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59.他还是太弱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有些绝望,这周府君是不是闲的很啊,跟她在兜了半天的圈儿,不是还有很多孤魂野鬼等着他去处理吗?怎么就逮着她不放?

    如风叹气道:“周府君,我还等着回去救人,您能不能先放过我,等我救了人,定亲自来向您赔罪。”

    周遣道:“呵,此时放你走了,你还会回来?收起你们人类的那套小心思,本君才不会上当受骗。”

    如风:“……”我们人类能有什么坏心思啊?

    周遣朝她缓步走过去,如风心想,今日怕是逃不过去了,希望时间快到了的时候,师父能够想起来她这个徒弟,想办法来救救她。

    周遣见她没有要逃跑的心思了,心中微微得意,小样,在我的地盘上,还想跑?

    不过这丫头贼精贼精的,还是得小心些为上,未免被她又耍了,这么想着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袋子来,正准备将她收了,才刚打开袋子,却见面前的人身子忽然虚闪了两下,然后便消失了。

    周遣:“……”他都还没念咒呢,她就被收了?

    他赶紧小心翼翼的往袋子里瞅了一眼……

    两眼,三眼……

    没有啊!

    她根本就没有被他的梨雪袋收进来!

    这个小鬼,又跑了!

    他赶紧施法又倒处找她,可是这次他将整个地府都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人。

    周府君一日之内,接连让一个小丫头在自己手底下溜了两次,只觉颜面无存,回去后,就声称有事要去人间一躺,让底下的人先接管着他手中的事儿。

    却被手下一群阴差鬼哭狼嚎地死拽这着不让他走。

    没办法,谁让最近死的人太多了呢,周遣又是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每天都堆积着一堆新进的小鬼没有安排着落,导致如今事儿多得他们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腾得出手来,管周府君的事儿?

    ……

    如风刚被传送出去,便看到了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自己面前,他嗅出对方的气息,然后差点就感动哭了,“师父,您终于来接徒儿了?”

    看到自己徒弟,闻人鹤予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化作她的模样,于是换回了自己的面貌。

    他没功夫跟她叙旧,答非所问的道:“忘川河水可取到了?”

    如风赶紧将那个黑不溜啾的葫芦拿出来递给他,然后好奇的问道:“师父,您打算如何救那位姑娘?”

    “如何救等回去了你不就知道了?”闻人鹤予懒得多解释,解释了她未必听得懂,还不如实际操作的时候让她看着。

    二人回了天心宫,到了天喜门那个女子休息之处,刚进门,闻人鹤予神色便不对了起来,如风道:“师父,怎么了?”

    闻人鹤予莫名其妙的说了句,“出来。”

    “啊?”如风没懂。

    却是听到了几声脚步声,她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了殷珏。

    他怎么在这里?

    如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闻人鹤予,然后便注意到闻人鹤予看殷珏的眼神带着某种迷茫的探究。

    如风想要叫他,但嘴张开,想到殷珏还在这里又闭上了。

    她还没有告诉殷珏自己拜了闻人鹤予当师父的事儿,虽然殷珏如今撞到了她与闻人鹤予在一起,但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应该……能够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但感觉这个理头可能并不好找。

    殷珏不过是随意的看了闻人鹤予一眼,便将目光移到了如风的身上。

    如风不敢与他对视,脊背僵硬,“阿珏,你……怎么在这里?”

    看样子,他似乎在这里已经埋伏了很久了。

    “他是谁?”殷珏却是不给她逃避问题的机会,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他……他是……”

    “我是她师父。”闻人鹤予直接便将他们的关系说了出来。

    他又不是拿不出来撑场面,有何好遮遮掩掩的。

    如风:“……”好吧,既然师父都说了她也就没瞒下去的必要了,最主要的是,也瞒不住了。

    “是的。他是我新拜的二师父。”如风点头承认。

    “他是天心宫的人?”殷珏看着闻人鹤予身上的服饰,神情变得微妙起来。

    如风心中没由来的就是一慌,她之前还劝殷珏若是不想进天心宫,便不要赢比试来着,如今自己却是暗中拜了天心宫的大宫主为师,不知他会如何想自己。

    虽然最初是被逼的吧,但也不可否认她并不是很抗拒,她想学闻人鹤予的阵法。

    如风道:“他是天心宫的大宫主。”

    罢了,能说清楚的说清楚,说不清楚的她再找时间与殷珏解释清楚吧。

    给他介绍了闻人鹤予,如风又给闻人鹤予介绍殷珏,“师父,这是我在云赦宫的师弟,叫殷珏。”

    闻人鹤予瞥她一眼,有点嫌弃的道:“你还是他师姐?为什么他修为比你高那么多?”

    如风:“……”师父,不带你这么戳徒弟的痛处的。

    如风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不如人家有天赋是她的错吗?她又不是不够努力,是实在没那个实力啊,“师父,还是办正事吧。”

    闻人鹤予这才将放在殷珏身上的目光收回来,然后走到床边,看了那床上姑娘一眼,拿出那块碎裂的心血石开始修复。

    殷珏注意到,他拿出心血石的那个荷包有些眼熟,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趁这世间,如风走到殷珏身边,看了看他冰冷的脸色,然后小声的道:“阿珏,等回去我再跟你细说这件事……”

    殷珏却是未理她,只是眼睛直直的看着闻人鹤予的操作。

    闻人鹤予在心中摇头,这个不成器的徒弟啊,她师父可比那小子厉害了不知多少倍,有自己给她撑腰,她怂什么啊?

    瞧瞧那副小媳妇似的说话模样,他都替她丢脸,还人家师姐呢,我看是那小子养的狗宠差不多。

    如风见他不理自己,也没有再多讨无趣,走回闻人鹤予身边,见他已经将心血石修复好了。

    闻人鹤予吩咐她,“去取她一滴心头血出来。”

    如风闻言,便照做。(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