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04.不知天高地厚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每个仙门世家无论大小都有一件象征这个仙门的灵器,楚剑庄的是一把双刀孤雪,天心宫的便是明心剑,当然他们昆仑派也有,是天剑弃尘。

    他得了明心剑却是不加入天心宫,即便今日安然,明日定也还会麻烦不断。

    “哦?依你所言,我只要加入你们昆仑派,便可免去一切麻烦?”殷珏忽然冷笑起来,“你们昆仑派不也是觊觎这明心剑而来的吗?”

    九幽子道:“起初盯上你。确实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见到了你,我便改变了主意,比起明心剑,我觉得你更有价值。”

    九幽子这话可是不假,明心剑再怎么好,也不过是一件死物,而若殷珏这般有天赋的人却是难得,至少如今众仙门世家中倾力培养也不能出一个。

    而这个少年虽是出自寒门,小小年纪却是有着旁人望尘莫及的造诣,那些愚蠢之人,如今不过是一叶障目,只是看到了他手里的剑,却是还未反应过来他这个人,他必须在别人反应过之前,先拉拢他。

    再给这小子几年时间,说不定造诣会更惊人,飞升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殷珏又道:“若是我不愿加入你们昆仑派呢?”

    九幽子沉了眉眼,这小子到底是不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还是太过高傲自负,竟然拒绝了他的邀请。

    要知道每年有多少人撞破了头也想要入昆仑派,都是不得进,他亲自邀请他,他竟然还拒绝了。

    也是,少年天才,高傲一些也没什么,如果没这份傲气,且不是随随便便一个破烂仙门都能将他骗了去?况且他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思及此,九幽子轻咳一声,自报身份,“我乃昆仑派掌门坐下首席弟子,也是代掌教,在昆仑派,除了掌门,便是我说了算,你若同意加入昆仑派,有什么条件尽量提,我都会满足你。”

    谁知听了他的话,殷珏却仍是不为所动,甚至还有些不屑的道:“只怕是我提的条件,你满足不了。”

    九幽子不以为然,一个小娃娃的条件能有多高,金钱,财富还是各种修炼资源,都可以任他狮子大开口,反正若是他进了昆仑派他们也是会将最好的都用在他身上的。

    “你可以提了试试。”

    殷珏便直言不讳道:“我要灭天心宫,昆仑派可敢助我?”

    九幽子闻言一怔,仔细看他,这小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莫不是说真的?

    不过想想也是,这天心宫自己定下规定,允人觅宝,却是又要反悔,私下又派人来抢夺,很是为人不耻。

    不过想要灭了天心宫,他这胃口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天心宫可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些实力,隐藏在背后的能人异士,就连他们昆仑派都不敢小觑,何况是那么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殷珏见他犹豫不定的模样,便嗤笑道:“怎么,我就这一个条件,昆仑派都不敢答应?”

    他不愿加入任何仙门世家,一是因为不愿意,第二个原因自是不想被条条框框的规矩和权力束缚。

    这些仙门世家自来规矩最多,能做的事很少。

    九幽子警醒他道:“小子,天心宫可没你想的那么好对付,你若与他们硬来,不过是以卵击石。”

    殷珏高傲的扬了扬下巴,一腔孤勇模样,“我的事,不必你操心,我对加入昆仑派没有兴趣,若你还想抢明心剑,直接动手便是。”

    九幽子看了看他,再三权衡一二,收起了玉箫,“罢了,你不愿意加入昆仑派我也不强求,那明心剑,天心宫稀罕得不行,我昆仑派却是没多稀罕,我与小友也算是一见如故,交个朋友吧。”

    他今日想要从他手中夺走明心剑,想来是不成的,这少年身上有太多不可思议之处,目前还是不要与之为敌的好,若不然,说不定他下一个想要灭的就是昆仑派了。

    虽然他觉得他不一定能做到,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所谓莫欺少年穷嘛。

    若天心宫不在他羽翼未丰之前将此子除去,来日被灭的定是天心宫。

    他向来喜欢看戏,他倒是很好奇,这少年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最好真如他所言,能灭了天心宫,际时,世家仙门中,便唯他们昆仑派独大了。

    殷珏见此,也收起了剑,倒是没与他寒暄,他既是不打算加入昆仑派,自是也没想过要与他们交好。

    “小友后会有期。”九幽子忽而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折扇来,自诩潇洒的摇了摇,这寒冬季节也不怕生了风寒。

    见这少年郎已是一副不愿与他多交谈的模样,九幽子自觉没趣的便离开了。

    他一离开,四周环境瞬间恢复自然,殷珏不由微微蹙眉,这样的能力还是挺可怕的,若自己没有进阶巅峰境,怕是也如旁人一般,直接被他控制,进而一刀毙命。

    茶棚中的老板无甚异样,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如风恍惚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她记得自己好像给阿珏倒茶来着,怎么还没倒。

    重新提起茶壶,里面茶水好像少了很多啊,而他们面前的杯子却都是干的,没有一滴水渍,阿珏面色如常的坐在她对面,她转头看了看身后,那个昆仑派的人什么时候走的?

    疑惑了一瞬,她便问殷珏,“阿珏,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殷珏回道:“已经没事了。”

    看来确实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不过既然殷珏说没事了那肯定是因为他已经解决了,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刚给二人的茶杯都倒了茶,如风刚端起喝了一口,便忽然听到远处一道声音高喊道:“槿儿!”

    “噗!”听到这个声音,如风喝至一半的水瞬间喷了出来,然后便是一阵剧烈咳嗽,“咳咳咳……”

    殷珏一边给她顺背,一边转头去看那远处急急奔来的人,面色一瞬间便难看到了极点。

    这个傻叉怎么跟来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