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51.荷包会带来祸乱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顺着他目光看向自己手里,这才想起来这荷包的事儿,然后赶紧将荷包拿在掌心里,递给他,“对了,这是一位姑娘托我给你带的东西,说是什么信物来着,还让我给你带一句话,怎么念来着?啊,想起来了,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望君知。”

    殷珏的脸色又变得难以捉摸了起来,“给我的?”

    “嗯。”如风点了点头,示意他赶紧打开看看,她可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了,隔着布料,摸起来,像是一块冰冰凉凉的玉石。

    殷珏却是没有接过荷包,只是朝她走近一步,像是努力克制着什么一般,重重吐出一口气,咬牙切齿的道:“旁人要你帮她转赠信物与我,你就没什么想法吗?直接便收了。师姐你可真是个大善人。”

    他的语气带着满满的嘲讽味儿,可不像是在夸奖她。

    如风愣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自己或许做错了?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荷包,她没底气的道:“那,那我……还回去?”

    “你可知收了别人的信物代表什么?”他却是没打算就那么放过她,不依不饶起来,明显是生气了。

    如风使劲儿的摇头,诚实的道:“不知。”

    她以前也收到了好多姑娘送的手绢和荷包,也没什么事啊。

    不过大师兄说旁人赠的东西若是不喜欢便还回去就是,看起来阿珏并不喜欢这个荷包,她这次留了心眼,看清了那姑娘容貌的,大不了,她待会儿帮忙还回去就是了。

    他没必要如此生气的。

    殷珏又道:“收了别人的信物,便相当于答应了他人的求偶,要与她结为道侣。”

    “这不是挺好的吗?”如风闻言竟然还露出了喜色,阿珏要是有了道侣,就不会老想让她成为他的道侣了。

    殷珏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了下来,忽然喝道:“扔出去!”

    “啊?”如风还没从惬意中回过神来呢。不知殷珏怎么怒火烧的更旺了。

    殷珏看着她全然不在乎的模样,便气不打一处来,刚伸手想要碰她,想到什么,又忽然收回了手。

    但一股气在心底难消,他抢过她手上的荷包,开门便扔了出去,里面不知装了什么,只听到“啪嚓”的一声,像是什么碎了一般。随即袋子里面有光亮了一下,然后那光芒瞬间便熄灭了。

    他一连串的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如风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可怜的荷包卒掉。

    她忍不住道:“阿珏,你怎可如此?”

    不喜欢她可以还回去啊,怎么就给砸了呢?这万一要是什么贵重物品,人家叫他们赔怎么办?虽说殷珏很有钱,但也不是那么乱花的啊。

    殷珏都给气的想笑了,却是笑不出来,“师姐知道她姓甚名谁,出自哪个仙门,品性如何吗?”

    “啊?”突然问这种问题,如风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什么都不知道你便敢乱收他人的东西,就不怕里面放的东西是会害了我的?”

    如风闻言,猛地一惊,“什么?里面放的东西是会伤害到你的?”

    殷珏见她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张了张嘴,本来想说什么,见她如此神情,便不由目光微微一转,道:“不然你以为我与别人素未蒙面,毫不相识,别人又怎会好心送我东西,既是送我的,不直接给我,却是让你转赠,是何目的?”

    如风稍稍想了想,脸色微微苍白,“她是想借刀杀人?”

    她看那姑娘长得漂漂亮亮,便未多想,如今看来,自己竟是个傻子,差点就害了阿珏。还好阿珏聪明,不然他若真出事了,东西是她给他的,她便难辞其咎。

    听了这话,殷珏脸色好看了不少,却还是故作责备的道:“师姐能想通这点,为何却不对陌生人多一些警惕呢?”

    如风赶紧认错,“阿珏,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随便收陌生人的东西了。”顿了顿,她又义愤填膺的道:“那姑娘看着长得跟仙女似的,没想到其心如此卑鄙,竟然想利用我害你。”

    说完,她又有些不解了起来,“不过她为何要这般处心积虑的害你啊,你跟她有仇怨?”

    殷珏一顿,倒是没想到她能想的如此多,傻的时候傻得气人,聪明的时候也聪明得多余。

    “有时候,别人想要对你不不利,并不会看她是否与你有过仇怨的。”殷珏故作高深的道。

    如风觉得此言在理,有些时候,你不去惹人,人家也会来犯你。

    阿珏长的这样好看,又优秀,确实容易被人羡慕嫉妒恨。说不定那袋子里东西就是想要毁他容的。

    要是他真被毁容了,如风怕是得内疚死,他好不容易才治好那个胎记,变得这样好看,若是再变丑,怕是老天爷都要为其哭泣。

    “噼啪!”外面忽然打起了雷来,随即雨势便滂沱而至,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如风看向院中那个可怜的荷包,几下便被雨淋湿了,她看着看着,然后便发现那个荷包忽然不见了。

    如风一怔,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再仔细看,还真的不在了。

    她想到什么,赶紧跑上去将门关上,就怕殷珏也发现那荷包不见了。

    殷珏没有发现她的小心思,只当她是因为觉得冷罢了。

    外面有人声远远传来,如风猜测大概是叶长卿他们回来了,便对殷珏道:“大师兄他们好像回来了,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去。”

    话落,她也不等殷珏说什么,便转身溜了出去。

    刚出门跑了两步,第三步跨出时,周围环境一瞬间便变了。

    如风见此,已然是见怪不怪。

    抬头,便看到闻人鹤予坐在她对面,旁边的桌上放着之前被殷珏扔出去的那个荷包。

    就说除了她这便宜师父外,不可能还有人能在殷珏面前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荷包给弄走。

    如风走了过去,先叫了一声师父,然后才看向那个荷包道:“师父,你怎么把这荷包给……”

    说他捡那么个荷包吧,委实有些降她师父的格儿,如风将后面的几个字给吞了回去。

    闻人鹤予似乎是有些气,脸上的神色不大好,“若不是为师及时出手,日后你便会因这荷包祸乱缠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