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楚棋闻言,嘴唇动了动,却是没有说话。

    他自然也是想要出去找找如风姑娘的下落的,可若是他都走了,这里便只剩下思思了,她修为低,若是遇到不测……

    思思见他不说话,心里更气,却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坐了回去。

    二人静默了一会儿,楚棋道:“思思姑娘,你应当饿了,先吃点点心垫垫肚子吧。”话落他示意喜喜将面前的点心给思思拿过去。

    喜喜还没动作,思思却又猛地站了起来,“我不饿,我回房里休息去了,要吃你们自己吃!”说完便转身走了。

    楚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是未再说一言。

    待思思走了好一会儿,楚棋对喜喜道:“你去陪着她,有什么事儿及时叫我。”

    喜喜闻言,点了点头,便咻的飞了出去。

    虽然如今思思对它主人的态度很是恶劣,但她曾跪下求过他人救它主人,这份恩情,它与主人都不会忘,自是不会因为几句口角之争,而放着她的安危不顾。

    叶长卿去找舞泠询问之时,舞泠正在房中打坐调息。

    听到侍仆通禀,说是有个叫叶长卿的想见她,舞泠本是不想理的,那侍仆却又说对方似乎看着很急,舞泠想了想,还是让人将他放了进来。

    叶长卿被请到一处客厅之内,侍仆刚给他沏好茶,舞泠便披着一个斗篷出来了。

    叶长卿看了一眼,便猜出兴许是她脸上的“伤”还有没有好,故而才戴着斗篷。

    舞泠走过来,便侧对着他坐下,整张脸都隐在斗篷下,让人窥探不到半分,开口问道:“你来找我是有何事?”

    叶长卿道:“叶某冒昧叨扰,实在抱歉,只是我那殷风兄弟,自比试过后便离开了比试会场,说是回院中休息,我等回去,却是不见他踪影,故而我才来舞泠姑娘这里问问,他是否来找过你?”

    舞泠闻言猛地转头看向他,“你的意思是风哥哥失踪了?”

    她一转过来,帽子下的大半张脸瞬间便露了出来,干枯瘦黄,像极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绕是叶长卿再有定力,也是微微惊了一下。想不到那鬼手的后遗症竟这般严重,也不知她能否恢复昔日倾城容颜。

    舞泠并不在乎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有何想法,见叶长卿不说话,便不满的追问:“你说话啊!”

    叶长卿回过神来,稍稍瞥开目光,“也有可能是他迷失了方向,转到了什么地方去。只是我们对天心宫地形不熟,也不知从何找起。”

    毕竟天心宫实在是太大了,一个方向感不好的人,容易走丢也再正常不过。

    可这也仅仅只是他最好的猜想,若不是因为迷失了方向呢?

    舞泠沉默了下来,沉思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叶长卿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还是跟着起了身。

    舞泠唤来刚刚的侍仆,叫她带叶长卿在天心宫四处寻找殷风的下落,而她本人却是快速掠了出去。

    与她院子最近的是兰羽令的院落,她怀疑若是殷风来找她,说不定会走错到兰羽令的院落去,那他定是被兰羽令给扣了下来。

    想到兰羽令那个变态,舞泠的速度又加快了很多,若是风哥哥落在他手里,怕是……

    她心急如焚,到了兰羽令院落,便已失了耐性和理智,门外的守卫想要拦她,被她直接踹开,才刚进门,她便大声喝道:“兰羽令,你给我滚出来!”

    兰羽令正泡在自己的浴池中搓洗自己的手,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时辰了,手已被他搓得通红得都快破皮了。

    可他仍然觉得,手还很脏,还没洗干净。

    门口匆匆跑来一个侍仆,隔着一块半透的帘子,与他禀报道:“主子,舞小姐怒气冲冲的闯进来了,说要见您,门口的侍卫都被她打伤了。”

    兰羽令闻言,眉头狠狠一皱,也是怒气很重的道:“她来做什么?”

    那侍仆惶恐的道:“奴不知。”

    “啧!”兰羽令咬了咬牙,烦躁的甩开手里的刷子,这个恶心的死女人来找他做甚?

    还嫌把他恶心得不够吗?

    他从浴池中飞出来,批了件睡袍便走了出去,老远的便听到舞泠的声音在鬼喊呐叫,他阴沉着脸加快了步伐,刚要过一道拱门,便先见有两个身影被踹飞进来。

    那是他院中的侍卫,舞泠随之从后面进来,披着一件斗篷,手上拿着宫铃。

    “臭丫头,你是疯了不成,跑来我这散什么野!”兰羽令没好气的开口吼道。

    舞泠见他穿着一件红色睡袍,头发湿润的披散在身上,帽子下盛怒的目光又冷了几分,现在时日尚早,他穿成这样,一看就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舞泠捏紧了手中的宫铃,沉声道:“兰羽令,将殷风交出来!”

    兰羽令闻言一怔,这鬼丫头说什么?

    “什么将殷风交出来?你莫不是疯魔了不成?”殷风又不在他这里,他交什么?

    “少跟我装傻,”舞泠暴喝道:“定是你将他掳来囚禁了起来,若是再不将他交出来,便别怪我不客气。”

    兰羽令的脾气可没有比她好半分,即便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但是火气一上来,也是不管不顾了,“呵,你以为今日我在比试台上认输,就当真是因为不是你对手了?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的那点本事了。想在我这里撒野,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能如何不客气。”

    况且她的鬼手,一日最多只可施展一次,一次已是令她元气大伤,到如今都还没恢复过来,若是她敢再用第二次,兰羽令不介意看到她自己作死在他面前。

    这边已是剑拨弩张,而乔矗那边也因为没有打听到如风的下落,便跑到了六伏门暂居的地方,找上了韩蔚罄。

    韩蔚罄听说云赦宫的人来找他,出去见了乔矗,听到对方问是不是他抓了殷风时,也跟兰羽令一样的莫名其妙,几句话不对,于是二人也是快要干起来了的模样。(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