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07.你也不要有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不过是简短的一句话,却是让在场众人都十分的意外。

    如风眼里瞬间亮起了光来,原以为小舅舅是得了很严重的病,或许上无极仙山都希望渺茫,但是阿珏却说他能救。

    “阿珏,你真的有办法能救小舅舅吗?”她知道阿珏是不会骗她的,尤其不可能拿这种事骗她,她就是有些不敢置信罢了。

    仿佛一个在黑夜中徘徊不定,迷失了方向的人,忽然寻得了一线指路的光一般,她怕是自己看错了,这束光转瞬就会熄灭。

    殷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我从不骗你。”

    “那你,那你快救他,需不需要我做什么,我应该也能帮点忙的吧?”如风高兴得手足无措。

    殷珏先是看向一边的颜听雪道:“麻烦雪姨帮我准备一处僻静之处,救治的过程需要花些时间,期间不能有任何人打扰。”然后才又看向如风:“这段时间,就麻烦燕燕帮我照顾阿爹了。”

    颜听雪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看了这位长相太过耀眼的少年好一会儿,听到他唤自己雪姨,都还是没想起来他是谁。

    对方认识她,那定是因为见过,可她却是对此人毫无映像,按理来说她若见过应该是会留下些映像的才是。

    不过想起刚刚好像听到如风称呼对方为阿珏,而这少年又称呼意归来为师尊,她一瞬间便就反应过来他是谁了。

    莫非他便是以前时常听归来提起过的,那个十分出色,令他很是得意,却从未带来串过门的弟子?

    只有可能是了,云赦宫其他弟子她也都见过了,唯独此人她没映像。

    如今一看,老意那些夸赞还都是谦虚的了。

    她对颜馨微微点头,颜馨领命,去将之前的密室收拾了一番。

    想要无人打扰,只得去之前的密室了,之前因为吴有恒和叶长卿闯入的原因,破坏了许多东西,而今虽已修整好,却是还未来得及打扫干净。

    空戊子皱眉看着殷珏,有些怀疑的道:“你真有办法能救?你可别打肿脸充胖子,到时候害了舅舅。”

    殷珏闻言,瞬间一个眼刀扫了过去,“我怎么不知道,我师尊何时多了你这么个废物侄子?”

    “你说谁废物呢臭小子!”空戊子挽起袖子,一副要与对方干架的姿态,袖子都挽好了,却无人打圆场,他瞥了呈叙一眼,呈叙会意,然后不情不愿的跑上去拉住他的袖子。

    “师叔算了,先救意伯伯的比较重要。”他一边装模作样,实则没问怎么用力的拉着空戊子,一边瞟殷珏。

    他都还没看出来意归来究竟是何症状,殷珏却已经能救了,他很想知道他诊出来的是何结果,又打算如何救人。

    可是他知道以殷珏的脾气,定是不可能会告诉他的,便也息了想要讨教的心思。

    空戊子见呈叙拉住了自己,便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模样,又对殷珏道:“罢了,看在如风和舅舅的份上,就暂时先放过……”

    他话还没说完,嘴里便忽感一丝药味,是殷珏趁其不备,扔了颗药丸进他嘴里,恰巧他当时话未说完,喉咙一动,不小心就将东西吃下去了。

    吞下的一瞬间,他神情惊恐起来,“你你你,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不会是毒药吧?这小子难不成敢当中行凶?

    殷珏没有回答,双手环胸,嘴角挂着抹嫌恶,命令一般的对他道:“闭嘴,出去。”

    “你……”空戊子刚说出一个字,嘴巴便忽然不由自主的猛地闭上了,上下牙磕得“噔”的一声响,疼得他想叫都叫不出声,然后脚也跟着不听使唤的往外面走去。

    呈叙见此,赶紧担忧的跟了出去。

    如风讶异的问道:“阿珏,你给他吃了什么东西吗?他怎么忽然那么听你的话?”

    殷珏掏出两颗递给她,“顺言丸,你要是看不惯谁,给谁吃了,一刻钟内,那人都会听你使唤,不过只能对能力比自己低的人使用。”

    如风伸手接过来,稀罕的赶紧放进储物镯中。

    颜听雪见此,不由微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年轻真好啊。

    不过那笑容却是一瞬就收了起来,无人察觉。

    她怔了一会儿,待颜馨再来时,便对殷珏道:“你们随我来吧。”

    殷珏将意归来扶起来,然后跟在她身后进了密室。

    颜听雪道:“你为他治疗的期间我会亲自在门外把守,不让任何人靠近这里,可还需要什么东西,你尽管提,我着人给你准备。”

    “不用,我身上有药。足够了,只是麻烦雪姨,帮我看着点我师姐,别让她乱跑。”

    如风不满的嘀咕道:“我哪里还有心思乱跑?”

    殷珏又解释了一句,“因为我担心师尊醒过来后,第一个想看到的就是师姐。”

    如风闻言,道:“放心,我会每天都过来的,除了照顾林大叔,其余时间我都跟雪姨在门口等着你们出来。”

    殷珏摸了摸她的头,“好。”

    如此,一边照顾阿爹,一边心系师尊,她当是没空与那空戊子增进半分感情的。

    “你要是饿了渴了就喊我,我给你准备吃的。”

    “不用,费不了什么灵力,十天半月不吃不喝,也死不了的。”

    如风一怔,“需要那么久吗?”

    颜听雪看了看二人,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看破什么却不说破,然后带着颜馨先出去了。

    以防起见,她得去加固一下宫中防御阵法。

    “说不好。”殷珏没有把话说得太满。

    “那你,那你……”

    “好了,师姐,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殷珏将她拉过来抱了一下,摸着她身后的头发道:“我不会让师尊有事的。”

    如风还算有些良心的道:“你也不要有事。”

    “……”殷珏没有回答。

    如风急了,扯着他衣服又用命令的口气,说了一遍,“听到没有,你也不要有事。”

    殷珏嘴角暗暗勾了勾,却还是不说话。

    “阿珏,你,你说的能救师尊的方法,莫不是想要以命换命?”如风这次是真的急了,想要推开他,看看他的眼睛,人的眼睛是最不会撒谎的,却是推不开。(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