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92.我师弟怕疼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梵云天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起来做什么,给我躺着!”

    殷珏哪里是会乖乖听话的性格,直接将他的话当做了耳旁风。

    他转头左右看了看,然后蹙眉问道:“她人呢?”

    梵云天自是知道他问的是谁,但却并不回答他。

    殷珏见此也没有多追问,转身便往外面走。

    刚走了两步,面前便多出了一个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微微一惊,这老头子速度好快,他都没有听到动静,这人竟然已经移到了他的面前来,若是对方想要取他的性命,他怕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此人境界定是不止巅峰境,或许已经达到了入神境了。

    梵云天阴沉着脸,将他往后一掀,“我说让你走了吗?给我躺回去!”他还没有研究出来他特殊的体质是怎么回事呢。

    殷珏直接又被他扔回了床上去。

    他蹙眉想要起来,却是动弹不得。

    这个老头儿到底是谁,为何他又会在这里?他记得当时被天心宫的人重伤后,好像看到了如风将他带走,然后他便安心的昏了过去。

    醒来为何在这里?

    师姐又去了哪里?

    这个人与天心宫的是否有关系?

    若是有关系,师姐恐怕也被他们抓了起来。若是无关系,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梵云天要是知道殷珏横竖都没将他当成好人,估计得气得吐血不可。

    可惜他如今满心满意的都是研究殷珏的血脉,倒是没有去偷听过他的心声,自然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已然成了老坏人。

    如风等坤吾泡完了澡,主动将桶里的水倒了后,凤元已经给她备好了好些吃的。

    刚刚吃了一些水果饱腹,如风其实不太饿,她更加想去看看殷珏如何了。

    但是坤吾的肚子却是个吃不饱的无底洞,看到吃的,就走不动路。

    再者人家辛苦准备的,一点都不吃,不仅糟蹋人家的心意还很不给面子,便只得坐下来耐心吃了一些。

    吃的时候,凤元便问她一些关于外面的事,如风也不知该如何给她介绍外面的世界,便只能给她讲一些,一路北上时发生的事儿。

    凤元听得十分的向往,“要是我们也能出去历练便好了,我也想去看看白槿姐姐看到的那些东西。”

    如风闻言淡然一笑,“外面有什么好的?世界缤纷,人心便会变得复杂,且危险重重,稍有不慎,便会丢了小命,我倒是比较羡慕你们,能生活在这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里,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凤元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里有什么好的?我们仙门总共加起来不过一百二十八人,自我出生到现在,目之所及,能看到的也只有这一座无极仙山,以及一百二十七个人。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外人。”

    如风想想也是,她还是个小孩子,正是玩性大的时候,前生自己像她那么大的时候,不是也一样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吗?如今一点都不向往了,不过是对繁华世界厌倦了罢了。

    用过午膳,如风想去看看殷珏,凤元便说要与她一同前去,她也没有推辞,毕竟这无极仙山有可能处处都有机关,没个人带着路,她说不定会误踩到什么也不好说。

    凤元带着她到了梵云天为殷珏医治的地方,二人进去,便见梵云天正站在房中床前,拿着一根很粗很长的针,正要往殷珏的身上扎,如风见殷珏好似已经醒了,赶紧走进去。

    “阿珏。”她走到床边,看到他身上还有很多血迹,不过好似伤口都愈合了,就以为是梵云天的功劳,对他也没有只板着脸了。

    见他拿着那又粗又大的针,想要往殷珏脖子上扎,如风看的肉麻,猜想到他可能也是为了替阿珏疗伤,便没有阻拦。

    可那么大的针扎进肉里肯定很疼的啊,便不忍的道;“梵掌门,您就没有更细一些的针了吗?”

    梵云天瞥她一眼,“你有意见?”

    “我师弟自来怕疼。您这针……看着就很疼。”

    殷珏看到她没事,原本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神情,结果听到她说的这句话,立刻又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来,委屈巴巴的看着她。

    用眼神不断的朝她投来求救信号:师姐,救我。

    凤元也正好凑了过来,看到床上的殷珏,瞬间就睁大了眼睛,呆愣了下来。

    原先以为空戊子师叔和呈叙小师弟就够好看的了,如今看到这个少年才知道什么叫嫡仙般的人物。

    即便他如今形态看起来有些狼狈,可却丝毫不能掩去他的一丝风华,反而还添了几分凌乱的美感。

    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殷珏转眼看了回去,只一眼,便吓得凤元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移开了目光。

    明明他看过来的目光是很平淡的,但她却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瞬的胆寒。

    果然,长得好看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物,都是不好轻易触碰的。

    她又往后面退了两步,将自己挡在如风的身后。

    如风与梵云天都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举动,两人如今的精力都在殷珏的身上。

    如风想要他换根小点的针,梵云天却是不理会,依旧坚持用那根又粗又大的针。

    如风与他争论不过,便只得给殷珏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殷珏想要开口告诉他,他已经没事了。根本不需要这个老贼再为他治疗了。

    可惜他却是被梵云天封了哑穴,还将他的灵力也暂时封了起来,似乎就是为了防止他说出什么来,打断他的计划一般。

    梵云天将那针扎进殷珏的脖子,只见原本银色的针,像是有意识一般,竟然开始自动吸殷珏的血。

    殷珏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狰狞,像是在承受着什么极大的痛苦一般,想要叫却是叫不出声。

    如风见此,猛地伸手拉住梵云天,“梵掌门,您这是做什么?为何要抽他脖颈处的血?”

    她总觉得他这根本就不是在给殷珏治疗,哪有给人治疗的时候,什么都不做,只吸对方的血的,而且那血色看起来鲜艳纯清,也不像是有毒的模样。

    这说明他身上的毒定是已经解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