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罢了,小空,你暂时便不要跟着去了,你伤势未愈,还是留在山中静养吧,待伤势好了,你再决定要不要去。”长孙氏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语重心长的说道,算是拐弯抹角给了他一个不怎么隐晦的台阶下

    空戊子怔怔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不过直到如风他们辞别下了山,他都没有追上去,如风松了口气,可算是打消了他想要跟着他们一同回去的想法了。

    虽然她很想借着无极仙山的威名狐假虎威,可真如此,她怕是再没法与无极仙山划清干系了。

    要是让二师父知道她与无极仙山的人混在一起,非千里跑来骂得她个狗血淋头不可。

    虽然二师父说了以后都不会再与她相见……

    空戊子在门口发了很久的呆,才被呈叙拖回了太樱峰,姑奶奶他们吩咐他,好好开导开导他师叔,呈叙当时点头如捣蒜,满口答应了,把人拉回去后,却是将人放下便不理了。

    后来还是空戊子想不清楚,自己去找的他,“小呈叙,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小白脸,槿儿怎么就看上他了?”

    呈叙很想说,无论是外貌还是心机,他都比不上人家,但又怕双重打击下,他会一蹶不振,想了想,很是中肯的回答道:“大概倪不如他在白槿姐姐身边待的久。”

    空戊子闻言一顿,傻傻地问,“只要我比他在槿儿身边待的久,她就会选择我吗?”

    呈叙无语望天一瞬,实在忍不住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他们已经结为道侣了,除非双方一致同意解契,不然生生世世都是要羁绊在一起的。”

    空戊子闻言,瞬间又丧了下去。

    他已经没有机会了,要是早点能认出槿儿就好了。说不定那时候他们都还没有结契呢!

    正在他沮丧之际,朝采忽然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因为跑得太急,撞翻了院中呈叙新晒的的茶叶,呈叙见此,人小鬼大的皱了皱眉,呵斥他一句,“冒冒失失的做什么?”

    虽然朝采看起来比呈叙还要大,但是被呈叙呵斥,朝采却是不敢顶嘴,一边赶紧去捡茶叶,一边道:“我有急事要找师叔,是关于白槿姐姐的。”

    “什么急事?”呈叙踢了一下那个装茶叶的簸箕,示意他别捡了,都弄脏了还用来干嘛。反正也没多少。

    听到声音的空戊子已经从房中忙跑了出来,“白槿?她怎么了?可是一下山就遇到了天心宫的人,她出事了吗,伤的重不重?他奶奶的这帮混蛋,我就该跟着去的。”

    朝采还没说话呢,他自己就先瞎想了一通,呈叙翻了个白眼,对朝采道:“什么事,慢慢说,不急。”

    朝采便将凤元之前说的话,告诉了他们。

    原来是凤元说来无极仙山之时,白槿手上根本没有契纹的,好像是这两天才有的,而且她与那殷珏又没有经常在一起,也不住一起,怎么可能会忽然结为道侣,甚至有了阵纹。

    空戊子脑袋嗡嗡的,一片空白,呈叙却是十分的冷静,很快就思索出了其中的蹊跷,“这么说,她的契纹有可能是假的?”

    朝采道:“这个我不能确定,但是我看着他们并不像是道侣的模样,虽然白槿姐姐和那个男人看起来很亲密,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结为道侣了的样子,我觉得小师叔还有机会。”

    呈叙沉默了下来,即便他们的阵纹是假的又如何?师叔的机会根本没有殷珏的大啊,没必要再去自讨没趣了吧。

    可是听了这话的空戊子一瞬间却像是复活了一般,立马匆匆往外走,“我现在去追应该还追的上他们。”

    呈叙闻言皱眉,“师叔,你还是别去了吧。”

    但是空戊子哪里会听他的,走的跟赶回来那般匆忙,即便是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他也想要试一试,万一他们之间其实真的只是单纯的师姐弟情,没有什么呢?

    那他且不是再次错过了槿儿?

    想到了这层,他又想到了更多,那殷珏比槿儿还要小几岁的模样,即便殷珏对槿儿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说不准槿儿只是把他当小弟弟呢?

    呈叙站在原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跑回屋子里随便收拾了点行礼,便追了上去了。

    师父要他跟着师叔,便是想叫他看着他,不能让他出事,所以无论空戊子走到哪里,呈叙都是要跟着的。

    ——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对无极仙山有所顾忌的缘故,如风他们下了无极仙山,已经走了老远,也没有看到天心宫的人,一路都走的比较顺畅,没有起一点波澜。

    不过大概因为与殷珏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没有几天太平日子的缘故,如风反而觉得这样顺风顺水的日子,有些不太对劲,总觉得他们不应该如此安稳。

    她这个念头没有冒出来多久,似是上天想要让她不那么忐忑,她们又走了一日后,终于遇到了突袭。

    对方皆是穿着黑色的斗篷,虽然使出来的招式看着是修者,却是看不出来到底是哪个仙门的人。

    不过如风倒是不怎么怕,因为有殷珏在,那些人很快就被解决了。

    等殷珏解决完了那些人,回头,发现如风正眼神直直的看着他,然后问他,“阿珏,你的修为是不是又进阶了?”

    刚刚那些人中有个登峰境的,却是被他几下就解决了,能如此快速解决掉对方,除非境界比对方高。

    “嗯。”殷珏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情不愿的道:“虽然无极仙山的人都很烦,不过那倒是个适合修炼的好地方。”

    他承认了,那便是说明他如今已经是巅峰境的实力了,如风又道:“可是巅峰境不是要渡雷劫的吗?”

    她怎么没有听到过雷声,莫不是她睡着了的时候他渡的雷劫?

    可即便自己再怎么能睡,也不可能雷打不醒吧?

    殷珏道:“刚刚进阶的。”

    “刚刚?”

    “嗯。”

    “刚刚什么时候?我怎么没看见,也没见有雷啊!”如风懵逼了。

    “我也不知道为何没有雷劫,总之就是进阶了。”

    如风:“……”你不会是雷公电母的亲儿吧?(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