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16.难受,但必须忍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空戊子垂眼,很是想给他一个白眼,这小子怎么该聪明的时候脑袋就一点都不灵光了呢?

    这两死断-袖明显就不是很乐意带着他们,如今看出了他们的意图,怕是会有所求,才会如此问的吧,

    果然,下刻就听到那个长得比较娘们的死断-袖了然的点了点头,继续道:“想跟着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们暂时还不会离开这里,我们还差几枚浩识境妖兽的晶核才能通关,但我二人,修为境界有限,一时半刻怕是难猎齐。”殷珏早已又重新压制了自己的境界,加上有藏金帮忙隐藏,即便是巅峰境的修者也看不出来他的真实实力了。

    空戊子听了对方这看似为难,实则明着说‘晶核猎不齐我们就不走,除非你们帮我们,不然别想出去’的话,嘴角微微抽了抽。

    这个娘娘腔还真是会算计。

    其实殷珏虽然长的偏阴柔一些,但跟娘娘腔却是根本不沾边的,之所以故意那么想他,空戊子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看他那张好看得太过分的脸不爽。

    并不是只有女人才会嫉妒同性的长相比自己好。

    且长得这般妖孽也就罢了,竟然还是个死断-袖,他就更看他不顺眼了。

    做个正常的男人不好吗?为什么要弯?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他长成那样,也只能是断-袖。

    呈叙又抢在空戊子心中腹诽人之时开了口,“浩识境的妖兽吗?我师叔很厉害的,可以帮你们猎!”

    空戊子想把这臭小子的嘴找块抹布堵上,就这傻样,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吧?

    殷珏对这话很满意,于是便同意让二人跟着他们了。

    如风虽然还是没有给他们好脸色,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殷珏一直牵着如风的手,使得跟在他们身后的空戊子看得牙齿磨的‘咯咯’响。

    当然,他这并不是因为嫉妒或者吃其中谁的醋啥的,完全只是因为难受的。

    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还不够,走个路手也跟被粘着了似的,让他心中那种恶寒之感,几欲控制不住,想要爆发而出冲上去将他们的手分开。

    但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不能得罪,他们如今是唯一能带他与呈叙离开此地的人选,再忍忍,眼不见为净,大不了出去后,好好的洗洗眼睛就行了。

    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心中如此反复的安慰自己,但还是撇不下那种难受劲儿,于是在发现了第一头浩识境妖兽的时候,都不用谁主动说,他就冲上去对着那妖兽就是一顿爆锤。

    那凶狠劲儿,跟那妖兽吃了他全家似的。

    将晶核掏出来,隔了老远的丢给如风,他是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了。也故意拉开了很远的距离。

    不看难道就真的当他们不存在了吗?他眼睛看不见了,但还能听声音啊,隐隐约约,听到那两死断-袖说什么,“师兄”,“出去”,“我们先”,“想要”,“你的”,等字眼。

    这几个字连起来,加上二人当着他们面也不知收敛的亲密动作,便很是容易让人想偏。

    空戊子的牙齿磨得更响了,在心中骂了许多难听的话,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但其实是他自己心思不洁,断章取义了罢了。

    人家如风说的是:“也不知道大‘师兄’他们现在在哪里,‘出去’没有。等猎够了晶核,‘我们先’再找找看,若是找不到他们,再出去也不迟,不然待出去了‘想要’再进来就难了。”

    然后殷珏回了句,“嗯,都听‘你的’。”

    呈叙完全没有他师叔想的那么多,也没他师叔那么恐断-袖,听到他师叔一直在磨牙,便忍不住问道:“师叔你是牙疼吗?”

    空戊子:“……嗯。”

    抱着这种难受的心理,空戊子一路可谓是大杀四方,很快就给如风他们猎够了浩识境妖兽的晶核。

    “既然够了,就赶紧带我们出去吧。”空戊子此时的态度,已经恶劣到跟之前的如风有的一拼了。

    一张脸像是憋着内急一般,扭曲得难看。

    “出去?”殷珏看向他,疑惑,“出哪里去?”

    “当然是离开这个鬼地方。”空戊子不耐烦的道。

    “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出去。”

    空戊子皱眉,脸色冷了下来,“你少给我耍心眼,妖兽晶核都给你们猎了,别得寸进尺。”

    如风便见殷珏好看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无辜的神情来,“我们也是在此迷路了,如何知道怎么离开这里?这浴鉴境又不是我们家开的,我只承诺过你们帮我们猎了妖兽晶核,便可以跟着我们了而已,没说能带你们离开。”

    如风闻言,眨了眨眼,微微讶异的看了看殷珏,这也行?

    她想笑,却还是生生憋住了。

    呈叙也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殷珏,这人,这人……看起来怎么比他师叔还会耍人呢?

    “竟敢耍我,你们是不想活了吗?”空戊子怒火中烧,两只眼睛几欲喷火,周身灵气一瞬迸发出来。

    如风微微蹙眉,殷珏却依旧还是不慌不忙,对他微微一笑,那样一张妖孽的面容笑起来可以说是能蛊惑众生了。

    但看在对这个死断-袖十分反感的空戊子眼里,却是很讨厌的,仿佛对方是在挑衅他一般。

    “敬酒不吃吃罚酒!”空戊子气得不轻,终于忍无可忍,准备对他动手了。

    只是他才刚动一下,便忽然察觉到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渐渐靠近,地面都震颤了起来。

    他转头四望的功夫,殷珏已经悄无声息的带着如风跑了。

    空戊子回过头来不见了二人身影,气的咬牙切齿,“该死,这两个死断-袖,最好不要再让我遇到他们,否则……”

    否则他一定要将他们丢进秦楼楚馆里去,找一堆女人恶心死他们。

    由于呈叙在场,后半句狠话,空戊子只能在心里暗想。

    “师叔,好像有登峰境的妖兽过来了,应该是您刚刚催动了灵气,惊扰了它。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如今你身上有伤,我们可对付不了登峰境的妖兽。”呈叙急忙的对空戊子道。(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