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久久不见叶长卿和乔矗上来,如风很担心,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殷珏不放开她,她却可以撇开小黑。

    如风手中化出灵笔,画了一道寻踪符,可画完才想起来符不能见水,而她是火系灵根,在水下的修为会被大大降低。

    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大师兄和四师兄遇难吗?

    若是他们就此……那么云赦宫同门相互残杀的悲剧,或者就不会发生了。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如风便猛地清醒了过来,捏紧手中的笔。

    不,大师兄和四师兄从来没有对不起她过,若是如今被打下水的是她,她相信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救她的。

    她要想办法救他们。

    对了,坤吾。

    坤吾是可以下水的。

    如风将坤吾召出来,叫他下水去搜寻叶长卿他们的踪迹,坤吾却犹豫着,没有动。

    “怎么,我使唤不动你了?”

    坤吾嗷呜呜叫,十分委屈:“主人,不是我不听你的话,是我不能下去。”

    “为何?”

    “魇蛭所在之水,水上与水下是不同的。魇蛭是很温和的妖兽,它杀人并不是靠的自身蛮力,而是梦境。”

    “梦境?”

    “嗯,魇蛭擅在水下造梦,乔矗被击下去时,受了伤,恐已神志不清,怕是已被魇蛭扯入它造的梦境中。”

    “魇蛭所织造的梦境,半真半假,会让人陷于最美好的记忆中,迷失自我,不愿醒来,长困梦中。叶长卿修为高,心智坚韧必会没事。我要是下去的话,会出事的。”

    坤吾很有自知之明,怕自己会沉溺在梦境造出来的无数骨头肉中,不愿回到什么都没有的现实中来。

    如风闻言,抿了抿唇,抬眼看向那魇蛭。

    她原则上并不愿意伤害善良的妖兽,可如今不对付它,恐怕大师兄和四师兄就会有危险。

    比起那些没用的善意,她的私心更多一些,在魇蛭与师兄之间,她更愿意选择自己亲近的人。

    她飞身过去,开始画符,协助兰羽令与舞泠。

    兰羽令见他竟然会符箓之术,一时微有意外,但暂时还没想到其他事上。

    如风一边协助兰羽令他们,一边找机会对着湖面大喊,“叶大哥,魇蛭擅造梦境,你要坚守本心,不要被它的幻境迷惑,乔矗如今说不定已困梦中,你要先想办法让他醒过来,不然就算将他救上来,他也再也醒不过来了。”

    ……

    有液体流进了的眼睛,乔矗分不清那是自己头上流下来的血还是湖里的水,眼睛被刺痛得不得不闭眼。

    然后他好像听到了大师兄的声音。

    “老四。”

    “老四!”

    乔矗猛地睁开眼,然后发现自己坐在一处桌前,叶长卿就站在他的旁边,正将两个鸡蛋放在桌上。

    “以后你就是我四师弟了,我就唤你老四吧,先过来吃两个鸡蛋垫肚子,师尊在给你做饭,等会儿就能吃了。”

    乔矗盯着两个鸡蛋出神,他是乞儿,一个时辰前,还因偷了别人一个包子被人追着满街打,是面前这人救了他,带他回来,然后请师尊收他为徒的。

    他是师尊的第一个弟子,所以是他们的大师兄。

    叶长卿见他发呆,怕他是拘谨,赶紧将碗里的鸡蛋拿出来敲碎,然后剥开递到他面前,“饿坏了吧,来。”

    乔矗看着面前那个白白嫩嫩,剥好的鸡蛋,使劲儿的咽了口口水,伸手想要接过来,抬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脏污不堪,奇形怪状的指甲里,全是沉积的污垢。

    破破烂烂的袖子也是脏得不行,身上还隐隐散发着一股酸臭味儿。

    他猛地收回手,低下了头,紧紧咬着牙齿。

    下刻,鸡蛋的香味冲入鼻间,他微微抬眼,便看到那个鸡蛋出现在自己眼前。

    头顶有个温和的声音轻轻道:“我喂你,来张嘴,吃完了我就提水给你洗澡,换干净衣服。”

    乔矗闻言,便乖乖张嘴,就着叶长卿的手将鸡蛋吃了。

    吃完了两个鸡蛋,这位大师兄便去找了一个盆来,打了一盆水,让他洗澡。

    他的头发也是他帮忙洗的,还给自己搓背。

    这是他第一次用暖和的水洗澡,也是第一次有人帮他洗澡。

    乔矗紧张得不行,也十分的无措,坐在盆里一动不动,也一声不吭。

    所以即便是对方的动作很笨拙,力道有些大,将他的背搓得很疼,还老碰到他的伤口,他也没有吱一声。

    这点痛比起被别人打,根本不算什么。

    全程都是叶长卿帮他洗的,洗完后,乔矗都不敢去看那盆水有多黑。

    叶长卿不知从哪里又找来一瓶子药膏,给他身上淤青处抹上,一边小心翼翼的抹,一边给他吹,哄道:“忍着点哈,就算痛也不能哭嗷,明天大师兄给你买糖吃。”

    乔矗没有吭声,当然,他并不是为了有糖吃。

    抹好了药,叶长卿又翻箱倒柜的将自己穿不了了的衣服翻出来给他穿上,虽是旧衣服,却完好无损,干干净净的,而且乔矗穿在身上也刚刚好。

    随后又帮他把头发擦干梳直,用剪刀将他前面过长的头发剪掉,剪了个齐眉穗儿。

    乔矗一直都如一个傀儡娃娃一般,任他怎么折腾都没有说话,他让他抬手,他就抬,让他低头他就低,听话得很。

    叶长卿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再叫乔矗抬头他看看时,忍不住意外的笑道:“哎呀,老四,你原来长得那么好看啊。”

    彼时,叶长卿八岁,乔矗五岁。

    “老四,醒过来,不要睡!”叶长卿的声音忽然变得成熟了很多,在他脑中一遍遍的叫着他。

    “听到没有,不许睡,你要是敢睡着,我……我……”他像是想要说什么狠话,却又不知道什么样的狠话才能叫他害怕。

    “大师兄……”乔矗无声的叫了一声。

    “老四,在想什么呢?”另一个大师兄稚嫩的少年音又猛地将他拉回神来。

    乔矗迷茫的看着自己面前,正在收拾刚刚因为给他洗澡而弄湿了的地板。

    “老四!你给我听着,不管你现在看到什么,都是假的,你赶紧给我清醒过来,不要被迷惑!”另一个比较成熟的大师兄的声音又在脑中炸响开来。(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