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季恒拉着控制那厉鬼的藤条,凑过头来看了一眼她手上拿着的暗器,然后问道:“可看出来些什么没有?”

    如风道:“可以看出来,他们很谨慎。”

    季恒:“……”不容易啊,如风终于会跟人开玩笑了,这五年她成熟得都快让人忘了她原本是很古灵精怪,活泼开朗的性格了。

    但其实如风根本没有与他开玩笑,而是很认真的在说此事,她是真的觉得那两人很谨慎啊。

    不过看到他们,倒让如风想起来在金瑶瑞的记忆中,看到的那群戴着斗篷的人了。

    她转头看向季恒身后的厉鬼,也是很巧,唯一剩下的一只竟然就是金瑶瑞。

    如风问季恒,“三师兄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将它暂时收起来,但是不能伤到她?”

    季恒便从储物戒里掏出来一个蓝色的香囊,将金瑶瑞收了进去,然后递到如风面前,“想办法封一下吧。”

    如风便画了两道符贴了上去,贴好后看了看那香囊,总觉得有些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季恒见她盯着自己的香囊看,便赶忙小气的收回去藏起来道:“看什么看?这是惠鸢给我做的,只有那么一个,就算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也是不会给你的。”

    如风才没有稀罕他的香囊,不过听到他说是惠鸢给他的。便也想起来她之所以觉得眼熟,是因为惠鸢做这个香囊的时候,她看到过一眼。

    要是惠鸢知道他用她送给他的香囊来装鬼,怕是会气的追着三师兄满院子打吧,若真如此,到时候她就帮忙拦着些好了,毕竟也是自己让三师兄找东西装它的。

    二人刚离开澜沧城,如风袖子里便忽然闪出一道金光,她伸手将袖中的卷轴拿出来,那是千祟榜处接任务时获得的任务卷轴,上面写着任务的详情以及标价。

    她打开卷轴,见上面浮现出了三个硕大的金色大字——已完成。

    这三个字的意思,便是她接的这个任务完成了,下面还有一排小字,说让他们记得去千祟榜处领取酬劳。

    如风狠狠捏紧卷轴,然后猛地对季恒道:“三师兄你快将金瑶瑞放出来。”

    “什么?”

    “那个厉鬼,快放出来!”

    季恒闻言,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又要他将那厉鬼放出来,但还是照做了。

    刚撕开封符,将那厉鬼放出来,便见她的魂魄已经变得几近透明了,而她手上竟然有个无法愈合的伤口。

    那定是在他们来之前,她被那两个人用灵器伤到的,可他们之前竟然都没有发现。

    如风想要伸手去抓,却是根本抓不住她,便开始慌忙画符,想要稳住金瑶瑞的魂魄,可是根本来不及,她还是消失了。

    如风愣在原地,一瞬怅然若失起来。

    金瑶瑞没了,任务完成了,那么说明其他厉鬼也是已经被那两人杀了,而不是抓走了。

    为什么它们都变成厉鬼了,那些人却还是不肯放过它们?连给他们一个转世轮回的机会都不肯。

    “这……”季恒也愣了好一会儿,虽然他没有进入厉鬼的记忆中,亲眼看到他们是如何被残杀逼迫成为厉鬼的。

    但如风的描述,还是让他心生了悲悯,如今见他们全都魂飞魄散了,也是说不上来的何种滋味。

    原以为至少能保住一个,让它亲眼看着他们是如何帮它们报仇的,可却是连这最后一个都没有救下来。

    惆怅了一会儿,季恒问如风,“那我们现在还要继续找万程吗?”

    “找。”如风斩钉截铁,“那伙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才来灭了这些厉鬼,说明他们之前没来,是因为这任务一直无人接,如今我们接了,他们怕是怕暴露什么才急着来灭了它们的。”

    可惜他们来的也晚了一些,她已经知道了不该知道的。

    “若是不将那伙人揪出来,难保他们不会再用此恶毒的方法,伤害更多无辜之人。

    季恒也很干脆利落的道:“那就找吧,那等负心人确实该死,要是就此放过他,天理何存?”

    澜沧城已破,万程自然不会还在澜沧城中,要找他也不是什么易事,不急在一时,但那么一个嚣张跋扈的纨绔不可能会隐于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必是会在繁华之地享受。

    离澜沧城不远的是长风城,二人便去了长风城。

    大抵因为澜沧城没了的缘故,原本比较潦倒的长风城在这几年时间内飞速发展,如今繁华程度并不亚于昔日的澜沧城。

    二人一进城中,耳边便充斥着各种热闹的喊叫声,有肉包子的香气扑面而来,季恒和坤吾瞬间便凑到了人家的包子铺前。

    奈何一兽一人身上都没有银钱,于是流了一会儿口水后,只能眼巴巴的转头过来看向如风。

    如风瞥了季恒一眼,“三师兄出门没带盘缠?”

    季恒摸着头,不好意思的道:“嘿嘿嘿,出门急忘了带了。”

    其实是根本没有钱,这几年住在羊儿村,虽然衣食住行都是二师兄包的,但他还是也会花钱出去,偶尔去离村不远的小镇子上,见到好东西,总是忍不住给惠鸢买一些。

    而他们又不能在外逗留太久,二师兄不许他们出去赚零花钱,这些年来都是有出无进自然没钱了。

    如风就不一样了,她是经过二师兄首肯出来的,二师兄自然会给她盘缠,她当然有银钱。

    如风便要了六个包子,掏出了六个铜板,但是包子铺的老板却要他们付十二文,说是一文一个包子已经是好两年前的价格了,现在涨价了。

    如风见坤吾和季恒已经一人一兽双手各拿着一个包子左右啃了一口,便只能肉疼的掏出十文,将自己的包子退了一个。

    她拿着包子看了看,不禁想起曾经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递给她两个包子,然后给她记账一钱一个。

    她据理力争,那人蛮不讲理的道:“我的包子,我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若是嫌贵,可以不吃。”

    她正怔怔发呆,忽然感觉被人撞了一下,手心一空,她的包子已经被个孩子抢了。

    那孩子抢了包子便疯狂在人群中逃窜了起来。(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