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她说这话的时候,怕是不知道自己如今脖子被掐得有多红,那人的指甲几乎都要陷入她的皮肉了。

    即便她的脖子被掐断依旧还能救回来,可殷珏的双目却是一瞬间更红了起来。

    如风真的很怕他会听了那糟老头的话,急忙又道:快好了,在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能逃掉了。

    谁知她刚说完这句话,便见殷珏将明心剑扔了出去,插在了天心宫众人面前,那些妖兽也开始渐渐往后退去。

    兰青河见此,不由兴奋大笑起来,将明心剑拔出来搁在手上仔细观摩,而后双目微微一沉,多好的灵器啊,可惜却认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为主,可惜啊可惜。

    他猛地抬眼,看向殷珏,然后神情森冷的对众弟子道:“合力,杀了他。”

    一瞬间,众弟子齐齐放出宫铃,开始蓄力凝聚出一个巨大的光球。

    想要杀死巅峰境的妖,并且剥离对方的妖丹,除非是几个同等境界的高手一起才能未保万一,他们没有那样的能力,故而只能合力,凝聚出巅峰境实力的一击。

    殷珏面色淡漠,一副根本不将生死放在眼里的模样,如风却是慌了,她察觉到身后擒着自己的人,似乎因为太过得意,有了几分松懈,偷偷唤了小黑。

    小黑接到命令,悄悄从她袖子爬到了肩头,然后再偷偷爬到那人手臂上,瞬间如蛇一般搅住那人的手,岁安在如风手中一瞬展开,她抬起扇子,扔出一记风刃,将那人手斩断,却因为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故而没有注意力道,划到了自己的脸。

    不过她能感觉到只是轻微的皮外擦伤罢了,只是那人手臂上的血溅了很多在她面颊上,使见者都觉十分的触目惊心,好似受伤很重一般。

    “啊~”尖锐彻骨的疼痛使得那人不禁大叫起来,也将众人的目光从殷珏的身上转了过去。

    如风心知不能在此久留一脱身便用传送阵让自己去了殷珏的身边,可兰青河的动作更快,一道灵刃已跟了过去,加之那些弟子凝聚的的光球也是同一时刻发射过来,

    如风扑向殷珏之时,察觉到了杀气,她回身看了一眼,瞳孔缩紧,然后转身,想要运灵力抵挡,她不能让这一击落在殷珏身上。

    下刻,却感觉到腰上多了一双手,将她揽入怀里,他身后一对黑大的翅膀,瞬间将他们包围在其中。

    “砰!”

    “咔!”

    巨大的撞击声并着什么断掉的声音同时响起,如风抬头,只见满眼都是黑色的羽毛和飞溅的血雨。

    她双目呆滞,有血点飘在她脸上,是冰凉的。

    殷珏一对黑翅已经折断,他嘴角划出一抹鲜血,眉宇之间难掩痛色,却是紧紧抱着她不放,从空中往下跌落。

    “岁安!”如风急急扔出手中折扇,折扇一瞬变大数十倍,接住二人,将他们稳妥的放到地面后,又变回了原型,飞在如风身旁。

    殷珏双翅只剩很小的一半载在身上,伤口处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

    如风颤手想要去摸他的翅膀,却又怕弄疼他,只能停在半空中,回身问他,“阿珏,疼吗。”

    问出这句话时,她却在心中补充道:怎么可能不疼呢?折翅如被人折了双手,那疼痛自是不言而喻的。

    “无妨。”殷珏口气仍是轻松,却难掩一丝疼痛感,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倒是师姐,明明答应了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却食言了。”

    她脸上的不过是轻微的皮外伤而已,哪里有他伤的重,他不在乎自己的伤,却反而担心她这点小伤。

    如风嘴巴颤了颤,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对不起,我食言了,是我自不量力,还以为能帮到你,却是害了你。”

    殷珏笑着伸手为她拭泪,“师姐,不要哭,我没事,也不要妄自菲薄,你能留下来帮我,我其实很高兴,只是……”

    他眼神瞬间阴鸷,从地上站起来,声音冰寒,“他们不该伤你。”

    他话音落下,兰青河手中的明心剑,猛地离开了他的双手,飞至空中,一瞬间亮起,如一轮太阳初升,明心二魅灵,从里面飞出,一脸的满足陶醉。

    “啊,这是主人的力量。”

    “我感觉全身都沸腾了起来,想喝血!。”

    两个魅灵的身影都变了颜色,似乎比之前还要大了很多,那些原本后退的群兽都回来了,围在殷珏和如风身边静候待命。

    “一个不留。”殷珏沉声下了命令。

    一瞬之间,群兽四起,魅灵之声癫狂,所过之处,鲜血四溢。

    天心宫这边因为刚刚凝聚灵球,已经耗费了太多的灵力,暂时还没办法能使出别的大招,只能以自身本领去抵抗那些妖兽。

    明心二灵的目标是兰青河,几乎是奔着撕碎他而去的,将他缠的自顾不暇,他自是没空闲管那些弟子。

    如风不顾殷珏阻拦,握着岁安便也冲了过去,天心宫这群卑鄙无耻之人,竟然敢用这种方法伤了殷珏,她也生气了。

    岁安的风力加成,确实助火暴涨,如风五阶境界,却能打出近七阶的威力来。

    局面已是不可控制,兰青河一边应对魅灵,一边急急发出求助信号,殷珏也不拦着他,任由他发出去,来再多的人也救不了他。

    他折断的翅膀伤口处血很快就止住了,然后开始由疼痛变得酥酥麻麻了起来,除了他自己,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翅膀开始再生了。

    澜沧城,很快也被踏平了,兰青河最终死于双灵之下,血肉被吸食干净,剩一副干煸的皮囊挂在白骨之上,被一只飞禽叼起来,挂在了天心宫的旗帜之上,数百天心宫弟子,也是无一幸免。

    如风明澈的双眼染上了血色,她淡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从她离开云赦宫追来澜沧城之时,她便知道要变天了,可她既然选择了站在他身边,双手又且会不沾血?

    是人也好,是妖也罢,即便他与天下为敌,她也会站在他这边,这是她一开始就选择了的路,不会后退,也无退路可言。

    天心宫其他人,很快也来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