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安慰的道:“罢了,不记得便不记得,总会记起来的,不用着急。”

    殷珏抬起眼睛看她,又听到她说道:“只是,你要记住,你便是真正的殷珏,无需害怕什么,顾忌什么,也不要再露出惶恐的模样来。”

    小殷珏闷闷的点了点头,“嗯。”

    他们一开始本来是乘坐灵宠的,但是小殷珏肉体凡胎,承受不住坤吾的跑速,他们便只好改为买了一辆马车赶路。

    当然,买马车的钱是他们离开长风城的时候,城主肖拓为了感谢他们,“盛情难却的硬塞”给他们的,季恒象征性的推拒了一下,便也就收了下来。

    毕竟这些银子对于他们而言,可是巨款啊,正好解了他囊中羞涩的窘迫,感觉瞬间就变成了有钱人,这一趟是来值了的。

    “咔哒咔哒。”马上在官道上缓缓行使着,季恒在赶车,一边赶车还一边忍不住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手中美滋滋的搓着。

    心中盘算待会儿若是经过大点的城镇之类的地方就给惠鸢买点胭脂水粉,头饰布匹之类的回去。

    只是民间有句话,有道是财不外露,他倒好,不仅露了,还露得很是嚣张,于是乎,在马车经过一处密林之时,就被拦住了。

    也不知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一群粗衣大汉,各个手中都拿着家伙,什么扁担,锄头,斧头,弯刀之类的,拦在路中间,看着季恒手中的银锭子眼冒绿光。

    “吁~”季恒急急拉住缰绳,若不是他稍稍用了些灵力,这会儿马怕是已经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撞飞了。

    为首的一个大汉开口,声音浑厚的高声道:“将你们身上所有钱财包括值钱的的东西都交出来,不然今天就别想从这里过去。”

    季恒闻言嘴角一抽,感情他们这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土匪不成?

    还真别说,他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的土匪,不由觉得稀奇起来,这些土匪和话本子里写的似乎有些出入啊,怎么一个个穿着的都是补满补丁的衣服?比起土匪,更像难民啊。

    是因为生意不太景气的原因吗?

    如风听到动静,掀开马车的帘子看了一眼,而后对季恒道:“三师兄,给他们些银子吧。”

    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土匪山贼,而是附近的村民,大抵是因为什么缘故,故而他们被逼的成了匪罢了。

    季恒虽然舍不得,但还是依照如风的意思,给了他们两锭银子,就这些都够他们这群人过上一年了。

    没办法,这些人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寻常人,他们身上的气息都还算干净,虽然不是纯的,但一看就是手上还没沾人血,他们不能对他们动手的。便只能破财免灾。

    谁知他把银子给了他们,这群人也不知是看他给的太痛快,还是见到银子就红了眼,竟然还是不肯放他们过去。

    “你身上不可能才这么点银子,把所有的银子都交出来,马车也留下来。”那个为首的人又开口道。

    季恒皱了皱眉,嘶了一声冷气,然后开口道:“各位大哥,这就不厚道了吧?那些银子足够你们过上一年半载了的吧?”

    “你只能听从我的话,没有违抗的权力,赶紧滴,不然别怪我们手里的家伙不留情面。”

    他说着,微微使了使眼色,他旁边的人便上前去将马车围了起来。

    如风微微蹙眉,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她出来了,殷珏便也跟着走了出来。

    如风一出来便又给了他们两锭银子,道:“即便你们家中有妻儿老小,这些银子也够你们用上好一段时日,若还是不知足,我敢保证你们今日一文钱也别想带走。”

    这些人虽然可怜,但却并没有多值得人同情,打劫的初衷即便再迫不得已,但是为了让自己过的更好,便不留余地的逼死别人,算是没有道德底线了。

    “呵,小姑娘年纪不大,口气却是大得很,我今日……”那为首的人话说到一半,目光忽然扫到殷珏,先是一愣,而后面色一瞬巨变。

    有惊愕有恐惧,更多的似乎是怨气。

    其他人仿佛也是才注意到跟在如风后面的殷珏,纷纷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然后不知是谁先带起的头,那群人纷纷七嘴八舌的惊叫了起来。

    “是他,他竟然还活着!”

    “他怎么又回来了?”

    “他是不是又回来害咱们了?”

    “我们村被他害得还不够惨吗?他又回来是想逼死我们吗?”

    “要不打死他吧,他不死我们就会死。”

    “对,干脆打死他算了,说不定他死了,我们村子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打死他,打死他!”

    那群人说着,各个脸色都变得狰狞了起来,眼睛若淬了毒一般,看着殷珏纷纷拿着家伙靠近马车。

    “你们想干什么?!”季恒疑惑的从马车上跳下来,护在车前。

    如风将殷珏拉到身后,也是一脸的不解,这些人为何在看到殷珏的时候,忽然对他有那么大的敌意,甚至起了杀心?他们认识殷珏?

    “把他交给我们,我们就让你们两个过去。”那群大汉中带头的人又开了口,指着殷珏对季恒道。

    季恒转头看了殷珏一眼,然后问道:“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你们与他有何仇怨?”

    “他哪里是什么孩子,他就是个灾星!”有个大汉猛地上前,愤声吼道:“若不是他,我的娘也不会死,是他害的我家破人亡的,我要打死他!”

    季恒惊得张大了嘴巴,又看了看殷珏,他那么小怎么可能会害死别人的娘,可看这些人的反应又都不似作假的模样。

    莫非殷珏真曾对他们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故而才导致他们这般记恨他?

    如风的眉头又紧了几分,而后回头问殷珏,“阿珏,你可认识他们?”

    殷珏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群对他喊打喊杀的人,开口道:“他们以前经常打我,还要烧死我。”(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