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99.自己折磨自己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意清兰哪里肯同意,因此与白景昱之间生了嫌隙,夫妻二人不再和睦,白景昱自此不再去她院中一次,得宠小妾还日日说话刺激她,收买她身边的丫鬟薄待她,使得意清兰心中郁结,病情一日比一日重,终日缠绵病榻,日日咳嗽。

    齐凤儿得知此事,想带着空戊子去白家解释,空戊子想起那时意清兰掐着他脖子的恐怖模样,怎么也不肯去。

    齐凤儿便只能自己一人去看她,那也是她最后一次见意清兰,意清兰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她,齐凤儿才知原来她并不是什么单纯的行走江湖的侠女,而是修者。

    修者大多可得道成仙,而意清兰为了他们母子却是葬送在了这等让人伤心的世俗之地。

    可她到闭眼的那刻,都未曾怪过他们母子一分,只是说愧对仙门,因为她当初是偷偷入世的,师门几次召她回去,她都忤逆了,只因遇见了白景昱,贪念了红尘之欢,并不是完全为了他们,母子让他们不要自责。

    可齐凤儿却哪里听不出她这话不过是为了不让他们内疚而说出来的,她若不是为了他们母子哪里需要守着一个负心之人到如今?

    而后意清兰又将自己的灵器芳水缚给了齐凤儿,让她带着芳水缚和空戊子去无极仙山碰碰运气。

    或许仙门会看在她这个不孝徒已经得到了报应的份上,破例收了空戊子为徒,当然也有可能无极仙山的人不会见他们。

    待她去后,齐凤儿想将她唯一的女儿白槿带走,却是遭到白家反对,白槿也不愿跟她走。

    齐凤儿只好先带着空戊子千里跋涉去寻了无极仙山,因不得进,她便让空戊子跪在山下,自己也跟着跪下,将意清兰之死合盘高声相告后,又道:“今,小女带罪子空戊子前来赎罪,求仙人一见。”

    但无极仙山内却依旧是无人理睬他们,齐凤儿便一狠心,将空戊子一人留在了那里,命他好好跪着,即便是跪死,仙人不见,便不许起来。

    或许因为无极仙山乃灵洁圣地,空戊子跪在那里一会儿便忽然灵台清明,浑身轻松,想明白了意清兰既是会留下来护他那么多年,便不可能会害自己,可自己却因一时糊涂,想不明白其中反常之处,诬害了她。

    他砰砰砰的将头磕在面前的地上,高声喊道:“求仙人收我为徒,是我守不住本心,被妖邪蛊惑,害了兰姨,请仙人收我为徒,教我灭妖邪之法,我要为兰姨报仇!”

    他磕得头破血流,如痴儿一般重复着这句话,从白天磕到黑夜,昏死过去,他昏死过去之时,意清兰最后一丝残魂跟着跪在他身边,才求来无极仙山避世几百年终破裂收了外人。

    空戊子醒来得知此事,哭得肝肠寸断,誓死找出当初那只妖物将它斩杀。故而他日日刻苦修炼,终是将当初那些妖物找了出来,斩杀殆尽,可兰姨却也回不来。

    这件事一直埋在他心底,一年复一年,不仅愧疚无所消减,反之更重。有时候午夜梦回梦到兰姨就死在自己面前,惊醒后,都要哭上好一会儿。甚至有时候还会陷入癫魔,需得服用药物才能控制。

    猛然被人提起此事,那些原本已经模糊了的记忆,却像是潮水一般,汹涌而来,让他悲痛万分。

    因为此事,他这些年来,虽然一直在寻找失踪的白槿,可也没有多下心思去寻,不然何以会寻不到?

    他既希望能早日相见,又怕真的见到她,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但心中却隐隐希冀着,她当时还小,或许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即便是知道也不会清楚是怎么回事,最好是什么都忘了更好。

    有了这份希冀,他才敢来与她相见,可她却似乎什么都知道,且还记得很清楚。

    “对不起,是我害了兰姨,对不起……”空戊子神情渐渐变得崩溃,一遍遍的跟她道歉,然后跪下身来,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嘴角溢出一丝血来。

    如风见此,觉得他不对劲,“你,你怎么了?”

    可空戊子却仍像是陷入了某种执迷中一般,一直喃喃自语,“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空戊子!你,你在耍什么花样?”如风见他将头皮都扯出血来了,且周身灵力还絮乱起来,终于是有所不忍,走上去,想要掰开他的手。

    可空戊子却是抓得很紧,她根本掰不开,“空戊子,你清醒一点!”

    他这是怎么了?像是魔怔了一般。

    “师叔!”远处有道稚嫩的声音响起,随即呈叙跑了过来,而后手中结了一个印打在了空戊子身上。

    空戊子双眼紧闭,然后便昏了过去。

    呈叙唤来一只灵宠将空戊子驮到了太樱峰的房中休息,如风跟了过去。

    见空戊子迟迟不醒,便问了一句,“他这是怎么了?”

    呈叙转头看她,眼中虽有意外,却也猜到了她就是白槿,然后道:“想必你就是白槿吧,我猜你们刚刚定是聊到了你的母亲意清兰之事了吧。”

    如风沉默,不说话。

    不说话便是默认了。

    呈叙继续道:“你是不是还对他说了一些诛心之言?”

    “……”

    “我不是要问罪或者怪你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关于那位前辈的死,我师叔比任何人都要在意自责,甚至可以不夸张的说,他比你恨他还要恨自己,甚至已经偏执到了几乎以为是自己杀了她的地步。”

    如风一怔,却还是沉默不言。

    呈叙又继续道:“想来你刚刚也发现了,他陷入愧疚之时,周身灵气絮乱,他原本已是巅峰境,却因心中执念,导致癫魔,修为溃散。这些年来一直不曾好转,因为即便有再好的医师为他治疗,但他自己过不去那个坎,即便是大罗金仙也难救。”

    “我知道对于那位前辈的死,你或许心有介怀,不可能不怪他,若是易地而处,我也做不到不怪他,可我还是想要请求你别再对他说那件事刺激他了,我师叔已经很可怜了,而且那件事哪里能完全怪他,那时候他还小,因为害怕,才没有能及时纠正错误而已,这些年他已经受尽了该受的折磨了。”

    “为了报仇,他一直刻苦修炼,不曾有一丝怠慢,即便报了仇,也是未曾松懈过,他一直强迫自己去做门中最好的那个,就是不想丢了那位前辈的脸,白槿姐姐还想要他如何赎罪呢?让他死吗?可他若是死了,那位前辈不就白白牺牲了吗?”(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