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要吃点东西吗?”如风将自己咬了一半的饼子在他面前晃了晃。

    殷珏看了那饼子一眼,并不饿,却还是给她面子,“你喂我。”

    如风也没多想,只觉得是他有伤在身,不方便,于是将饼子递到他嘴边。

    殷珏就着如风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抿唇笑道:“很好吃。”

    如风心说:那当然啊,边上硬的都被我吃了,你吃的是中间又软馅儿又多的,能不好吃吗?

    嘴上却说:“好吃那你就多吃点。”

    如风将剩下的饼子全喂了他,看着他一点不剩的吃完,开心的拍了拍手上的碎屑。

    她这几天被舞泠姑娘的大鱼大肉投喂得嘴巴都养叼了,竟然有些吃不下这种饼子了,刚刚吃了两口就有些食不知味了起来,但又不好扔掉,还好殷珏帮她解决了剩下的一半。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如风有些体会到为何坤吾自从跟着殷珏顿顿有肉吃后,就不太愿意搭理她这个真正的主人的原因了。

    如风看着外面叹气,絮絮叨叨的道:“也不知道我们这是掉到了什么地方,大师兄他们去了哪里?”

    殷珏并不是个会跟人闲聊天的性子,所以并没有回答她。

    如风又道:“我刚刚捏了音讯鸟也传不出去,如今灵力所剩无几,阿珏你得赶紧好起来啊,师姐就靠你了。”

    除了殷珏,她已经没有别的倚仗了。

    这也是为何她宁愿用自己的手给他试药的原因。

    想要出去,还得沾沾上帝宠儿的光,当然,她也需要付出些代价就是了。

    殷珏抬起眼皮看她一眼,微微勾了勾唇,却是没有说话。收回目光,想再睡会儿。

    如风见他闭眼,吓得一慌,双手托着他的脸揉了揉,“阿珏?你怎么又睡?别睡啊。”这要是睡过去,醒不过来了,她怎么办?

    殷珏没有睁眼,却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无奈的道:“师姐,我只是想养精蓄锐一会儿,不然怎么有力气带你离开这里?”

    背后的伤,似乎好了许多,看来她用对了药,倒是没想到她竟然能分辨出他炼制的许多药里,哪个是治疗外伤的。

    如风一听说他只是想养好精神,带她出去,瞬间就狗腿的道:“嗷,这样啊,那你睡,我帮你遮阳光。”

    扯了扯自己的袖子,给他挡了挡太阳的光。

    殷珏无奈的又是一笑,也不管她,继续睡。

    “啪嗒!”

    忽然一滴有些温热的液体滴到他脸上,随即,他才后知后觉的闻到一股新鲜的血腥味儿。

    殷珏一怔,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为他遮光的袖子鲜红一片,瞳孔瞬间缩小一倍。

    如风看到他脸上滴了一滴血的时候,心中也是一慌,她都忘了,她手上的伤口还未愈合。

    本来是想用袖子给他擦掉的,但才刚在袖子上找到一处干净的地方,还没来得及给他擦,手却已经被殷珏捏住了。

    好死不死,殷珏捏住的地方正好也有伤。如风疼得皱了皱眉。

    殷珏将她手拉到面前,推开袖子,见她手臂上无数条伤口,沉声问道:“怎么弄的?”

    他记得掉下来时,他将她护得很好才对,不可能会让她中途受伤的。

    而且她这个伤一看就是人为,并非不小心碰到或者磕到何处所致。

    “我自己割的。”如风老实回道。

    “你为何要……”殷珏本是想问她,为何要没事儿伤害自己,可当看到她伤口上还残留的一些药粉时,脸色瞬间就变了。

    他坐起身,更加仔细的看了看她手上的那些药粉,又从储物镯中拿出来一些药瓶子。

    看了看上面的塞子,果然都被碰过。

    “你用自己的手为我试药?”殷珏不太敢相信的问道。

    “对啊,你药太多了,我分不清哪瓶对你的伤有用,只能用这个蠢办法了。”如风诚实的回道。

    她救人心切,没有想太多原因。救了人,也没有别扭的觉得该掖着瞒着。事实怎样,就是怎样罢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如此做法,殷珏应该感动一二才是。

    结果却是他不仅没有感动,反而很是生气,转头就劈头盖脸的对她吼道:“你是笨蛋吗?”

    如风被吓得愣住,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会儿,才明了他生气的原因。

    莫不是因为她此法浪费了他许多的药,所以他才会那么生气的?

    也是,她这个方法确实又笨又奢侈,但那种情况下不是没有办法嘛。

    那么小气做什么?

    心里腹诽着他,但是又不敢得罪他,怕他待会儿不带她一起走,也怕他一气之下将她变成这里的白骨之一,如风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也不想浪费你的药的,可是你当时又昏迷着,我不认识那些药,怕用错了反倒害了你。”

    殷珏沉着脸没有再说话,又从储物镯中拿出个瓶子来,拔开塞子往她手上撒。

    却是一颗药粉都抖不出来,殷珏又抖了两下,还是什么都抖不出来。

    他不可置信的拿起瓶子看了一眼,是空的。

    “你将药全撒我背上了?”

    “呃……嗯。”如风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她手抖,给抖掉了不少。

    “咚。”殷珏手里的药瓶瞬间跌在地上,他忽然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然后将她拉到面前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后,便紧紧抱住了她。

    “你怎么那么笨呢?不知道给自己手上撒点吗?怎么全给我用了?”

    从未见过这么傻的人,用自己的身体为他试药,试出了药来也不知道给自己手上撒一点。全给他用了,

    那么多的伤口,她割自己的时候,在想什么,难道她不知道疼的吗?

    不,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疼呢,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明明比任何人都还怕疼的。

    如风被他的一连串举动弄得错愕不已,好一会儿才有所反应。

    “我这点小伤没有事的。”

    她哪里敢给自己用啊,给他用都差点不够,要是她这点小伤也要计较一下。

    那便不可能会为他试药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