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丢下茶杯就想拉着殷珏跑,但却被茶棚的老板拦住了,“唉唉唉,二位,还没给茶钱呢。”

    殷珏掏出铜板付账,就耽误了那么一下的功夫,空戊子已经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个小不点儿。

    “槿儿,我可算追上你了。”空戊子一副好不容易追上他们的口气,但却是不见半分气喘。

    “你还跟来做什么?”如风微微皱眉,难道她之前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吗?“还有别那么叫我,我现在不叫白槿了。”

    白槿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太过陌生了,陌生的她都觉得那根本不是她的名字。听到他那么叫,还是怪别扭的。

    “我不唤你槿儿,那该唤你什么?”空戊子有些委屈。

    “我如今的名字叫意如风,便叫我的全名就好。”

    “意如风?”空戊子微微一怔,跟兰姨一个姓,看来她小时候便失踪了,想必与白家闹得很难看。

    都怪他,让她很小的时候就吃了很多苦,他往后定要好好弥补她,“那我便叫你如风吧。”

    殷珏见二人聊了起来,面色越来越冷沉,伸手拉住如风的手,冷冷的瞥了空戊子一眼,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真是阴魂不散。”

    空戊子脸上的笑容僵硬一瞬,这个臭小子怎么那么没有礼貌,他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继续想与如风搭话,殷珏却在他开口前,拉着如风往马匹那边而去了,“燕燕,不早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燕燕?

    如风和空戊子同时一怔,如风是惊讶于他竟然会唤自己的小名,感觉还有些挺……别扭的。

    而空戊子却是疑惑,怎么又多了一个燕燕的名字?心中忍不住嫉妒,殷珏比他更了解如风,有关于她的事他似乎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而自己却是一无所知。

    呈叙赶上来时,正瞧见二人用目光在空气中过招,打得噼里啪啦,他看了看殷珏,总觉得这人身上的气息似乎又强盛了不少,于是将他师叔拉到边上,小声的道:“师叔,我看咱们还是回吧。”

    空戊子一脸看傻子的模样看他,“回什么回,我是来保护槿儿的,来都来了,且有再回去的道理?”

    呈叙很不给他面子的道:“我觉得人家根本不需要你保护了,那个殷珏是不是境界又长了?”

    空戊子闻言一愣,去看殷珏,他刚刚光顾着和他针锋相对了,倒是不曾注意过其他,这一看,瞬间脸色有些不好了起来。

    他看不出殷珏的境界了,也就是说他或许已经与自己同阶了。

    什么时候的事,明明之前在山上时,这小子还只是八阶境界而已的啊,这下山不过两天的功夫,怎地就忽然跳阶了?

    想要修炼到巅峰境,空戊子比任何人都知道,到底有多么的不容易,前期各种试炼积累修为都还是小事,最难熬的是雷劫。

    他渡雷劫之时,都是师尊师姐师兄他们齐力为他护法,才让他能安全渡劫成功的,若不然怕是就出了大事了。

    而这小子身边仅有如风一人,以如风的能力,不可能能帮得了他什么,那便说明他是靠自己硬抗过来的。

    其心智实在超乎常人坚定。

    不对,这小子才多大啊,怎么可能就已经能有巅峰境的造诣了?

    “小呈叙你想办法试试那小子是不是用药物或者宝物之类的东西,让自己看起来暂时拥有巅峰境修为的,我怎么觉得他这境界有些造假?”不愿意承认殷珏比自己厉害,空戊子便怀疑了起来。

    呈叙将他的怀疑驳回去,“我看不似作假,没必要试探吧。”

    况且让他去试探殷珏,怕不是师叔嫌自己碍眼了,想要借刀杀人吧。

    就在他们两嘀嘀咕咕的时候,如风和殷珏已经悄无声息的坐了马远去了,空戊子回头发现,赶紧又追了上去,“如风,等等我啊!”

    殷珏倾身到如风身边,不知对那马儿嘀嘀咕咕了几句什么,那马嗖得跑得更快了一些。

    空戊子气的不行,但他们如今在普通官道上行走又不可以御剑或者骑乘灵兽,而他与呈叙又没马,只能步行。追在二人身后,十分的没有面子。

    还是后来经过一处驿站,实在受不了在他们屁股后面吃灰,忍痛割爱掏出身上大半盘缠买了两匹马。

    又赶了两日的路程,终是到了颜曦宫,颜曦宫一切如常,颜烟颜蕊伤势也已经好了,今日又是她们二人值守。

    见了如风,二人皆是欢喜,将她迎了进去。

    见她身后还跟着两个相貌出众的男子并一个小孩子,二人都挺稀罕,盯着两个男子看。

    他们颜曦宫皆是女子无男儿,看到最多的便只有相邻的云赦宫的男弟子,旁的别很少得见。

    那些村民就算了,一个个因为农作的原因长得黑黝黝的,都没个清秀的,还不如云赦宫的男弟子。

    但跟在如风身边的这个少年却是好看得有些过分了,他们这满门的姐妹,各有姿色,竟是找不出一个能与之姘美的。

    如风往常来,因为大家都挺熟悉了的缘故,并不会引起什么关注,但是这次却是备受瞩目,当然,颜曦宫的姐妹关注的点并不是她,而是空戊子与殷珏。

    空戊子这厮向来没什么正形,几下便与颜曦宫的姐妹们混熟了,脸不红心不跳的挨个叫姐姐,也不想想他比这里大多数的小姑娘都还年长好几岁。

    殷珏则还是老样子,一副谁都欠他债的模样,不怎么搭理人,如风觉得他这样其实挺没礼貌的,便对他道:“阿珏,师尊和林大叔这段时间都多亏了颜曦宫的姐姐们照料,所以你……能不能稍微收一收身上的冷冽气息,不要那么凶啊。”

    殷珏闻言,低头想了想,再抬头,神色看起来果然平易近人了很多。

    如风十分的高兴,有一种自家养的孩子终于懂事了的欣慰。

    空戊子在旁边叉腰,“哼,果然还是小孩子,连基本的人情世故都要人教。”

    呈叙瞥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师叔哪里来的脸说别人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