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这也是如风很疑惑的地方,旁人放一碗心头血出来,都不见得会有事儿,这晶石才能装多少点啊,竟然就要了天喜门弟子的命。实在是不合常理。

    闻人鹤予又道:“因为他们仙门世世代代供奉的都是冥主十迦楼诀,之所以每个弟子都必须将心头血封于晶石之中,并不是为了当什么感动他人感动自己的信物,而是一种奉祀罢了。”

    “这种奉祀的方式是五百年前便兴起的,他们愚蠢的认为,不断的献祭灵魂,便可以复活十迦楼诀。但没有人愚蠢到想要主动当祭品的,故而天喜门的门主,便立了这种狗屁不是的门规。”

    “表面上,天喜门的人都一副对感情忠贞不二模样,实际上,不过是随机抽取献祭的人罢了。”

    如风震惊,她虽然听说过天喜门的事儿,不过知道的都是表皮罢了,倒还不知,其中竟然还有这等猫腻。

    明明一开始就打着让人献祭的幌子牺牲弟子,却还要假惺惺的为死去的弟子报仇,怕就是为了掩盖这背后可怕的真相吧。

    不然明知人心难测,又怎会搞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习俗。

    她在闻人鹤予说的这些事儿中捕捉到了一个重点,“献祭灵魂,复活十迦楼诀,意思是说五百年前冥主便死了?莫不是被魔域领主所杀吧?”

    不是只传五百年前十迦楼诀,重伤了魔域领主使其不得不闭关五百年吗?没听说过冥主还反被杀的啊。

    闻人鹤予道:“也不算是死了吧,具体的事为师也不清楚,只知道随着魔域领主闭关,魔域之门关闭后,十迦楼诀便也失去了踪迹,至于因何原由,不得而知。不过应该不是被那老魔头反杀了,一界之主还不至于只有那点本事。”

    虽说他不清楚其中细节,知道的却是比外人所传更可信一些,毕竟他当时可是也经历了那场人魔大战的。

    “师父五百年前都一百多岁了,是不是见过冥主?冥主是长什么样子的?”如风忽然好奇的问道。

    她虽然死过一次,但是还没来得及入冥府就重生了,倒是对那个传说中的冥主很是好奇。

    闻人鹤予道:“能长什么样,当然是长得人面鬼样。”

    五百年前,虽说他确实看到了十迦楼诀,不过却只是看到了一眼罢了,且当时他戴着块恶鬼面具,谁能知道他是何模样?

    如风:“……”虽说这个形容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总感觉师父在骂人啊。

    闻人鹤予将一个黑色的小葫芦给她,“好了,没多少时间给你浪费,你此去地府的任务,是到忘川河偷点河水回来。这个瓶子乃是一上古宝物,唯有它可盛起忘川河水。记得速去速回,务必在六个时辰之内回来。”

    “好。”如风接过葫芦点头,虽然觉得任务艰巨,但人命关天,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不过,就那么走了,待会儿大师兄他们又找不到她了,说不定会再生事端,她犹豫的对闻人鹤予道:“师父……”

    “为师知道,快走吧。”都不等她将话说完,闻人鹤予便像是知道她想说什么似的,挥了挥手,如风身子一歪,便已被传送去了另一个地方。

    闻人鹤予看了一眼床上的小姑娘,然后身影一瞬间也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已经在如风的房间里了。

    他叹了口气,心中道:真是麻烦。

    下刻,身影一晃,已是摇身化作了如风的模样,然后往床上一躺,拉了被子盖上。

    若是让世人知道,他堂堂天心宫大宫主竟然会化作一个小年轻的模样,躺在这里骗几个孩子,一世英名怕是就此毁于一旦。

    不过还好,如风如今是化的男相,他变也还是化作男子,要是让他化为女子,他会觉得更丢脸。

    “叩叩!”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

    闻人鹤予面无表情的转头看了一眼,然后眉心便蹙了起来,怎么那么快就有麻烦的小孩子来了?

    “如风!”乔矗见敲门没有人应,在外面喊了一声。

    闻人鹤予不得不下床去开门,一打开门便一脸不爽的对他道:“你有什么事?”

    乔矗还是第一次看到如风对自己露出一副不耐烦的神情,诧异了一下,然后便有些口气不善的道:“你闷在房中做什么?到了饭点也不知道自己去吃饭,每次都要人来请,你当你是哪里来的大小姐呢?”

    “不吃。”闻人鹤予说完,便要关房门,却是被乔矗拦住了。

    闻人鹤予更不耐烦了,“还有事?”

    乔矗蹙眉道:“你今日是吃错药了,竟然敢对我这种态度?”

    闻人鹤予掰开他的手指,“我困了,要休息了,再见。”话落便“啪”的关上了房门。

    乔矗一脸懵逼在外面晒了会儿,然后瞬间火冒三丈,“你这丫头怎地也跟思思那死丫头一样,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闻人鹤予才不管那么多,他只要让别人知道如风在房间中,没有失踪就好了,他可不包管还要陪他们演什么师门兄妹情。

    乔矗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见她都没有出来认错,便黑着脸拂袖而去。

    闻人鹤予躺回床上,算了算,那丫头此时应该已经到了冥府了。

    ……

    如风被传送到了一片开满了彼岸花的地方,四周有许多的枯树,上面挂着许多白色的布条,树顶上的天空,似是被那彼岸花晕染了一般,呈暗红色,整个空间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美。

    四下里除了她外,不见旁人,如风随手捞了一根旁边树上的白布条看了一眼,见上面写着的是,“吾妻雨柔,今已分别十八载,不知妻可安否。”

    她又捞了一条看,上面写的是:“阿姊,你在人间,定要安好。”

    其他白布上似乎也都写着一份寄托,一个故事以及一份期盼。

    她不禁怀疑,师父是不是把她传错了地方,这里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她想象中阴森可怖的地府啊,更像是月老的地盘儿。

    不过若真是月老的地儿,这树上挂的便该是红色的布条,而不是白色的了。

    此景虽美,可多看几眼,便有些瘆得慌,这些布条看着像是插在无数坟上的白纸。

    她左右看了看,接下来她要往那边走?(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