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白明珠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像是这时候才察觉到自己身上有多么脏污不堪。

    她且能以这副狼狈的模样去见白槿,那不是给她笑话自己的机会吗?

    最终她还是按耐下心中的急躁与丫鬟去换洗去了。

    等她换洗出来,却听说白槿他们上街了,她想要追出去,却被白景昱忽然叫去书房谈话了。

    一过去,白景昱便开门见山的问道:“听说你找那位姑娘的麻烦了?”

    白明珠闻言,因为对他没有去看望母亲的失望而努力克制的怒气一瞬间便憋不住了,她本也不是按耐得住性子的人,当下便阴阳怪气起来,“父亲倒是关心她的很,我母亲被吓成了那般模样,父亲不去关心,导致连下人也敢轻慢了她去,却有闲心来操心别人的事。”

    白景昱道:“我唤你过来不是为了说这件事,你母亲的事稍后再议。”

    最后一句话,直接就将白明珠心中的怒火烧的更加旺盛了起来,冷笑道:“呵,我母亲都那样了,您觉得不算什么事?却不过因为我说了白槿几句,你便将我叫来?怎么,父亲是还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吗?”

    “放肆。”白景昱平静的面色一瞬间暴起,拍桌而起,“你平日里的那些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有你这么跟自己爹说话的吗?”

    “规矩?从小到大父亲可曾真的关心过我的事?这时候才跟我提规矩是不是太晚了一些?”白明珠也吼了起来,一边吼眼泪却一边往下掉。

    她内心是拒绝在人面前示弱的,但心中的委屈,却叫她无论如何也没法止住。

    从小到大,人人都以为她白明珠比之白槿更受白景昱的喜爱,但又有谁知道,他在外人面前展现出来的那些对她的宠爱,不过是做样子给别人看而已?

    她若是病了,父亲会给她送很多昂贵的补药,稀奇的玩意儿,请最好的大夫,让她看起来像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父亲却是以公务繁忙为由,都不会去看她一眼。

    可若是白槿生病了,他虽是什么都不会送过去,但却会偷偷去看她,暗中给小丫鬟银钱,让她找大夫给白槿看病,还要将状况汇报与他,只是不让任何人知道罢了。

    这些外人也确实不知,白明珠曾经还只当父亲只疼她一个女儿,即便那时候她母亲只是个妾,她不过为庶女,她也没觉得自己比嫡出的白槿低了去。

    直到她偶尔一次去找白槿,想要跟她炫耀父亲又送了自己多稀罕的玩意儿时,看到父亲坐在她床边,轻柔抚摸着她安睡的脸庞,她才知道,其实在父亲心中,白槿才是他最喜爱的女儿。

    说不定他心中认的也只有白槿一人。

    所以她才会即便在外人面前什么都有了,却还是要与白槿争,要与她一较高下。

    白景昱一怔,坐了回去,头疼的道:“你母亲的事情我在想办法了,你莫要再去找那姑娘的麻烦。”

    白明珠冷笑连连,“呵,父亲也是认出她了吧,做什么这般一口一个那姑娘,难道您不打算让她认祖归宗吗?我母亲如今疯了,祖母也早已不在人世,即便你认回了她,也没人再会对她不利了,不是吗?”

    白景昱听了这话。眉头便皱了起来,“怎么?你怀疑你母亲变成如今这样是为父动的手。”

    白明珠其实并没有那么怀疑过,但这时候正是气头上,神智有些不清,无心也会变成有心,开口硬邦邦的质问,“难道不是吗?”

    白景昱只觉一瞬间气血上涌,“孽女,你当我是什么人?”说话间站起身,抬起手,在掌心离她的脸半尺不到的距离,却又生生停住了。

    “滚,给我滚出去。”白景昱哆嗦着手,被气的不轻,指着门的方向喝道。

    白明珠昂着头,直接便转身离开了。

    出了门,眼泪却是流得更厉害了,身边的丫鬟都噤若寒蝉,不敢有人说什么,也都低着头,假装看不到她脸上的泪痕。

    白家父女二人的争吵,刚去外面觅食回来的三人并不知晓。

    三人刚进门,便就看到了白鸣凤,得知他们出去了后,他便就一直等在此处了。

    见到人回来了,便赶紧迎上去,不住的表示怠慢不周,还代白明珠给如风道了好一会儿的歉后,才道:“还请如风姑娘不要介怀我长姐的冒犯,她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大抵是因为嫁了人后,因与婆家之间偶有嫌隙的原因,心中不满,却无法宣泄,久而久之脾气才会这般暴躁的。”

    如风闻言,心中默道,白明珠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倒是也有意外,白明珠竟然嫁人了?

    她的装扮并不作妇人打扮,故而如风之前并未看出来。

    不过想想也是,普通人家,姑娘及笄前便就会相看好人家,待及笄后就会出嫁了,她自己都老大不小了,白明珠若是也在及笄后嫁了人家,如今孩子估计都开始读四书五经了。

    如风开口,淡淡道:“倒也无碍。”

    总归,白明珠又没咬她一块肉,除了烦人了些外,并没有在她这里讨着什么好就是了。

    “多谢如风姑娘肯原谅家姐,如风姑娘如此宽宏大量,倒叫在下甚是无颜得很。”

    如风瞥他一眼,白明珠烦的人,他无颜什么?

    不过她也懒得多问,正待继续往里走,便见白明珠那个烦人精又来了。

    她都不禁怀疑,这白鸣凤是不是特意在这里帮她望风的,怎么他们刚回来,白明珠就知道了?

    白鸣凤对上她怀疑的眼神,知道她可能多想了,哭笑不得的低声道:“我并未与长姐通过气儿。”

    如风闻言,便从他身上收回了眼神,看着远远走来的白明珠,这丫头又想干嘛?

    白鸣凤看到白明珠就忍不住头疼。

    他好不容易才让如风姑娘不介怀她之前的无礼,她若是再闹上一番,他都要没脸再来求人帮忙了。

    他心中暗自叹气,长姐自从嫁到了沈家,因为几年无所出而被冷待后,性子便越发无理取闹了许多。(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