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原本以为,殷珏妖力散尽,他们便可将其擒下,谁知他妖力散尽后,修为不仅不跌,竟然反涨,只是这次他所使出来的竟然非妖力,而是灵力。

    也就是说这个少年竟然在成妖后,还能保持修者能力,一时之间让人分不清他究竟是人还是妖。

    是一出生便为妖,还是后天才变成妖的。

    可妖即便披着人皮也还是妖,人更是不可能变成妖,即便身体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变成了非人非妖的模样,依旧不能称之为妖,连妖兽都不会认其为同类,好比楚棋。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妖将自己的妖力妖丹以及生命都给了人,那么那个人便可成为半妖。

    但殷珏显然并非半妖,不然根本驱使不了万兽。

    这真是太诡异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司空郁叡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一时都分辨不出,对方身份了。

    殷珏讽刺的道:“怎么?以天心宫的能耐,还查不清我的身世?”

    司空郁叡沉默,天心宫确实查过他的身份了,而且很好查。

    他是普通人类所生,因天生自带煞气,容易吸引不干净的东西,故而克双亲,从小便沦为孤儿,被亲戚卖给了人伢子,人牙子见他生的好看以为是女孩子,便将其以高价卖到烟花之地。

    后来那青楼老鸨发现他是男孩子后,也不气恼,反而很高兴,然后将他养了下来,原本是想等他长大了做自己的男宠的,可那青楼却在不过三日之类忽然起大火,整个青楼除他外无一幸免,葬身火海。

    他从青楼逃出来后,被一对做生意的夫妇收养,只是这对夫妇本是命中无子命格,从他们决定收养殷珏开始,便注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果然不久那对夫妇家中便落败了,生意上还欠了不少债,被人追的东躲西藏,他们自顾不暇,自然不再多管殷珏。

    之后他成了乞儿,没讨几天饭,又被人牙子发现,撵转卖了几次,同样的,他走到哪里,哪里便晦气,挨他近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那些人死后,怨魂不消,纷纷诅咒他,渐渐的他脸上便生出了一个丑陋的胎记,他也因为这个胎记的缘故,不再被人牙子盯上。

    最后被一个林姓男子收养,但是那男子也不知是不是收养了他的缘故,不久也恶病缠身。不过却未造成生命威胁,之后就是他拜入云赦宫修炼的事了。

    这小子在云赦宫修炼之时,并无什么突出的地方,天赋也是一般般,但如今却是变得这样厉害,说明他一开始就藏拙了。

    既然他是出自云赦宫,那他这一身本事想来都是他的师父教的,最瞒不过的自是他师父。

    待收拾了他,司空郁叡想亲自去云赦宫走一趟,会会那个意归来,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教他化妖之能。

    ——

    如风直接被丢回了云赦宫,怎么被丢回来的她完全没有印象,也是头一次知道,殷珏有这样的本领。

    也是,他早已今非昔比,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殷珏了,就连他为什么变成了妖,如风也是毫不知情。

    “如风?”季恒正好走过来,看到她,吓了一跳,狐疑的看了好几眼,才认出来这满身血迹的好像是如风。

    如风被他唤了一声,瞬间回神,然后猛地就要往外跑。

    季恒赶紧三两下跑过来,拦住她,“唉,你这丫头,你又要去哪?你是不是受伤了!”

    如风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语气慌张的道:“我没事,不是我的血。”

    听了这话,季恒更不可能会放她走了,“不是你的血那是谁的血?你与人打架了?是杀人了还是杀的妖兽?”

    “三师兄,你别拦着我了好吗?”如风忽然回身烦躁的朝他吼了一声,明明是她吼别人,她却反而委屈的哭了,“我得回去,不能留阿珏一个人在那里……”

    “阿珏?”听到有关殷珏的事情,季恒神色猛地的一凝,“你找到阿珏了?他在哪里?他出什么事了?”

    如风咧着嘴,哽咽的道:“他在天心宫。”

    天心宫离这里很远等她赶到,可能都迟了,为什么她还是用不出来二师父教她的千里一现阵呢?如果能用出来就好了,她一瞬间便就能回到他的身边了。

    为什么自己那么废物,一件事也办不好啊?如风张着嘴巴,仰面大哭了起来。

    “天心宫?”风弄寒不知何时来的,听到殷珏在天心宫有些意外,片刻后便又觉得理所当然了。

    “二师兄,你叫我们收拾行李,是不是因为知道了阿珏有难,想让我们去支援他的?”季恒知道,殷珏去天心宫定不是什么好事,加之如风又这个模样,他便猜测事情严重,便误会了风弄寒的用意。

    今日一早,风弄寒便让他们收拾行李,也没说因为什么,只说要带他们去一个地方。

    他没什么好收拾的,所以几下就打包好了包袱,准备去看看惠鸢那边怎么样了的时候,便先看到了如风。

    风弄寒没说话,走到如风身边,手放在她肩膀上,安慰一般的拍了拍,拍了几下后,却是忽然变成了一个横刀,击在她脖子上,将她敲晕了。

    季恒见此一愣,“二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风弄寒没有解释,只是吩咐道:“赶紧去叫上其他人,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啊?可是你敲晕如风做什么?”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她这满身的血污定是与人搏杀所至,她刚刚说殷珏在天心宫,定是殷珏将她从那里传回来的,若是不敲晕她,她定是哭着闹着要去天心宫找殷珏。”

    季恒慌忙道:“如此说殷珏定是遇到了麻烦,我们该去救他才是。”

    “你别傻了,从这里到天心宫需要多少时日你难道不清楚吗?况且我们就算能眨眼之间赶过去,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以卵击石。你也别太小看殷珏,他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