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60.白家早已没有她的位置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白景昱,当今朝堂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百官之首,白丞相。

    她的爹。

    呵,她自嘲一笑,什么她的爹?人家心里怕是根本没有她这个早已遗弃了的女儿。

    从前她为长,白明珠排行二,如今,白掌珠排行三,白鸣凤行二,白明珠便当是行一了。

    哪里还有她白槿的位置?

    白家的公子小姐都是人中凤,掌上珠,而白槿不过是一个不该出生,或更该一出生便妖折的存在,故而名为槿。

    听名字谁会觉得她跟她们是一家的孩子?

    “凤儿。”白景昱一声凤儿出口,声音都有些哽塞起来,终于醒过来一个了,看来天不亡他们白家,“你终于醒了,可感觉身体有何不适之处?”

    白鸣凤见到他,脸上勉强扯起一丝宽慰的笑意,声音温和的道:“我无碍了,孩儿不孝,让爹挂心了。”

    白景昱难掩欣喜的连道:“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听杨管家说,还是多亏了几位仙人,我才能平安醒来。”白鸣凤转头看向季恒他们道。

    白景昱这才有空好好打量季恒他们,虚虚的拱手道:“多谢几位仙者救我孩儿。”

    他其实是不愿来见这些人的,不过听说白鸣凤被他们救醒了,这才会来此一躺。

    季恒赶紧与对方虚以委蛇,“白老爷不必如此多礼,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杨铜很有眼力见,看出来老爷并不是很想应付这些人,便赶紧过来道:“我先带几位仙人下去用膳休息,后面的事等几位仙人休息好了再谈。”

    季恒也不是很想跟这种民间古板又爱摆架子的官家人多打交道,便顺着他的意思,带着如风与殷珏与杨铜去了。

    白景昱目光看向如风走远的背影,眼底又有什么情绪匆匆划过,却又很快被掩饰好。

    “爹,那位姑娘,你可认识?”冷不防的,白鸣凤忽然问了他那么一句。

    白景昱一怔,然后不动声色的反问道:“凤儿为何有此一问。”

    白鸣凤也不隐瞒,“我在爹房中,看到过一副画像,那画像上的女子,与刚刚那位姑娘颇为相似。”

    白景昱沉默了一瞬,凤儿也觉得她们很像吗?

    白鸣凤见他不说话,心中便有了些猜测。

    他娘自出事后,口中便一直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她心中似是对那人抱有非常深的执念,而爹又从不允许娘入他书房中,或许,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他并不知道的事情。

    白景昱却是避而不答,只道:“你好生休息,莫要多想。”

    白鸣凤见他不愿说,也不再多追问,点点头。

    一出白鸣凤的院子,季恒见如风的面色还是很不好,便干脆传音入密询问她:如风,你到底怎么了?你认识这白府中的人吗?

    如风回答得很快:不认识。

    季恒:那你为何好像很不喜欢他们的样子?

    如风:三师兄喜欢这家人?

    季恒:……不喜欢。

    如风不言。

    季恒沉默了一下又道:你若是不喜欢他们,不愿做这单任务,我们可以找个由头推了。

    如风:三师兄不想存钱娶惠鸢了?

    季恒:那倒不是,只是不想你不开心。

    总不好为了让他挣点老婆本,委屈了如风。

    如风一怔,而后道:我没有不开心,既然已经接了任务,那便没有退掉的道理。

    季恒:你没事?

    如风:嗯。

    季恒才不相信她真的没事,但是她不愿意多说,他也就不多问了。

    如风向来有自己的主见,她既是还愿意做这单任务,便会与他好好完成。

    随着那管家去用了膳后,季恒又让他带着他们在白府中转转。

    既然他们从京城的宅子躲到了这里来,那邪祟都未放过他们,而追至此处,想来怕是与这白府中的人有什么仇。

    可让季恒想不明白的是,为何那些丫鬟小厮都是直接被杀害了,而白夫人和白公子以及白小姐却只是疯的疯,病的病,而没有直接要他们命呢?

    莫不是那邪祟忽然心软了不成,还是想要留着他们的命慢慢折磨?

    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便等着将宅子逛了一圈儿确定没什么问题,便与管家说了鬼祟只有晚上才会出来,他们只得晚上再看看后,就回了管家给他们安排的住处。

    关起了门,屋中只剩他们自己的人后,季恒便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

    如风喝了一杯茶,端着微微抿了一口,才道:“或许那些人并没有直接死,不过是也疯癫了以后,白家怕他们在府中乱吼乱叫些什么,有所影响,故而将他们处理掉了吧。”

    毕竟,白家人可是很看重声誉得很的,不过因为孩子的一句没有得到证实的话,都能将白家夫人逼死。又还有什么是他们干不出来的呢?

    别人的性命于他们,从来都不过是低微如草芥而已。

    “什么?”季恒不可置信,“怎,怎么会这样?”如此说来,那白夫人也不过是仗着是夫人身份才没事的吧?

    不过白老爷却还是将她移至了此处,想来这白家是真的很看重声誉什么的虚物。

    如风淡淡道:“我也只是猜测罢了。”

    季恒撑着下巴,歪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觉得你这猜测很有可能。”

    如风:“……”

    季恒又自顾自的道:“唉,没想到这白府中竟然有那么多龌龊之事,早知道我就接个别的任务了,怎么那么倒霉就接了这家人的?若那作祟的邪物是被他们害死的无辜之人回来寻仇的,我都不知道该帮谁了。”

    如风调侃他,“三师兄之前不还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吗,如今为何却为难了起来?”

    “说是那么说,可我也不想因为点身外之物,昧着良心助纣为虐啊。”这世上,人不全都都是好人,相对的,妖魔鬼怪也不一定都是坏的。

    即便斩妖除魔乃他们修者本分,可他也不想错杀好的妖邪之物,而放过恶人,任他们逍遥自在,继续作恶多端。

    在他的观念里,恶人就该有恶报才叫天道好轮回。(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