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密室中发生的诡异事情,如风并不知,即便是知道了她也不可能停下来看戏。

    虽然她调动了所有灵力,突破了极限传送到了外面来,但是她还不能松懈,可她已经没有灵力了,不能再催动传送阵,便让坤吾驮着她和小舅舅离开。

    “坤吾,快,去颜曦宫。”

    小舅舅现在的状态不太好,她不知道他离开了那个有阵纹加持的棺椁会不会对他有所影响。

    殷珏估计还在避着天心宫以及大师兄他们的追逐,她灵力尽失无能保小舅舅的周全,她必须找信得过且有能之人,先将小舅舅安顿下来,雪姨自然是不二人选。

    也不知道阿珏那边如何了,希望他不要出事才好。

    坤吾驮着二人,直接去了颜曦宫,宫门口的弟子见此,也没等先通报,直接带着他们进了颜曦宫。

    如风如今的模样她们不认得,可是坤吾和意归来,她们却是认得的。

    刚将意归来安置下,知道消息的颜听雪也匆匆赶了过来,一见意归来的模样,便不可置信的问,“他这是怎么了?”

    如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是在云赦宫地下密室找到的,找到的时候已经如此了。”

    颜听雪伸手搭上他的脉搏,下刻便赶紧让如风扶住意归来,她给他输送真气。

    过了片刻收手后,颜听雪便让其他人先下去,并命令此事不可外传。

    如风将遇到天心宫的人之事也告诉了颜听雪,颜听雪闻罢,便赶紧又将她和意归来带入了一处密室。

    以防那些人追着气息而来。

    颜曦宫的密室可就比小舅舅的那个密室简谱多了,就是一间简单的密室而已。

    如风见小舅舅如今在这里不会有事,便站起身对颜听雪道:“雪姨,那人还没见到过小舅舅,应当没法找到他,但那人剑上沾了我的血,定会用血循着我的方位而来,我得赶紧离开这里,不能连累你们。”

    颜听雪闻言皱眉,没将其他事放在心上,先是关心她,“你受伤了?”

    “皮外伤不碍事。”

    “小伤也不能马虎,待会儿去找你颜馨姐姐带你去包扎下,至于那些人你不用担心,他们若真赶找上门来,便别怪老娘让他们有来无回。”后面一句话,她说得霸气侧漏。

    如风知道雪姨会拼尽全力保护她,但是那是好几个巅峰境的高手,背后还是整个天心宫撑腰,颜曦宫与之为敌,无异于是螳臂挡车。

    再说,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麻烦连累到雪姨呢?

    “雪姨,那些人不是善茬,若让他们追来必是后患无穷,我有办法甩开他们的,如今我小舅舅命在旦夕,还望雪姨费心帮我照顾着他,待将那些人甩开,我便回来。”

    颜听雪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去冒险的,厉声道:“你这孩子,雪姨会护着你,你怕他们做什么,你如今灵力尽无,出去不是送死吗?你就在这里待着,我看他们谁敢来撒野。”

    “雪姨谢谢你。”如风感激的说道,也不与她争辩了。

    “行了别说这些了,赶紧去处理你的伤。”

    “嗯。”如风点点头,“那我小舅舅就麻烦雪姨照顾了。”

    颜听雪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意归来,眼中担忧毫不掩饰。

    如风出了密室,说去找颜馨,但却是悄悄的离开了颜曦宫。

    她找了个僻静地方先打坐调息,回了点灵力,见吴有恒迟迟没有追来,奇怪了一会儿,担心殷珏,便去洞中找他,他却还未回来。

    如风在洞中画了个阵纹,便又出去了。

    ……

    叶长卿与乔矗追着几人出来,追了没多远,便追丢了。

    那几人的速度都太快了,他们根本赶不上,但那三个穿着斗篷的人不知深浅,追不上也就罢了,可却为何殷珏的速度与那几人不遑多让。

    殷珏不过才四阶境界……

    乔矗从后面跟过来,也觉察出了不对劲来,“大师兄,那小畜牲是怎么回事?”

    叶长卿沉默不语,神色看不出喜怒,乔矗思索片刻,便猛地的道:“难道那小畜牲之前是一直在藏拙?他的实力不止四阶境界?”

    叶长卿叹道:“八年半载,我始终看不透十一,看来是我小瞧他了,没有点本事又怎么能盗走天心宫的东西。”

    乔矗觉得说这句话的叶长卿的语气有些阴狠,可是想想也觉得他这个反应理所当然。连他都十分不耻那小畜牲的所作所为,何况是大师兄。

    这些年来一直藏拙,竟是起了那等心思。

    二人在此停息片刻,身后便有人掠来,叶长卿瞬间戒备,乔矗见此,也赶紧防备起来。

    下刻便见一个戴着斗篷的人出现在视线里,叶长卿看着对方,猜不透对方身份,但从这人身上的气势来看,便知修为境界不在自己之下。

    “尊者是?”叶长卿疑惑的问出口。

    那人将头上的帽子取下来,竟是吴有恒。

    叶长卿见此,立马行礼道:“吴长老,您这是?”

    吴有恒斗篷之下,一直有鲜血滴落下来,显然是已经受了伤,可观这地界又有谁能伤的了他?

    除非是……师尊。

    可师尊目前并不在云赦宫,又怎么可能会冒出来伤他。

    吴有恒面色冷凝的看着他,高傲的开口,“叶长卿,老夫有话要问你。”

    叶长卿赶紧恭敬的道:“吴长老但问无妨,长卿定知无不言。”

    吴有恒看了乔矗一眼。

    乔矗也看着他微微蹙眉,这老匹夫的意思莫不是觉得他是外人,不配听到他们的谈话不成?

    叶长卿也转头看了乔矗一眼,然后开口道:“老四,你先去前面等我。”

    乔矗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然后转身离开了,走前看了吴有恒一眼道:“大师兄,若是有事便叫我,我不会走太远。”

    “嗯。”叶长卿点点头。

    乔矗走了没多远,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二人,觉得有些委屈,他与大师兄是何等关系,他们要说什么是自己不能知道的?

    正郁闷着,忽然看到前方有个身影坐着一头灵兽经过,他怎么看都觉得那身影很像如风,虽然知道如风此时怎么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但还是想也未多想便直接追了上去。(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