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杨铜惊喜之于,急忙吩咐道:“快,赶紧去通知老爷。”

    不激动是不可能的,他们家老爷笼统就那么一个儿子,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夫人小姐有事,少爷也万万不能出事,他是白府的未来,白府的香火。

    作为白府的老管家,少爷是他看着长大的,也是将白府的未来寄于他身上了的,自然希望他不能有事。

    有丫鬟激动得慌忙往外面跑去。

    白鸣凤转醒过来,见周围围了好些人,他好看的眉头微微一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是因为身子还弱,加上在床上躺了几日,没有活动过,故而身上没什么力气,根本爬不起来。

    一个丫鬟上前,将他扶起来,然后喂他喝了一口水,白鸣凤脸色很是苍白,又因长得太过秀气,如今披散着头发的模样,看起来柔弱得跟一阵风都能把他吹晕回去似的。故而丫鬟的动作都是小心得不能再小心的。

    白鸣凤喝了水,缓了缓,才发现房间中多了三个陌生的人,便疑惑的看向管家,问道:“杨管家这几位是?”

    杨铜连忙恭敬的对他道:“公子,这几位是老爷请来驱邪的仙人,刚刚也是多亏了他们,你才能醒来的。”

    季恒嘴角微微一抽,驱邪的?怎么说的他们跟那些跳大神的神棍似的。

    白鸣凤微微讶异,父亲从来最是忌讳别人在他面前提什么神神鬼鬼的,没想到竟然会主动请来这些人。

    即便不是太清楚情况,但白鸣凤还是很有礼貌的先道了谢,“多谢诸位相救。”

    季恒对他罢了把手,示意他不用客气,然后问道:“方才见你身上有邪气,你可知自己是从哪里沾染的这东西?”

    白鸣凤想了想,便道:“我那日本是恰巧从外面回来,想着三妹妹应该还未息下,便想将给她带回来的礼物给她,走至她院子外,却忽然听到她院中有丫鬟婆妇的尖叫声。进去时,便见她昏倒在地,丫鬟婆子在搀扶她,我本也是想上去帮忙的,却不知为何忽然感觉有一阵冷风从身上刮过,可我在房中又怎会又风。”

    “接着,我便觉得头晕目眩起来,之后就像是被梦魇魇住了一般,身上似有人压着,有些神识在,却是根本动弹不得。”

    季恒听罢,点了点头,心中倒是隐隐能确定,定是鬼祟做的怪了。

    却也没跟他多说什么,他们只是普通人,最好还是少知道一些什么妖魔鬼怪的事情为好,不然整日提心吊胆的活着,怪累的。

    杨铜道:“仙人,您能救我们家公子,那定也是能救我家夫人和小姐的吧,求求您也救救我们家夫人和小姐。”

    说着,忽然跪了下来,周围的丫鬟婆子以及小厮自是也跟着跪下。

    白鸣凤一怔,问道:“母亲和妹妹,还未好吗?”

    杨铜朝他点了点头。

    季恒虚扶一把对方道:“你们赶紧起来,我们可受不起如此大的礼,本就是接了千祟榜的任务而来,便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她们二人我们自是会救的,但是她们情况有些特殊,还得费些功夫。”

    其实,应该也不用费什么功夫,若是能抓到那作祟的鬼魂或者如风愿意直接出手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

    但他能感觉得出来,如风好像有些想要袖手旁观的意思。

    季恒只当她是因为看出来那母女两非是善类,故而想要让她们吃些苦头罢了,最终也还是会出手的。

    杨铜便依着他的手势站了起来。

    其实以他的身份,是根本不用向他们下跪的,修者再厉害,也不过是老爷用钱财请回来做事的,与那些半仙道士的也没什么区别。

    再者,他是白府的管家,白家老爷白景昱乃是从正一品的大臣,连同他这个管家,在京中也是颇受人巴结的,就连这云城的城主看到他,都要跟他打声招呼。

    向这几人下跪,也不过是想要在大公子面前表个忠心罢了。

    如风始终淡淡的站在一边,没有多说什么话,白鸣凤的目光忽然看到她,微微怔了一下。

    这位姑娘……竟与父亲书房中那画轴上的女子有七八分像。

    如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却是头也未转一下,当做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殷珏却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意思很明显,不让他盯着自己的师姐看。

    白鸣凤迎上殷珏的目光,微微愕然了一下,便对他歉意的笑了笑,是他唐突了,不该如此直白的盯着人家姑娘看的。

    杨管家像是忽然才想来什么一般,与季恒道:“嗐,看我这记性,几位仙人来了许久,还未招待诸位喝杯清茶,诸位舟车劳顿,来到此地定也是累坏了的。”

    季恒心中知道,他哪里是真忘了啊,不过是怕他们也跟他们之前请的道士一般,是装神弄鬼胡诌骗人的,故而虽表面对他们客客气气,实际上却并没有将他们当回事。

    如今见着他们有些真本事了,这才巴巴的想着讨好。

    不过他也不说,只当对方是真的忘了。

    正说着,门外忽然有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如风转了转眼,便看到一个年过半百,长相儒雅的男子在几个小厮的簇拥下,往这边而来。

    她目光微微动了动,唇抿紧了一些,却是在对方顺着她的打量,投来眼神之时,移开了目光。

    白景昱见到门口站着的小姑娘,也是愣了一下,然后神情恍惚了起来,他不由停下了脚步来,呆呆的看着那姑娘的侧脸,目中闪过各种情绪,最终却归于平静。

    他一步步的朝她走过去,倒是忘了自己来此的初衷了。

    站在如风面前,他动了动唇,还没来得及同她说什么,便忽然听到管家的声音,“老爷来了!”

    白景昱一怔,将目光从如风身上转开,然后看向屋中,靠在穿床上,面色苍白的白鸣凤,然后越过如风往里走去。

    如风始终淡漠的低垂着眼睛,却在白景昱的身影从她身旁越过去时,睫毛微微动了动。(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