻言,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搭理她,只是朝她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来。

    如风看了看他的手,不明所以的眨巴了好一会眼睛,这什么意思,一见面就朝朝她伸手,莫不是他是真生自己气了,所以……

    陡然会意的从自己手镯里倒出来一个钱袋子,然后将钱袋子放到他手上。

    而后可怜巴巴的道:“我身上只有那么多了,剩下的等我赚到了银子再还你。”

    殷珏看着手上的钱袋子,微微蹙眉,她以为自己是找她还账的?

    如风见他皱眉,便赶紧又道:“你别生气,我不是不还你钱,我没想赖账,我是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钱。”

    就算加上她藏在云赦宫里的那些私房钱,也是不够还他的。

    她好不容易才凑起来的一点点老婆钱,如今全被他诈光了,呜呜呜,如风心里哭的撕心裂肺。

    殷珏本没有此意。但既然她已经将钱袋子递到了他手上,他没道理会嫌她钱包粗糙割手,再还回去。

    他颠了颠手上的钱袋,能感觉出来里面没有多少铜板。

    如风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自己的钱袋子揣进了袖子里,却又回头又朝她伸手,如风哭丧着脸,表情极其痛苦了好一会儿后,才又不情不愿的从自己的腰封里掏出一快小小的碎银子递给他。

    殷珏脸上瞬间露出诧异,表情古怪的看着那一块碎银,如风欲哭无泪的道:“真没了,这是我最后一点积蓄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