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06.师尊,我能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想要先去看看小舅舅的情况,想到殷珏很久都没见到过林大叔了,便问他要不要先去看看他。

    殷珏点了点头,他自是要先去看看他爹的,之前听如风说他爹被魔气干扰过,虽然已被她除去,但他还是挺担心的。

    他爹身体一向不好,被魔气侵染,定是吃了不少罪。

    颜曦宫一个小姑娘红着脸带他去看林大叔,他去之时,正见他爹靠坐在床边,有位姑娘在喂他喝药。

    果然如师姐所说的那样,他们很照顾他爹,殷珏走过去,对那姑娘的,“我来吧。”

    那姑娘回头,猛然间见自己身后站了个好看的不得了的男子,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到了神仙。

    那带殷珏来的女子,给她随意说明了几句,那姑娘便知这好看的男子是这位大叔的儿子了,于是将药碗给了殷珏。

    “多谢二位。”殷珏端着碗,回头对他们礼貌的道了一句谢,只是脸上无一丝笑意,这道谢得看起来就像是在变相的下逐客令了。

    可这里又不是他的地盘,不过因为他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两个小姑娘并不在意这些细节,退了出去。

    林老爹在见到他的那刻,便已热泪盈眶,微微张着嘴觉得肯定是自己又在做梦了,梦到他的阿珏回来了。

    他伸着苍老的手,颤抖的想要摸摸他的脸,但又怕这真是一个梦,他一摸他,他又会消失不见了。

    已是近半年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加上之前中魔气侵染的缘故,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家变得脆弱了不少,不仅是身体上,就连精神上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变得过分依赖自己的儿子了。

    “爹,先喝药。”殷珏已闻过了碗里的药,觉得他爹能喝,便舀了一勺药递到他面前。

    他爹头上的白发多了很多,不过半年未见,却像是又老了几岁一般。

    他实在不太懂得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即便心中也是很想念他,担心他,却是依旧冷着脸,看着似是一点都不关心他的模样。

    林老爹自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他生性虽冷淡,但却是很孝顺的,要真不关心他,是绝对连看都不会来看自己的,何况还侍药。

    林老爹低头喝了一口那苦涩的药,觉得这并不是梦,老泪一瞬间纵横。

    殷珏默默的伸手为他擦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搭手为他把了把脉。见他身体果然是又弱了很多,不由皱了皱眉。

    他手搭上自己的脉搏,那冰凉的触感,让林老爹更加确信这不是梦,颤着声音问,“儿啊,你真的回来了?”

    “嗯,回来了。”殷珏点了点头,“听燕燕说您之前被魔气侵染了,身体若还有哪里不适,便告诉我。”

    林老爹擦了擦泪,然后便将自己稀里糊涂的就不知怎么的事儿跟他讲了,还将如风为了不伤到他,将魔气引去她自己身上,费尽心力救他的事儿都说了。

    殷珏听完,微微恍惚,原来她还默默做了这么多,可她却只是一句带过,并没有提起过救他爹的详细过程。

    ——

    如风去看了意归来,小舅舅的状态和她当初带他来这里时,没有什么区别,雪姨说这几天她找了几个相熟的医者来看过,均是看不出他到底是何症状,身体一切正常,就是不醒,灵息一日比一起退减,她只能日日给他输送些灵气维持。

    若长此下去,怕是他再已醒不过来了。

    空戊子和呈叙也跟着过来了,空戊子看了看意归来那张与兰姨有几分相似的脸,努力回想了一番,才想起来,兰姨似乎是有个弟弟的。

    不过他没见过,也是听他母亲说的,说兰姨嫁给白景昱那老匹夫时,兰姨的娘家就来了一个弟弟。

    看来如风这些年失踪,是因为被意归来带走了。

    “呈叙,去给小舅舅看看。”空戊子很是自来熟的如此称呼意归来。

    如风听到他说让呈叙为她小舅舅看看,想起来呈叙在无极仙山的时候,还给空戊子弄过药,似乎是懂医术的,便也没有注意其他。

    颜听雪看了空戊子一眼,心中疑惑,这个年轻人是何来头,她竟是看不出对方境界,不过能感觉出来,应是与自己同阶。

    而他身边那个少年,看着虽小,却是也不简单。

    如风从何处识来这样厉害的两个年轻人的?

    虽是心中疑惑,但现在意归来的身体要紧,也不方便多加询问。

    呈叙走到床边,伸手为意归来查看了一下,而后微微蹙眉。

    “如何?可看出来是何症状?”如风急忙的询问。

    呈叙沉思了一瞬,然后为难的道:“他元神似乎不在,但也似只是不全……嗯……我也说不清楚。”

    说他元神在吧,可是却又像是没有,说他元神不在,却还是能探知到一些,那就有可能只是不全,可也说不定是因为受了什么伤而变得微弱罢了。

    但具体到底是何症状,他真的说不好。

    “可有方法救他?”

    呈叙摇了摇头,“我还不能确定症状,无法对症下药。”

    这可是白槿姐姐的小舅舅,没有完全的把握,他不敢随意医治,要是稍有不慎出了意外,怕是师叔也会被自己连累。

    空戊子见如风眼里的希冀一瞬间暗了下去,忙安慰她道:“别担心,定有办法能救舅舅的,要不将他带回无极仙山吧,或许师尊他老人家能有办法。”

    “无极仙山?”颜听雪听到这个名字,不由看向空戊子,“你们是无极仙山的人?”

    空戊子对她点了点头。

    颜听雪意外了一下,不过很快神思就放在了正事上,而后对如风道:“若是将归来带去无极仙山,说不定那里真有人能有办法救他。”

    如风有些心动起来,虽是没想过再去无极仙山,可是为了小舅舅,她愿意再厚着脸去一次。

    就在此时,颜馨带着已经见过了林老爹的殷珏过来了。

    一进门,便看到如风不知为何神情低落,他微微蹙眉,看了看床上的意归来,瞬间猜到了原因,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为他症脉,片刻后收回手,转头对如风道:“不用担心,师尊没事,我能救。”(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