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29.记不起来也没什么不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小殷珏十分的敏感,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有些异样,瞬间收回了自己的手,低头沉默了下来。

    如风觉得是不是自己刚刚没有掌控好情绪,让他多想了什么,便主动牵起了他的手,解释道:“我刚刚只是有点诧异罢了,你的体质似乎与以前不一样了,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也没有怀疑你的身份,你切莫多想。”

    “……”小殷珏依旧低着头不说话。

    如风温了眉眼,继续道:“你只是忘了自己是谁了而已,这并不代表你不是你,虽然不知道你以后能不能想起来,但师姐会陪着你的,就算想不起来了也没关系,做个孩子也挺好的。”

    至少孩子是不会有太多的烦心事的。

    她虽然摸出来了殷珏的骨龄,但是并不代表她就真的觉得他是转世轮回了,殷珏的性子向来如狡兔,会给自己留几条后路。

    他或许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逆生长,且随着体格变小,也出现了其他问题,比如什么都不记得了之类的。

    但对于他的身份,却是毋庸置疑的。

    小殷珏闻言,眼底的黯淡瞬间便化开了。

    季恒和坤吾没有出来,留在客栈里等着二人,他们这两天都不太想跟着如风他们,跟着干嘛?买的东西又没他们的份,白白跟着跑,徒惹眼馋。

    还不如留在客栈里,好歹这家客栈良心,小二时不时的都会送客人一些点心吃。

    刚吃完点心,便听到隔音不是太好的隔壁房间有两个人在议论。

    一人不知忽然看到了什么,惊叫起来,“哎哎哎,快看,那是不是长兴仙门的轿攆?”

    另一人似是也看了一眼,才回道:“那旗帜上是仙人飞升的标志,当然是长兴门的轿攆啊。”

    “那轿中坐着的是谁?看身段似乎是个女子。”

    “谁知道啊,排场搞得那么大,还神神秘秘的。”

    季恒和坤吾转头便往窗外面望去,果然看到了很是排场的轿攆队伍从街道上浩浩荡荡走过,百姓纷纷如蒙圣临一般,自觉的让到了两边去。

    这可真是世风日下啊,如今修者开始在民间大肆的找存在感,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心思好生修炼了。

    他正在心中感叹,准备回头不再看热闹之时,忽然又听到一阵动静,然后便看到有几个人拦住了轿攆的去路,看他们的模样,好像是来迎接的。

    双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便见那来迎接的几人便走到了轿攆前面,似乎是为了带路。刚走没几步,忽然不知哪里响起一声狗吠之声,下刻,有只小黄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挡在了轿攆队伍前面。

    一人瞬间上前,一脚踢向它,嘴里骂了一声,“哪里来的小畜牲?竟然敢挡了欧阳小姐的道。”

    “嗷呜!”那小黄狗被踢得朝后飞出老远,摔在地上便是一阵呜咽,爬不起来。

    周围的百姓都被对方这凶神恶煞的气势吓得到了,纷纷往后退了两步。

    普通人对于修者都是敬畏的,既尊敬又畏惧,即便再怎么追捧,终究是将他们都当成了杀人不眨眼,还不需要负责任的恐怖存在。

    季恒微微蹙了蹙眉,对于那人这样的做法,显然是很不满的,什么狗屁的长兴门,竟然如此嚣张。

    即便那只是一只小动作,但也是一条小生命,竟然就那么当着众人的面一脚踢飞了,可真是嚣张至极啊。

    他站起身,正准备掠身下去抱那条小黄狗,却又听到有个清清脆脆的女声人声音呵斥道:“万程!你做什么!”

    随即一个十七八岁的长兴门女弟子走朝前面来,瞪着那踢狗的男子。

    万程?!

    季恒有些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刚刚那个丫头唤的是万程吧?

    是如风说的那个万程吗?

    万程回身,陪着笑脸对那走过来的女子道:“小仙子莫慌,我刚刚就是教训了一条拦路的小畜牲罢了。”

    那女弟子似是很看不起眼前的男子,冷哼道:“主子说了,让你莫要生事,记住你的身份,不要惹出些莫须有的乱子,到时候还要我们给你擦屁股。”

    万程连连点头哈腰,“是是是,万某晓得的。”

    客栈楼上,对面房间里的人又开始闲言碎语了起来,“咦,那不是澜沧城城主万程吗?如今怎的与长兴门攀上了关系?”

    另一人狐疑的道:“澜沧城城主?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澜沧城那鬼窝竟然还有人稀罕,跑去当城主?那城中的鬼怪可都听他差遣?”

    “李兄是去年才来的,有所不知,那澜沧城以前可不是什么鬼窝,而是比这长风城还要繁华阔绰的存在,不过可惜后来……”讲到此处那人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惆怅了起来,不再多言了。

    他是澜沧城之人,澜沧城以前受天心宫管辖庇护,日子自是过的舒服惬意的,可惜,澜沧城也是因为天心宫而被毁的,如今说起来难免让人觉得有些唏嘘。

    而那澜沧城城主原本也是唯天心宫马首是瞻的走狗,如今却是投靠到了长兴门门下,不过天心宫如今已经不景气了,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也是人之常情,他倒是没有看不起万程。

    隔壁房间里的季恒已经在二人对话中,确定了这个万程就是如风要找的那个万程。

    只是如今他身边跟着那么多长兴门的弟子,想要抓他,怕是不容易。

    楼下轿攆已经再次浩浩荡荡往前行去。

    季恒思量再三,然后低声对坤吾道:“坤吾,我先跟上他们,看他们要去哪里?你留在房间里等如风回来了告诉她一声,”顿了顿,他看向街上那条被踹在地上好半天都翻腾不起来的小黄狗,又道:“另外,你要是闲着没事儿,便去看看那条小狗伤的如何了。”

    说完,也不给坤吾说话的机会,直接跳窗便走了。

    不过也不能怪他。

    即便他给坤吾说话的机会,坤吾也只懂嗷呜嗷呜的叫,说什么他也听不懂,自然就不需要它同意与否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