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季恒见此,便道:“为何不直接将它们打散?这厉鬼可是会伤人的,你可不能仁慈。”

    厉鬼再厉害对于而今的他们而言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他相信如风的符箓定有可以直接将它们解决掉的能力,却不明白她为何要心慈手软。她既是接了任务,那便得将这里的鬼祟清理干净,才算完成任务。

    如风道:“这些厉鬼皆为普通人所化,一只还好,如此之多,怨气太重,必须要知道它们化为厉鬼的原因,不然即便解决了,它们怨气难消,时间之久,说不定那些怨气会化为邪物再次作祟。”

    “你说的都对,但我怎么感觉你之所以如此待它们的原因,不单单只是因为这个呢?”季恒觉得,如风如此做法,更多的应该还是怕殷珏的魂魄混在其中,会误伤吧。

    如风一脸正直无私的道:“三师兄,你想太多了。”

    若是殷珏的魂魄真混在其中,她一眼便能认出来,根本不会存在误伤这种情况。

    只是这些普通百姓,或许生前就遭过大罪大苦,死后才会化为厉鬼,她又何必让它们做鬼都要不得善终,魂飞魄散呢?

    况且,若他们真是殷珏之前所致,那她更不应该以强凌弱,再让它们消散得不甘。

    季恒挑了挑眉,不再利用周围植物,直接用灵力化藤,这次终于能困住它们了。然后问如风,“那你打算如何?”

    如风道:“我想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其中会有关于殷珏的线索。”

    季恒知道,如风有能看到别人前事过往的本事,便点了点头道:“那你动手吧,你一个人去看就好,我留在外面控制住它们。”

    如风颔首,而后手中化出一道灵符,贴在最近一个厉鬼身上,念了一句,“清灵轻轻,尔无主心,吾今问尔,莫敢言欺,述情!”

    眼前一瞬腾起烟雾,如风元神出窍进了那厉鬼前事过往的幻境之中。

    也不知是不是该说如风运气好,选中的这厉鬼生前竟还是个官家小姐,身份还不简单,乃是澜沧城城主之女——金瑶瑞。

    这位金瑶瑞小姐从出生到及笄都过的十分的优渥顺遂,可惜却是太过单纯了一些,一日上街游玩,被一个姓万名程的纨绔子看上,被那嘴巴满是摸了密油的纨绔一哄,便与那人私定了终身。

    奈何那万成生性好逸恶劳,不是个好东西,城主可看不上这样的女婿,不同意这门亲事,于是那万程便哄这位小姐与他私奔,想等到把人给生米煮成熟饭了,城主不答应也得答应。

    城主只有一个独女,若他能当了城主的姑爷,他便是这澜沧城下一代城主,往后还有谁敢瞧不起他呢?

    这人向来诡计多端,自是三言两语将那金瑶瑞哄着私奔而去,隔日便要去了她的贞洁,待那金瑶瑞有了身孕,他便带着他去见了城主,威胁城主若是不将下一代城主之位给他,他便不娶那金瑶瑞,让她一辈子被人指责侮辱。

    城主气极,为了掌上明珠,便做了糊涂决定,将城主之位,让给那小人,不久后便郁郁而终。

    那万程得了城主之位,转身便与天心宫接洽上了,天心宫之人让他如何他自是如何。

    澜沧城破前夕,他与人苟且被金瑶瑞发现,不仅不知错,还伙同相好将那金瑶瑞打了一顿,将他们的孩子亲手断送在母体之中。

    金瑶瑞伤心欲绝,对万程更是失望透顶,她的贴身丫鬟,便劝慰她,说那万程对她本就无一丝珍重,她留在此地,不过是徒添伤感,还要被人欺辱罢了,劝她不如将自己的首饰打包,他们主仆二人一起逃跑,去一处世外桃源,过无拘无束的日子。

    那小姐没什么心眼,尤其对贴身的人从不设防,加之又是最最弱之时,被那丫鬟三言两语洗脑成功,连夜收了些值钱的东西,要与她离开。

    丫鬟说为了不引人注意,让她换上自己的丫鬟衣裳先走,她随后就去找她汇合。

    金瑶瑞信之,当真就穿了丫鬟的旧衣裳逃了出去,完全没想过万程一直派人监视囚禁她,她怎会如此轻易便逃了出去。

    没逃多远,便被一群来历不明的混混抢走了身上所有值钱之物,后被拖去凌辱,关在了一个破旧的废弃小酒窖之下。

    第二日澜沧城破之时,她蹲在酒窖中瑟瑟发抖,双眼惊恐的看着从地面夹缝中流进酒窖的鲜血。

    她在酒窖中待了好几日,一直用酒窖中一坛坏了的盐菜充饥。

    待将盐菜食尽,她无食可吃,这才费力出去,却是一出去,便就遇到了那负心人万程,他正与几个穿着斗篷的人在一起,不知从哪里抓了许多的人来,似乎抓得都是整整齐齐的一家子,然后用术法将他们窒息而死。

    她也未能幸免,被万成亲手用湿巾堵住口鼻杀害。

    那些人将他们杀害以后,便将他们的魂魄囚禁于此,而他们的身体,却被别的鬼魂所占,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

    尽管如此,那些人还不肯放过他们,日日折磨它们以及它们的亲人,直至将它们全都逼为怨气不散,便不能轮回投胎的厉鬼才肯罢休。

    偶尔会有新的人被送来,以同样的方式虐杀,下场与他们无二,持续了两年之久。

    后来那些人就再也没来过了,而它们却因无法报仇,怨气难消,日复一日的徘徊在此,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是谁。

    如风神思一动,已是元神归窍。

    她在里面虽然待了许久,但外面不过过去一刻钟的时辰。

    季恒见她回了神,便问道:“怎么样,你看到了什么?有没有关于阿珏的线索?”

    如风摇了摇头,“这些厉鬼生前虽经历过澜沧城之变,但并不是那时候死掉的,而是后来有人为了借尸还魂,将他们活活虐杀至死的。大抵是为了不让冥府干涉此事,后还将他们的魂魄囚禁起来,折磨他们的妻儿亲人,让其积怨化为厉鬼,不得转生。”(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