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白明珠脸上的讽刺更甚,“人啊,都是会变的,当他们有了野心有了别的追求时,便不会满足于现状,待他们将要的都拿到了手里,回头发现失去了原先拥有的东西,又会惦念起那些旧的东西来。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自私之人罢了。”

    白鸣凤诧异的看着她,不是因为她说的话中内容而是因为她竟有这般领悟。

    长姐给人的印象,从来都是张扬跋扈,以自我为中心的,从不顾忌他人感受,只要自己舒服了就好的。

    可她能有此种领悟,便当说明她应不真的是那样的人才对。

    “你不用去求他。我去想办法,你只需要想办法多留住白槿几日。”话落,她转身便往外走。

    白鸣凤看着她的背影,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蹙眉喊住她,“长姐,你要如何想办法?”

    白明珠看着前方没有回头,“我的嫁妆加上所有首饰足够换来万两黄金。”

    即便那些嫁妆早已被沈家老太太扣去花得所剩无几,为了救母亲,她也要一分不少的讨要回来。

    即便母亲确实如白槿口中所说,非是善人,却是这世上唯一真正疼她到骨子里的人。

    ……

    季恒跟在如风身后,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心情不是太好。

    如风似乎每次与白家人说完话后都会心情很差,结合之前白明珠所透漏的一点信息,他便大胆的猜测,这白家人或许是如风的仇家。

    不过原来如风原先姓白的吗?

    以前竟是从未听说过。

    他想了想,开口道:“如风,要是你实在不喜这白家,不若你先到外面找个客栈住下,这里的事情交给我。”

    不过就是小小邪祟而已,他还是能对付的。

    如风没有否定他说她不喜欢白家人这点,只道:“在这里可以白吃白住,我为何要去外面花那冤枉钱。”

    季恒听她那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白明珠这一走,便是好几日都不曾来烦过人,如风倒是并没有将她的事情放在眼里,与季恒夜夜蹲那漏网的邪祟。

    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了他们在此的原因,那剩下的邪祟迟迟都没有出现。

    如风没什么耐心等了,将之前抓的那几只放出来逼供,让他们说出剩下的邪祟在何处。

    那几只鬼也是硬气得很,无论如风如何逼供它们也不说,毕竟剩下的同伴是它们最后的希望了,要是它能成,它们才能真正成为鬼,换来轮生。

    如风将它们的记忆都检查了一遍也毫无线索后,便就不逼他们了。

    季恒猜测,“剩下的,会不会是在白府原来的府邸里?”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于是如风第二日便提出要去白家在京城的老宅看看的要求,而季恒则是留在这里继续坐镇观察。

    以免那邪祟趁他们都离开之际,趁机兴风作浪。

    殷珏自是跟随她,白鸣凤也跟去了京城,白景昱自那日与如风他们见过一面后,便不曾再出现在他们面前过。

    也不知白鸣凤是不是因为知道了如风真正的身份的原因,一路上都对她颇有些关注和照料。

    即便如风之前向白明珠提出需得黄金万两才肯救他母亲这等强人所难的要求,他也不曾因此责怪过她什么,也没有因为如风对他的态度尚算和善,而提出过请她救人的要求。

    总之,就是一副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

    又花了两日的时间到了京城,众人到了白府老宅时,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殷珏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了,她将他放在白鸣凤安排的房间里,让坤吾守着他。

    自己却并没有因为两日马不停蹄的赶路,而想着先歇息片刻再巡视,而是直接在这府邸中检查起来。

    她一个姑娘家都不矫情,白鸣凤虽是身体有所不适,却也撑着不去休息,而是坚持陪她一起。

    他要跟着,如风也懒得拦,随他去。

    白府老宅十几年来,不过是有所翻新过,大体的格局却并没有改变过。

    白鸣凤一直暗中观察如风的动向,见她并不需要他的指引,便能识路,神色微动,看来长姐说的都是实话,这位如风姑娘,也是他们白家的人。

    经过一处院子时,如风却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却是并没有进去过。

    白鸣凤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地方,那是自他懂事起,母亲便严禁他去的地方,说那个地方不干净,他儿时好奇进去看过。

    那院中种满了玉兰花,他进去待了好一会儿没出来,也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当时并不明白母亲所说的不干净为何。

    但因为见过那院子没什么特别的,他后来也就再没有进去过了。

    府中之人寻常也不会进去,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如今是何模样了。

    “如风姑娘。”他开口唤住如风。

    如风回头看他。

    他微微勾唇,笑看着她问,“要不要进里面去看看?”

    如风道:“不用了,那里面没问题。”

    白鸣凤见此,便没有再强求,只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了一句,“如今正直迎春之季,里面的玉兰花应是都开了。”

    如风眼皮动了一下,却是未发一言,转身往别处而去。

    白鸣凤看着她走远的身影,眼神黯了黯,看来,那件事在她心中留下了并不好抹去的痕迹。

    他在心中暗自叹了口气,随后跟上她。

    只是还没走多远,便忽然觉得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缠绕住了。

    他走不动,低头看了一眼,便看到脚上多了一只骨节和指甲都十分修长的手,饶是他再沉稳,这时也被吓得不轻,差点惊呼出声。

    之所以是差点,是因为他的嘴在他还未发出任何声音之际,便被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他惊悚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渐走渐远的如风背影。

    想要求救,但是却发不出声来,他想挣扎,浑身却像是得了梦魇症一般,脑子清醒,身体却是动弹不得。

    又有一只手缠上了他的脖子,然后渐渐收紧。

    他瞬间便觉窒息感传来,眼前渐渐被浓雾淹没,他已看不见如风了。

    是什么东西?

    他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恐怖的东西?

    他要死了吗?(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