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21.她会找到他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伶玉见她盯着自己的手掌心又哭又笑的,不明所以。便凑头过来看了一眼,除了她掌心的纹路,根本什么都没看到,便奇怪的道:“你在看什么啊?”

    如风的笑容早已僵硬了下来,摩擦着自己的手,焦急的道:“明明刚刚还在的啊,怎么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

    如风猛地转头,焦急的问道:“伶玉你刚刚看到了的吧,我掌心有个契纹,你刚刚看到了没有,它刚刚明明还在的。”

    伶玉:“什么契纹啊,你与殷珏真的结为道侣了?可是你手掌心什么都没有啊,莫不是之前你昏睡的那段时间,做的梦,跟现实记岔了?”

    他们之前与她在天心宫会面时并未听说她和殷珏结为道侣了,之后也没有分开多久,若是真有此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才是。所以她怀疑是如风巅魔了。

    “不,有的……有的……去哪里了?”如风不死心的擦了擦眼睛,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才看不见。

    可等她擦了眼睛,掌心里除了几片正在消融的雪花,还是什么都没有。

    伶玉见她神情很不对,赶紧伸手去拉她,“好了好了,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我们快回去吧,外面好冷啊。”

    如风失魂落魄的站着没动,怎么能没有了就没有了呢?

    契纹一般只有双方同意解契,或者是一方失去了生命迹象,才会消失,她都没有同意解契,殷珏想要单方面解除,是不可以的。

    那便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不是说他不过是受了重伤,被妖兽带走了吗?怎么会死呢?

    这都过去了三日了,如果得到及时治疗,不应该是有所好转吗?

    可若是他没有得到及时救助呢?那群妖兽本就什么都不懂,它们受伤了估计就是自己随便舔舔然后就放着不管了。

    但殷珏不是真的妖,他是人,受伤了需要看大夫的,伤口需要药物治疗……

    那些都是从小到大便自生自灭的妖兽,哪里懂这些啊,说不定还趁他身负重任,将他……

    若是她能一瞬到他身旁就好了,说到底,是她没用,什么都帮不了她。

    她思绪一时混乱,总是忍不住想到很多坏的结果,在恐慌与自责中挣扎不休,忽的喉头一阵腥甜,她差点没忍住喷吐而出,却还是努力将那抹腥甜压了下去。

    天上的雪越下越大,她抬头看一眼,雪花纷纷扬扬落在她脸上,刺骨冰凉。

    她闭上眼睛,觉得今年的冬日,似乎格外的冷。

    忽的,她又猛地睁开眼睛,正色心道:不管是生是死,只要不是魂飞魄散,无论上天入地下黄泉,她都要找到他。

    “如风,雪越来雪大了,我们回去吧。”伶玉小心翼翼的又喊了她一声。

    她怕自己不小心又乱说到什么话,又让这丫头莫名其妙的发疯,只能尽量少说其他。

    “嗯。”如风点头,这次很乖的跟她回去了。

    回去以后她便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变得沉默寡言了,开始醉心于修炼,每日不疲不休,即便是陪在意归来身边时也是沉默的在修炼。

    她修炼时也不避着谁,所以大家也都知道她会阵纹一事了,不过他们对于阵纹一类复杂的东西第一不感兴趣,第二根本看不懂。

    如果风弄寒眼睛能视物,大概会感兴趣吧,可惜,他只能听声辩位和闻味道分析情况以及对灵气有所感知,看不见那些阵纹,不方便学习。

    偶尔如风跑去雪地里用树枝画,他们也会围观,只是明明她从第一笔起,大家就看着画的,等她画完了,众人都纷纷头大,直接忘了她第一笔是怎么画的了。

    如风当着他们的面修炼,也是想着若是他们谁对阵纹有兴趣便直接教他们,当初二师父教她阵纹,并不是让她藏私,而是想将这一类术法传承下去,可惜很多人都觉得阵纹不仅不实用,还很浪费修炼时间,都不愿学。

    可这世上之人千千万,总有如她一般感兴趣的,等她学好了就去收个徒弟,将二师父的衣钵传下去。

    虽说二师父与她断了师徒,但联想到他莫名圆寂之事,如风知道他之所以会想要跟她断,定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也知她与天心宫终究是不能和平相处,好和她断了,让她与天心宫水火不容时,没有心理负担。

    虽然与他认识时间尚短,但是如风很感激他,二师父是她的贵人,既是教了她东西,她便不会让他失望。

    她虽然托二师兄用他能知晓外面之事的办法,打听到了二师父的墓穴所在,但还未去祭拜过他看人家,因为只有等她能用出千里一现阵了,才有脸去他墓前祭拜。

    “她一直这样下去,真的没事吗?”云芸芸见如风每日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在刻苦修炼,怕她累坏自己,便担忧了起来。

    风弄寒道:“不用担心,她不会有事,找点事做,总比什么都不做,只能胡思乱想的好。”

    云芸芸神情忧伤,“唉,这丫头以前多活泼开朗啊,如今却性子大变,也是,谁经历了那么多的事还能一如从前呢。”

    思思在旁边听着,绞紧了手帕,然后便转身走了。

    如风将所有阵纹都修习了一遍后,才停息下来,站在屋檐下将身上的雪拍尽,才回到意归来所在的屋中,一进去,便看到思思正在伺候意归来泡脚,见此,她微微一怔。

    每日定时给小舅舅泡脚,几乎已成为她每日必做的事情之一,因为怕小舅舅长时间活动时间太短了,会导致血脉不通,往后想要再多动,怕是会有影响,故而她才会每日都给他泡脚疏通血脉。

    “我来吧。”如风蹲下身想要接手。

    思思挤开她,“不用,你,你也去泡一会儿吧,我烧的有多的水。”

    如风一愣,“思思,你这是……”

    “我怎么了?我也时师尊的弟子,是他养大我的,我孝敬他一下怎么了?”思思别扭的梗着脖子道。(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