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64.断绝师徒关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闻人鹤予没什么情绪的回道:“他们是否已知,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何必再来问我?”

    如风低头思索了一阵后,又道:“师父,我想近期回一下云赦宫,在我大师兄他们之前回去一下,您能不能帮帮我?”她还没有学会千里一现阵,没办法自己回去,但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她慢慢去学了,只能求助于他。

    闻人鹤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时机还未到,你不能回去。”

    如风不解,“什么时机?”

    闻人鹤予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说,“你心思剔透。应知许多事本是天意,而天意不可违之。”

    如风一怔,她二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知道了什么?她重生之事从未对任何人讲过,可不代表大能之人不能看破。

    如风又问,“若我定要违呢?”小舅舅的事,是她重生以来,最牵挂之事,若是她连l小舅舅的事都帮不上什么忙,或者说知道一个让她可以接受的真相,她不知道自己重生有什么意义。

    只是为了让自己避开前生的死因,苟活下去吗?她不想是这样的结果。

    “天道不可违,违之必将遭受巨大的惩罚,这惩罚或许会直接降在你身上,也有可能会降在你身边之人身上,即便如此,你也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吗?”闻人鹤予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这一刻他像极了一个对朝臣发火时的君主。

    “一切后果,我来承担,必不让别人替我受惩罚。”她重生不知是不是老天授意,所以她才暂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但既然天道让她重生了,却不让她做想做之事的话,又何必让她重生。

    她只是不想再失去小舅舅而已,其他的事,她都不在乎,天道若要罚,罚她便是,她认。

    闻人鹤予静静的审视她片刻,而后才无可奈何的道:“你既然已有此决心,为师便成全你,可我所能为你做的,也只有此事,但你需得记住,若往后你遭了天谴,无论是落魄狼狈还是危在旦夕,为师都不会出手帮你,你只能靠你自己度过。”

    “我知道,我也必不会连累他人,谢谢师父愿意成全。”如风脸上露出笑意,只要师父肯帮她这一次就好,往后她必不会再连累他。

    只是希望他帮了她。天道有何惩罚,都冲着她来,不要难为她师父。

    闻人鹤予道:“这三日你需得不眠不休的学习,我将剩下的所有阵纹都传授于你,至于你能学多少,领悟多少,那是你自己的本事,无论你如今学得会学不会,我都只教你一遍,不会给你重复第二遍,学完后,你便离开,往后也无需再来见我。”

    “师父?”如风一惊,师父这是何意?

    “我所说的便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如风闻言,低着头抿了抿唇,她呈他的衣钵便是受了他的大恩大惠,他教了自己那么多的东西,自己却还未报答他半分,师父便要与她断绝关系了吗?

    闻人鹤予像是能看透她的心思,语气平淡且无情的道:“不必多有顾虑,我之所以将自己毕生所学传授于你,并不是想要图你的任何回报,不过是看你有天赋,想将阵法一道找个人传承下去罢了。”

    简而言之就是说,我教你阵法,只是不想这项术法在自己这里便断了罢了,并不是想要跟你做什么师徒,讲什么师徒情谊,大可不必矫情。

    如风依旧低着头没有说话,虽然认识没几天,但师父的性子,她倒是基本已经摸透了。

    因为他从不会在她面前故作高深,也不会端着师父的架子,他是个活的十分真实洒脱的人。

    做事全凭心情,从不掩饰什么,很容易让人摸透他的脾气。

    这样的人不畏惧所有世俗的眼光,也并不会与他人有多少拖泥带水的情感,活的清醒,便十分冷漠。

    如风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他最真实的想法,他只是想将自己的衣钵传承下去而已,并没有要求她学了此本事后该做什么,得去做什么来回报。

    她改坐为跪,给他磕了三个响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之恩,弟子永远铭记于心,虽然我实力不济,或许帮不上师父的任何忙,但若有一日师父有难,弟子定当竭尽所能相助。”

    闻人鹤予看着她跪的端端正正,一脸认真,信誓旦旦的模样,心中摇头失笑,“这丫头,这时候倒是有了点作为徒弟的模样了。”

    这要是换了个师父,都该感动的连夸几声好徒弟,然后热泪盈眶的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拍拍肩膀,以示满意了。

    但闻人鹤予这种活了几百年,看淡了生死以及人情冷暖的,欣慰有之,感动却是不可能的,甚至还一点矫情劲儿都没有的直接开口打破了这师徒情深的好气氛,道:“行了,别整这些没用的浪费时间,赶紧好生修炼。”

    如风:“……”行吧,她收回刚刚撒出去的一腔热血。

    似乎是因为与他相处的时间只有这三日了,如风很珍惜,这几日可谓是做尽了乖乖徒弟的典范。

    都不用闻人鹤予催促了,每日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除了在师门其他人面前露露脸,表示自己还活着之外,基本都是与闻人鹤予在一起学习阵纹。

    伶玉他们看她每日似乎都忙得脚不沾地,便问她干嘛去了,如风都是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便又消失了。

    于是伶玉他们便猜测,如风或许是铁树开花,与谁私会去了。

    可她如今是男相,哪个男修能看上他?刚想推翻这个猜测,却又从思思那里得知,如风与一个天心宫叫做舞泠的姑娘之事,还说如风还说过想要娶那姑娘,让众人都膛目结舌,难以置信。

    虽是因为此事,如风被几个小姑娘用怪异眼神看了又看,但也算是因祸得福,让众人不再怀疑她每天都去干啥去了,倒是省了些麻烦。

    季恒好几次想要私下找如风问殷珏的事儿都扑了空,本来觉得如风是在故意躲自己。后来听到几个小姑娘的谈话,知道她是去幽会姑娘了后,吓得让惠鸢一定要离她远点。(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