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替身术!该死。”周遣暗暗骂了一声,竟然上了这么低级的当。

    这小姑娘还真是有两下子,竟然能在他眼皮底下跑掉。

    哼,不过她能跑到哪里去呢?想要取忘川之水,只有一条必经之路,都不用他去找她,在那处地方守株待兔便行了。

    于是周遣直接便去了忘川河的路上堵人,可他左等右等都等不来人,便不禁想,“莫不是那姑娘还没有找到来忘川河的路?”

    要不要找个小鬼给她带带路?

    这时一个鬼差拉着几只到了时间要去投胎了的鬼魂从他面前经过,恭敬的唤了他一声,“周府君。”

    “嗯。”周遣没什么心思应对的随便点了点头,那阴差刚要带着鬼从他面前过去,他却又忽然道:“等等。”

    那阴差便停了下来,“周府君可是有何吩咐?”

    周遣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到了那几个鬼魂的面前,然后一一检查了一遍,见都没有不对后,才放他们离开。

    他又在原地等啊等,始终还是等不来那小姑娘,不知在心里将她骂了多少遍愚蠢。

    他懒得在这里等了,于是准备去忘川河边上巡视一圈儿。刚走到奈何桥边,与孟婆唠嗑了几句,正想回去之时,便见桥下有个身影蹲着正用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在装忘川河水。

    周遣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那身影不就是之前那个耍了他的小姑娘吗?

    她什么时候到的忘川河?

    从他前面来的还是……

    周遣想到了一种可能,但是他又不想承认这种可能。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如风抬头朝他的方向看了过去,下刻一边盖上葫芦的塞子,一边对他笑道:“多谢周府君引路!”

    周遣:“……”他气得肺都在疼。

    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心眼倒是多的很,先是假装用替身术,让他以为她已经跑了,故而自己便直接来忘川河的路上堵她,没堵到人,还以为是她还没有找过来,谁成想,她却是利用他想来路上堵她的这点心思,悄咪咪跟在他后面,直接就来了忘川河。

    好的很啊,他堂堂九幽冥府的判官,玩弄了几千年的鬼,还是第一次被人耍得团团转。

    周遣直接从桥上跳了下来,如风见此,转身就溜。

    周遣在后面大喝道:“臭丫头,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能跑到哪里去?”

    那声音之大,震的孟婆递给一个鬼的汤都洒了不少。

    如风一路跑一路画符,当然她这些符不是用来对付周遣的,而是助自己跑路的。

    什么加速符,瞬移符隐身符她都用上了,可还是甩不掉身后的周遣。

    且都是慌不择路的乱跑的,有时候还不小心跑岔一个转弯便直接与周遣碰上,如风可谓吓得不轻,不过还好她会的符多。

    虽然这小姑娘滑不溜丢的不好拿下,周遣倒是觉得有些意思,他也不喊帮手,就自己跟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冥府里许多阴差见此情景,都只道周府君大概是小孩玩性又起了,故而又抓了小鬼跟他玩儿。

    如风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在玩,她现在很急,因为她联系不上闻人鹤予,又不识路,如今乱转下来,她已经彻底记不得冥府的大门在哪个方向了。

    她忽然就觉得她师父有些不靠谱起来了,也没说先教她个传送出去的阵法,再将她扔进来。

    而周遣在干什么呢?他正在被人烦着。

    被叶长卿烦着。

    “如风,你若是身体不适,便找舞泠姑娘给你看看,作何一直将自己关在里面,也不出来吃东西?”

    因为如风没有去用膳,乔矗气冲冲的回去后,便跟叶长卿告了状,说她胆子肥了,对他这个四师兄发脾气,所以叶长卿担心她是身体不舒服便来找她。

    本以为,自己来她会开门,结果他直接吃了一个闭门羹,便在门口担忧的一直劝她。

    第一次劝失败后,又来第二次,这第二次还带了吃的来,奈何如风还是不理他。

    闻人鹤予真想把他的嘴给封上啊,但是他不能那么做,故而也只能受着。

    算了算时间,如风已是去冥府三个时辰有余了。不知她那边进行得如何了。

    正想着呢,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点事儿,忘了教她传送回来的阵纹了。

    他此时已是考虑不到门外叶长卿的存在了,站起身在房中快速化了一个阵纹后,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叶长卿在外面说了许多的话,见如风都没有回应自己,也有些火气上来了,便转身离开了。

    他刚离开,门口便又出现了一个人。

    殷珏没他那么好的脾气,直接上去就将门给踹开了,见房间中并没有别人,便走了进去,随即眉头皱起。

    这个气味……是早晨的时候出现在如风房间里的那个人的。

    是他将如风带走了吗?

    殷珏师试图想要寻找如风的气息,却是一缕都捕捉不到,他便只好退而求其次,循着房间中那人残留的气味寻去了。

    一路顺着那气味到了一处院落,他没有直接走大门进去,而是翻墙进去,然后来到了一处房间外。

    他闪身进去,便看到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女子,她脸色苍白似已死之人,周身有道结界,正困住她的魂魄。

    殷珏虽然不认识她,但她身上的服饰他却是还有些映像的,因为这女子便是之前递荷包给如风的那个。

    他默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

    ……

    虽说如风是慌不择路,但有时候人在这种情况下,反而运气很好,乱跑都给她找到了离开冥府的大门。

    倒并不是她之前进到冥府时所走的那道,但也算是成功的逃出了冥府,只是这还不算真正的逃掉了,因为她还在人界与冥界的交界处,而周遣还锲而不舍的追在后面。

    其实如风好几次都发现他是能抓到自己的,但却不知因何原由,他就是不抓她,是故意放走她呢?还是想要多体会一会儿这种追逐猎物的快感?

    她想不通,但却很合她的意。

    “啧,竟然能跑到这里,不错不错,不过跑到了这里也算是走到了绝路了,小姑娘,你无路可走了。”周遣从她后面闲庭信步的走来,笑着道。

    仿佛是在给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画上句号。(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