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本是不想凑这个热闹的,奈何她竖起的耳朵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并且那声音里还夹带着她的名字。

    “殷风那小子早被我玩死让人扔出去喂狗了,你能如何?”

    如风再三思衬,觉得殷风这种拉风又好听的名字,当是不会那么巧有重名的,觉得对方说的肯定是她无疑,但她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怎么就让人玩死扔了喂狗去了?

    于是她准备往里看看去。

    门口的守卫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根本没空理她,如风顺利进去,一路往里走,都畅通无阻。

    走到了一处拱门外,听那打斗之声依稀是从里面传来的,便伸头看了一眼,一个穿着斗篷的人,正与穿的很少的兰羽令在打架。

    二人都是赤手空拳的打,虽是没用任何灵力和灵器。却是招招都发了狠的想要对方的命一般。

    如风看了会儿,待那穿着斗篷的人再次说话,才听出来对方是舞泠姑娘。

    与刚刚兰羽令说的话串联起来,就令她不得不怀疑,他们二人之所以打起来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她。

    思及此,如风光明正大的站了出来,然后喊了一声,“舞泠姑娘,你们这是在干嘛呢?”

    此话一出,正在交手的二人瞬间停下了手来,纷纷转头看向她。

    “风哥哥!”舞泠想也不想,直接收手朝她跑了过来。

    跑到如风面前,她哽咽着声音道:“风哥哥,你,你还活着?”

    如风有些蒙的道:“我没死啊。”

    舞泠吸了吸鼻子。然后又一脸担忧的上下打量她,“那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如风摇头。

    她不过就是被闻人鹤予请去喝了会儿茶,怎么就搞得好像他被绑架了,还差点死掉了一样?

    虽然确实大概可能差点就死了,不过这跟兰羽令有何关系?

    “你没事就好,我带你走。”舞泠拉起她的手,就要带她离开。

    “给我站住!”兰羽令在他们身后喝了一声,冷冷的道:“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何况还打伤了我那么多人。”

    舞泠回头,也同样冷冷的看着他,“你该庆幸你没有真如你所说那般伤害了风哥哥,不然即便是玉石俱焚,我也会杀了你为他报仇!”

    舞泠认为殷风的出现只能是说明他没有真的被兰羽令杀害,但并不能否认掉兰羽令将他扣下的事实,不然风哥哥又怎会出现在他的院子里。

    兰羽令气的不轻,他好好的在自个儿浴池中沐浴,这疯丫头莫名其妙的跑来他这要人,还跟他喊打喊杀的,如今就想那么一走了知?

    “臭丫头,我看今日不好好给你点颜色看看,怕是明日你就要翻了天去了。”兰羽令伸手,想要取腰间的宫铃,才发现自己之前沐浴的时候,将宫铃留在了浴池房里。

    如风听了他们的谈话,也大概缕清楚了一些来龙去脉,兴许是因为她忽然失踪的原因,导致舞泠以为自己是被兰羽令给抓了,所以来找他要自己?

    她赶紧站出来打圆场道:“你们都先消消气,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先?”

    以兰羽令的脾气被人莫名其妙的指着鼻子冤枉了且能轻易消气,坐下来与对方把酒言欢?

    但如今他宫铃不在身,想要给对方点颜色看看都不能,于是只好不情不愿的说是看在殷风面子上,先不与舞泠计较。然后回头向侍仆使了个眼色。

    片刻后,三人坐在了一张桌子前,舞泠看了看兰羽令睡袍下露出来的腿,阴沉着脸道:“你能不能先滚去将你衣服穿上?”

    兰羽令冷哼,“这里是我的院子,我想如何穿便如何穿,你管的着?”不仅不去将自己衣服穿上,反而还故意将胸襟扯得更大一些,然后朝殷风笑得很是意味深长。

    如风半分没有感觉到他的眼神邀请,见二人又要掐起来的模样,赶紧又一番好劝,然后酝酿了一下,说是自己从比试台离开后,本想去看看舞泠姑娘的,但是因为不知道路怎么走,所以便迷了方向,后来不知怎么的才转到了这里来的,并非是被兰羽令扣下了。

    兰羽令冷冷斜了舞泠一眼,意思很是明显:哼哼,听到了吗,他是自己走丢了的,跟我没关系,你跑来我地盘撒野冤枉我,这事儿不能轻了。

    舞泠才不关心自己是不是冤枉了兰羽令,对如风道:“怪我没带风哥哥去过我住的地方,才让你迷了路,待会儿我便带你去我院子里玩。”

    兰羽令:“……”看来这疯丫头确实欠教训了。

    以为自己修炼出了鬼手就天下无敌了,未免也太过目中无人了一些。

    舞泠与殷风自顾自的聊了起来,直接将他视为了空气,末了,二人便一同离开了,兰羽令气的不轻,直接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子。

    人都走得没影了,侍仆才将他的宫铃拿过来,兰羽令更气,一脸又踹翻了那侍仆。

    舞泠与如风离开韶景轩没多久,舞泠才忽然想起来自己的脸如今还没恢复,便慌忙拉下帽檐,挡住自己的脸。

    如风见此,便问道:“舞泠姑娘怎么了?”

    舞泠将头转到一边去,过了会儿,才轻声道:“我,我现在的样子很难看,我怕吓到风哥哥。”

    如风道:“这有何吓人的,你不过是受功法反噬罢了,若是我们非修者,再过几十年也都会变老变丑。”

    况且她不过是变老了罢了,就这,根本没小时候的殷珏脸上的胎记可怕,她有何好怕的?

    舞泠闻言,心中松了口气,却还是用帽檐挡着脸,她还是不想自己如今又丑又老的模样被风哥哥看到,即便他早已看到了。

    二人走了会儿,经过一处大院落,又听到有争吵之声,如风听到其中有个满嘴爆粗的声音,与乔矗的十分相似,便又跑去看了看,还真看到了乔矗,他正舌战群雄,与六伏门的人争吵。(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