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这是去哪里了,怎么一夜都没有回来?

    当然她不担心殷珏会出什么事,以殷珏的本事,除了大宫主与二宫主之外,其他人还没能悄无声息的将他怎么样的,师傅定然是不会为难他的,目前他似乎也还没被司空郁叡盯上,那便多半是他自己去了哪里。

    如风出了门,回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服,去找其他人,正是用早膳的点,大家都在用早膳,还是没有看到殷珏。

    如风一边揉着睡僵的脖子与他们打招呼一边坐下。然后发现众人看自己的表情都有些怪异,也无人理会自己。

    如风有些懵逼,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何大家看起来都忽然对她挺冷漠的?

    难道是她拜闻人鹤予为师的事儿,他们也知道了不成?

    不应当啊,殷珏不是那种喜欢嚼人舌根的人,不可能会告诉他们的,闻人鹤予更不会与他们讲这些,她自己更是没说过,他们怎么知道的?

    如风不动声色的瞅了瞅大家的脸色,见就楚棋脸色除了有微微担心外,并无针对之意,如风便凑到他旁边,低声问他,“楚棋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看起来怎么不太对劲?”

    “呃……”楚棋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说。

    他不知该如何说,自有人忍不住开这个口,思思冷嘲热讽的道:“还以为你要一辈子待在那房间里舍不得出来了,直接成仙了呢,如今怎么舍得出来了?”

    如风茫然:“什么?”她说的是她待的哪个房间?莫不是真知道了她拜闻人鹤予为师的事儿?

    昨日确实待在师父的练功房里许久。

    思思冷笑连连,“呵,你装什么傻?怎么,昨日给四师兄和大师兄甩了脸子,今日想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

    “我昨天什么时候……”想要辩解的话说到一半,忽然想起来昨天见到闻人鹤予之时,他化作了自己的模样。

    看来他昨日是假扮自己待在她房中了,想想她二师父的性子以及身份地位,假扮她的模样蒙混过关已是仁至义尽了,怎么可能还会模仿她的性格,与他们周旋?

    直接给人甩脸子,或者闭门不见,是他该有的作风没错了。

    即便事儿不是她做的,她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如风站起身,朝叶长卿和乔矗歉意的道:“大师兄,四师兄,实在抱歉,我昨天身体不太舒服,你们知道我修的是火系术法,有时候很难控制脾气,特别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所以昨日才会对你们诸多无力,还请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

    话落她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

    乔矗张嘴想要说她两句,但也知道她说的是事实,虽然她平日里脾气一向好,但有时候也会受火灵花的影响,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就像当初烧了藏书阁一般,

    不过他也时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骂人,知道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

    所以想要开口喷出来的话又硬生生强迫自己吞了回去。

    叶长卿倒是笑了起来,道:“师兄们不是生气你昨日的无礼,是心疼你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生病了便要及时医治,怎可拖延,还对我们避而不见,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回去怎么向师父交代?”

    虽然看不出他这话有几分真心,几分是假意,但既然他给了梯子,如风便顺着下,“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有什么事儿,定及时告知大师兄。”

    大师兄虽然很多时候的慈爱温和都是装出来的,但若是他能装一辈子,如风觉得也挺好的。至少作为大师兄,他如今的所作所为都还算有大师兄风范。

    这世上本无完美之人,谁还没个私心和假意了?

    与大家和好,如风松了口气,吃了半个包子才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对了,阿珏呢?你们可有看到他?”

    乔矗道:“他向来来的迟,一会儿估计就来了,你那么惦记他,过来之时,为何不叫上他?”

    如风脱口而出,“我昨夜去他房中寻他,便没见着他了。”

    “半夜三更的,你去他房里做什么?”思思下意识的问道,问完,虽然有些后悔,但是却也想知道答案。

    如风懒得多做解释了,有些急切了起来,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今日可有看到他?”

    叶长卿是起得最早的,摇了摇头,“并未见他。”

    如风见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神情,加快了用饭的速度,一个包子几口吃完,粥也一口就莽完,然后她站起身,急匆匆往外走,“我吃饱了,你们慢吃,我出去晨练晨练。”

    说是晨练却是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从袖子里摸出来一块玉佩,那是闻人鹤予昨夜给她的,用于千里传音,他们随时可以通过这个玉佩联系。

    “师父,师父,您起了吗?”如风对着玉佩便急忙叫了起来。

    很快那边也传来了闻人鹤予的声音,“你以为为师跟你一样是猪吗?都什么时日了,还能没起?”

    如风昨晚可谓是被他骂的狗血淋头,即便她已经是千百万人中很有阵纹天赋的了,但闻人鹤予还是觉得她太笨了,几乎是一边教一边骂的。

    所以如风都被他骂习惯了,自然不将这句放在眼里,只问道:“师父,昨日你将我传送走后,可知我师弟殷珏去了何处?”

    闻人鹤予不答反问,“怎么?你是怀疑他被为师处理了?”

    如风道:“不是,只是昨夜到今日今时都不见他踪影,所以想请您帮忙找找他。”

    毕竟,这整个天心宫中的一举一动都在闻人鹤予的监视范围之内,他是唯一能知道殷珏去向的。

    “他昨夜子时便已离开了天心宫。”闻人鹤予也懒得在旁人的事上,与她多浪费时间,直接便回答了。

    “离开了天心宫?他去哪里了?”如风茫茫的问道。

    “他去哪里,你觉得是为师该操心的问题吗?”殷珏又不是他什么人,他管他做甚,再说他出了天心宫便也是离开了他所能监视的范围了,那小子去了哪里,他怎么知道?(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