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道:“他是我小舅舅,我的命是他救的。”

    闻人鹤予不置可否,沉默了一瞬,抿了一口茶,才道:“小姑娘,你可知这世上,生老病死乃是万物更替中永恒不变的一环?”

    “为何有人生来便天赋异禀,有人却笨拙不堪,为何有人命运多舛,有的人却一帆风顺?为何有的人能一步登天,有的人却是终其一生,都只能止步不前?”

    “因为天道是残酷的,也是仁慈的。”如风回道。

    若人人都是天赋异禀,适合修仙,全都达到了长生不老的境界,那么终有一日,世界将乱。

    要么天上有朝一日变成人间,而人间或不再有人存在。要么便是人间成为寸土必争之地。

    她知道闻人鹤予忽然与她说这些话的意思,是在委婉的告诉她这世间没人能陪自己到最后,她如今所顾念的亲情最后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的一段记忆罢了。

    可她是死过一次的人,重来一次,虽惜命,却更珍惜眼前之人。

    她其实并不是很向往什么长生不老,活那么久做什么,亲人朋友皆不在,独剩她一人面对永生永世的孤独和一日复一日的思念?

    要是一开始就是孤独的,也就罢了。

    感受过亲情和友情的滋味,哪里还舍得了?

    她甚至并不是很怕死,她只是不想遗憾的死去罢了。

    前生没有见到小舅舅最后一面,不知他是如何死的遗憾,她今生不想再体会。

    闻人鹤予轻笑,眼里却没有笑意,“小姑娘并不笨,为何却一根筋呢?你在修炼天赋上确实只能达到被尘世遗忘,被光阴抹去的境界,但若你肯拜我为师,便可达长生不老之巅。”

    如风闻言,眼中仍是一派清明,没有半分受惑的向往,她张了张嘴,还是忍不住道了一句,“前辈自己都未达长生不老之境,如何能许我?”

    说完她就有些后悔了,所谓说人不说短,她怎么就是没管住自己的嘴呢?

    达到了入神境,却是一直喂飞升,是多少修者都不想被人说破的痛处啊。

    闻人鹤予闻言,倒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似乎并不忌讳的轻松说道:“五百年前,我倒是有机会飞升,不过我错过了最好的飞升时机,如今怕是没有这个机缘了。”

    如风一怔,五百年前?

    是与妖魔肆虐人间的事有关吗?

    怎么没听说过闻人鹤予在此次事件中,有过什么比较突出的事儿呢?

    如风沉默了一会儿,道:“机缘这种东西,该是你的再晚都跑不掉的,可机缘有时候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没有到来,不过是时机未成熟罢了,顺其自然一些,或有朝一日它就突然来了呢?”

    闻人鹤予一愣,片刻后,笑出生来,“呵呵呵呵,你这小孩儿是在安慰我吗?”

    如风眨了下眼,她的话确实是存了些安慰的心思的,但人家一个活了几百岁的大佬需要她来安慰?

    她自己怕是两百岁都活不了,还安慰别人?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

    等殷珏比试完了,云赦宫的几人才回了风华轩,回到院中,已是到了开饭的点儿,叶长卿让思思去看看如风是不是还在房中休息,让她叫她出来用膳。

    思思去而复返,如风却没有跟着一道来。

    乔矗问道:“如风呢?没与你一起来?”

    思思道:“她不在房中。”

    叶长卿疑惑道:“不在房中?”

    思思点了点头。

    乔矗蹙了蹙眉,语气有些不好起来,“她不是说要回来休息吗?怎么会不在房中?”

    他本只是疑惑罢了,没有别的意思,但思思最近心思有些敏感,听了这话便有些不高兴起来。

    “她就是不在,又不是我没有去叫她,四师兄若是不信,就自己去看啊。”说完,她便气呼呼,又委屈巴巴的坐到了座位上。

    乔矗一怔,转头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这丫头怎么了?吃火焰呛着了?

    乔矗站起身,还真就像是不信她一般,自己去看去了。

    思思见此,又多了几分委屈,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她去看了,如风确实不在房间里,如风自己乱跑,还怪上她了?竟然怀疑她没有去叫她。

    小师弟向着如风,四师兄也只偏心如风,凭什么他们都向着她?

    乔矗虽然是假意跟思思呕气,但也确实是想看看如风是否真的不在房间里。

    跑去一看,还真不在,他找了院中丫鬟问,丫鬟们具是说她今日出去后便没有回来过。乔矗立时便觉大事不妙,跑去跟叶长卿汇报。

    殷珏也在,自然也听到了,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蹙,却没有太多的情绪。

    因为如风给他渡过修为的原因,他体内存储着她的灵息,自然能察觉到如风并没有遇到危险。

    叶长卿可察觉不到,故而眉头皱得很紧,这里是天心宫的地盘,若是那丫头去了别的地方,多半怕是会去舞泠姑娘住处找她去了,若不是,只是随意乱走迷失了方向,便有可能会出事。

    不仅是天心宫的人,那些其他仙门的人也是潜在的危险,比如六伏门。

    今日如风才在除魔大会的比试上认输,令韩蔚罄腹背受敌,赢得狼狈,下台前,他看如风的那个眼神,是个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他已然是记恨上了她的。

    若是如风落在他手上,怕是凶多吉少。

    “老四,你出去找人打听一下,有没有人见过如风,我去找舞泠姑娘问问,看如风是否与她在一起。其他人留在这里不要乱走。”叶长卿吩咐完,便与乔矗匆匆出了门。

    二人刚走没多少会儿,殷珏也站起了身,思思立马也站起身问道:“小师弟你要去哪里?大师兄叫我们待在这里,不要乱跑的。”

    殷珏根本不理她,继续往外走,思思在原地跺了跺脚,然后追了出去。

    外面却早已没了殷珏的身影。

    楚棋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喜喜蹲在他肩头,看了看自己主人,又看了看桌上的美味佳肴,然后跳到桌上,拿了一个猪蹄,递到楚棋面前。

    楚棋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笑着朝它摇了摇头,“等等大家吧,也不知如风姑娘去了哪里,希望她不是出了事才好。”

    他话音刚落,思思便从门口走了进来,阴阳怪气的对他道:“呵,既然你也如此担心她,为何不一块出去找?”(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