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98.怎么可能不记得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可是怎么会是她呢?

    那个野丫头……

    自己原来早已与她见过,却是相见不相识,不仅讹过她,还将她绑起来恐吓过,难怪那时候芳水缚对这小丫头莫名的亲近,她还质问他是不是无极仙山太樱峰峰主空戊子。

    想来她比他早认出了他,却是没与他相认,或许是对他略有失望了吧。

    空戊子回身看着她的背影,追了上去。

    凤元见此,觉得这种时候,好像自己不方便再跟在二人身旁了,便识趣的回避了。

    “白槿!”空戊子在如风身后唤住她。

    如风听到了,步伐却只是停顿了一瞬便又恍若未闻的继续向前走。

    空戊子跑上前拦住她的路,低头看着她。

    其实仔细看,她的眉眼确实与兰姨的有几分相像,只是他对兰姨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只是依稀记得她大概的模样,故而之前才会没有认出她来。

    “你真的是白槿吗?”他觉得自己仿佛像在做梦一般,自己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人,原来早已出现。如今还就站在他的面前。

    可他却觉得有些不真实,怕这只是一场梦罢了。

    “是与不是,与你何干?”如风眉色冰冷,看他的眼神完全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空戊子被她眼神刺痛,嘴唇动了动,声音微颤的道:“槿儿,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小空哥哥啊。”顿了顿,他想起她才五岁之时便与自己分开了,不记得自己了也很正常。

    可这念头刚出来,他又想起自己之前掳她的那次,她问他是不是空戊子的话,不就是间接说明她还记得他的吗?

    明明记得他,却为何要对他那么冷淡?

    莫不是生上次自己对她太过粗鲁的事儿,于是赶紧又解释道:“槿儿,上次,上次我不知道是你,所以才会那般对你的,是我的错,你想要如何报回来我都认,但你可不可以不要假装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你?我记得啊,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你呢?”如风开口便冷笑了起来,眼眶微红,却是装满恨意,“要不是因为你,我娘也不会死,我忘记谁都不可能会忘记你。”

    她此话一出,便如一把冰锥一般,将他满心的喜悦与急切锥得刺骨冰凉。

    她确实是还记得他,可之所以记得他,却是因为他是间接害死她娘的帮凶罢了。

    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的画面,他往后退了半步,神情低落愧疚,“槿儿,对不起,那件事,我不是故意的,我……”他想要解释,可却无从辩解,我了半天再没下句。

    即便有诸多理由,可她母亲确实是因他而死,他有什么好推卸责任的?

    空家世代为商,广结善缘,他母亲齐凤儿便是在一次行善施粥时,认识的如风的母亲。那时如风的母亲正下山历练,行至一县,此处正逢旱灾,她已是一天一夜滴水未进,正是劳累之时。

    见人施粥便去讨了一碗,刚喝一半,有人在粥棚闹事,她冲上去就将那几个闹事的干翻,镇住了场子,便与齐凤儿就此一见如故,结为金兰。

    齐凤儿当时早有婚约,没多久便成了亲,然后有了空戊子,空戊子出生之日,有妖邪来犯,意清兰虽力保她,却还是让邪气进了她身体。

    那邪气直接由母胎落在了空戊子身上,故而空戊子一出生便体质特殊,容易招惹邪祟妖物,而且体弱多病。

    意清兰觉得他被妖邪盯上,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他们母子,故而便一直没有回山,留了下来保护他们,甚至为了保护空戊子,还受伤落了些病根。

    在此久住后,意清兰通过齐凤儿又认识了世家贵族的公子白景昱。

    白景昱虽为书香门第的贵公子却有一颗行侠仗义,浪迹天涯之心,会喜欢上当时满腔正义,且英姿飒爽的意清兰也不为过。

    但白家看不上意清兰的身份背景,便不同意这门亲事,白景昱便决定自己北上入京想考取一个功名,换的父母同意二人亲事。

    他确实做到了,三媒六聘将意清兰迎进了白家。可因意清兰身体有恙一直不曾有子嗣,被白家主母一再嫌弃,不顾她的感受给白景昱又抬了几门妾室入门。

    意清兰知世家大族与小门小户不一样,很看重香火,即便心中再难过也不曾抱怨。

    后来好不容易生下了一胎,却是女儿,而白景昱的其中一个小妾却给他生了个儿子。因此她在白府中的日子,便更是煎熬。

    虽是对白景昱心灰意冷,可她却仍是不能离开,因为还要保护空戊子。

    在保护他的途中又受了一次更重的伤,落下了更严重的病根,她怕自己往后再护不住他,便干脆将他身上的邪气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但那些妖邪却依旧盯着空戊子,意清兰便干脆将空戊子留在身边看着,拖着病躯护他。

    可仅凭她一人之力,哪里又能护得住他,空戊子再次被妖邪入体,生了幻觉,将那掐着他脖子的妖邪看成了意清兰。

    那妖邪最擅长蛊惑人心,装作意清兰的模样,对空戊子说:“你就不该出生,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这样,你去死吧,只要你死了我就不用再保护你了。”

    待其他人赶来,那妖邪便悄无声息的跑了,众人问发生了什么事,神智还有些不清的空戊子便说意清兰要杀他。

    一句话,便将她原本艰难的处境直接打为众矢之的。

    空戊子父母虽然不信,但是白家人却是信了。

    白家本来就不太喜欢意清兰一个女子家家整日喊打喊杀的模样,更何况她还是与妖邪打交道,白母与白景昱的一个得宠小妾,更是趁此机会,一直在白景昱面前吹耳边风,说即便意清兰本是不想伤害空戊子的。

    但保不齐她会被那些妖邪之物控制神智啊之类,她本事大,要是再被控制,说不定还会杀了他们全家,要他休妻。

    白景昱一向耳根子软,几句话便被人当了枪使,但他对意清兰却还有些情谊在,舍不得休妻,便跑去找意清兰,让她从此不要再与妖邪打交道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