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20.他还没有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季恒蹙眉,有些生气的道:“我们难道就要这样放着他不管吗?”

    风弄寒道:“我首要的责任是不能让你们有事,而不是一时意气,带着你们去赴死。”

    季恒闻言一怔,想起来原本二师兄不是爱管事的性子,一直以来也鲜少与他们有过多的交际,只沉浸于修炼之中,可自从师父出事,大师兄不见以后,他好像肩上瞬间便多了很多的担子。

    其他人似是听到了点声音也赶了过来,看到眼前景象,都十分疑惑,可风弄寒并不给他们多问的时间,直接吩咐他们带上自己的东西和师尊,然后一群人匆匆离开了。

    如风晕过去后,便一直都在做梦,梦中许多场景光怪陆离,她竟然梦到了很久之前去过的万象森罗狱。

    然后看到了很多因生前做了恶而被囚禁在那里,不得投胎的鬼魂。

    转而,她看到了殷珏,他也被锁在了那里,原因是杀了凡人。

    即便也同为万象森罗狱的犯人,其他鬼魂却是不敢招惹他,几乎是看到他都像是吓破了胆子一般屁滚尿流的跑开的。

    她走到他面前,想要伸手去抓他,却被一道劈下来的天雷隔开。

    然后她便看到殷珏生生受了七十二道天雷后,又被人带走了。

    至于带去了哪里,她不知道,因为下刻,她便醒了过来。

    醒来后虽知刚刚所见不过是一场梦,却仍是吓得不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底一片绞痛。

    寒冬时节额头竟然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阿珏……

    她茫然回神一些,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如风慌忙翻身下床,打开门出去,只见外面是一处院子,院中积雪铺了一地,季恒和惠鸢他们有的在扫雪,有的正在整理东西,忙得不可开交。

    听到开门的声音,众人转头朝她看去,见她醒了,伶玉跳过去道:“如风,你醒了?”

    如风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问道:“这里是哪里?”

    伶玉道:“这是二师兄的老家。”

    如风又呆愣愣的问道:“所以是哪里?”

    “这个地方叫羊儿村。”

    “隔天心宫远吗?”

    “这个……”

    “我睡了多久?”

    “就两三天而已。”

    “看来很远,或许已经来不及了。”

    “……”伶玉不说话了,眼神游离,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们都知道了如风之前是去找殷珏了,也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是说来不及去救殷珏了。

    风弄寒走过来,对她道:“如风,要不要去看看师尊,师尊也一起来了。”

    然后如风便被他带着去了意归来所在的房间,房间中炭火很足,一进去,便有一股暖意扑面而来,意归来靠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听到开门声似乎也是当做听不见一般。

    如风往里走了两步,看到他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鼻子就忍不住泛酸了,她跟小舅舅说过,会把阿珏带回来的,可是她没能将他带回来,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大概是因为血脉相连,意归来能感觉到她的到来一般,忽然转头朝她所站的方向看来。

    那一刻她竟然有些想要逃开,因为她怕小舅舅看过来时,只见她一人身影,没看到殷珏会露出失望的神情。

    可事实是,他根本做不出那样的情绪来,即便他有一些意识,即便他没有真的形同行尸走肉,但他还是连责怪她都做不到的。

    如风站在远处,没有走过去他身边,她没有什么脸面面对小舅舅,站了一会儿便转身出去了。

    风弄寒怕她又发疯说要去找殷珏,便赶紧跟了出去。

    但如风却是异常的冷静,然后问他,“二师兄,你可知道外面如今是何光景?”

    风弄寒自然知道她想知道什么,便简单的阐述了一下,“天心宫二宫主被妖所杀,被群兽分食,三宫主身受重伤闭关,据说那大宫主也莫名其妙圆寂了,如今天心宫已形同一盘散沙,被跟他们有仇的仙门趁虚而入,夺走了地盘。”

    “那,那只妖呢?杀死天心宫二宫主的妖如何了?”

    “不知道,有人说他是与司空郁叡同归于尽了,尸骨无存,也有人说他不过是受了重伤,被一群妖兽带走了,妖这种东西,若是妖丹没有被夺,向来是还有复生的机会的吧。”

    如风闻言,安静了下来,不再问了。

    妖或许真的有很多条命,可是殷珏是人并非妖啊。

    看来是真的来不及了。

    天上忽然飘来细碎的雪花,如风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缓缓迈步往外面走去,风弄寒听到脚步声,便也跟了上去。

    如风开口,轻声道:“二师兄,我哪里都不会去的,你不必跟着我。”

    风弄寒闻言,停下了脚步。

    伶玉远远看着,然后跑过去跟在如风身边,如风懒得管她,便让她跟着

    以伶玉的性格,即便如风不让她跟着,她也是不会听的。

    伶玉见她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也不说话,想了想,开口试图安慰的道:“你,你也不用太难过了,其实我觉得殷珏未必会出事,你想啊,他脾气那么臭,人那么凶,怎么可能轻易就会死掉呢?”

    她其实也不太会安慰人,说的乱七八糟的,让她骂人倒是能有理有据,条理清晰,梦喋喋不休骂上它几个时辰不带停息的。

    安慰人的技巧嘛,就很马马虎虎了。

    话落,见如风仍是没什么情绪,伶玉便又破罐子破摔的道:“你要是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大不了我的肩膀借给你靠一靠嘛。”

    如风摇头,“我不想哭。”她心里很难受,可是奇怪的是竟然哭不出来。

    “不想哭就好,其实我还是很怕你会真的哭的,我都没有带手帕,你要是哭了,没法给你擦眼泪。”

    “……”

    “也是不明白,你跟那个殷珏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的,我们不才是最好的朋友吗?”伶玉觉得自己的友谊被背叛了。

    如风忽而道,“他是我的道侣。”

    “道侣?!”伶玉震惊出声,“你你你,你们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师尊知道吗?他可同意了?你们有没有结契纹?”

    契纹?

    如风闻言猛地想起什么,抬起掌心看了一眼,一道水火交缠如双鲤戏水的纹路,静静的躺在她的掌心。

    契纹还在,那说明……

    “他没有死,他还没有死!”她忽而笑了起来,只是明明在笑,眼泪却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