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303章 恐怕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死人吧!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可目光所及之处却是一张张极其陌生的脸。

    那盯着她的视线也是一瞬间的就消失不见了,她并不知晓方才到底是谁在看她。

    小丫头微咬了一下唇,脑海里仔细的回想着原文中对男主燕铖的描写。

    【少年的目光锋利如刀,脸上的轮廓菱角分明,鼻梁高挺,狭长的眼尾吓有一颗泪痣,肤色有种病态的冷白,一双妖冶狭长的凤眸染着阴暗的锋芒,薄唇弧线紧绷】

    小丫头看着那一群人从一旁的宫道上走过,她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

    在原文中男主燕铖为了报仇雪恨,好不容易隐藏身份混进了派遣回京城的一支少年兵当中。

    要说前期的时候作者将男主刻画的是真的惨,没有半点的主角光环。

    原本读者以为男主开场被灭国已经够憋屈的了,可没有想到还有更憋屈。

    起初男主混入军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亲手砍了那大暴君夜姬尧的脑袋,为他的西冥百姓报仇雪恨,哪怕代价是与他同归于尽。

    但是要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小兵,要见那一国之主谈何容易。

    在军营中整整半载,别说见大暴君一面都没有见着,还被军营中的其他人整日欺负。

    在军营中的那几年男主燕铖可所谓是过的一个惨兮兮。

    如果说一开始被大暴君灭国是男主性格转变的导火索,那么在军营里被人整日欺负的那几年里,是导致男主最终走向黑化的关键因素。

    不过毕竟是男频爽文,爽文里的行规铁则虐渣打脸可丢不得。

    虽然前期的时候后妈作者把男主虐的一塌糊涂,气的让人恨不得寄一车的刀片。

    但是到了后期作者后妈变亲妈,终是给男主加上了丢失已久的主角光环,让男主一路牛逼开挂打脸,看的简直就是让读者爽翻天了。

    当他的主角值觉醒后,他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成了军中最德高望重的军师,后期直接一跃成了权倾朝野的大司马,深受大暴君重用。

    不过虽然他成了位高权重的大司马,但是他可一直没有忘记那被灭国的仇恨,暗中收拢自己的权势,最终机会来临,带兵一举攻城,终是砍了那大暴君夜姬尧的脑袋,坐上了皇位。

    其实《燕皇令》之所以在众多的男频爽文里脱颖而出,并不是取决于它的剧情爽点和伏笔,而是他那男主鲜明的人设。

    在很多的男频爽文后期,当主角的爽点达到一个临界点时,有很多的作者都会开始安插很多条的感情线,就是俗称的男频种马文。

    但是《燕皇令》是个例外,因为全文男主没有丝毫的感情线,他够狠够绝够冷血无情,当真是活脱脱的杀人不眨眼。

    他每一个时期的目标都很明确,并且矛盾冲突点多,能够强烈的引起读者的共鸣。

    小丫头又回想起了自己先前做的那个梦,梦到了北冥都城被攻破,百姓流离失所,战火纷飞。

    虽说那原文中燕铖是男主,凭她的一己之力挽救不了北冥最后被男主燕铖灭国的惨剧。

    但是哪怕机会再渺小,她总归可以试一试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毕竟现在哪怕男主心中有恨,他现在也只还是个13岁的少年罢了,他还没有彻底的黑化成一个冰冷的没有丝毫人类感情的杀戮机器。

    小丫头捏了捏拳头,心里头又坚定了些,收回了视线,继续往前走。

    刚抬起头,正好瞧见了朝着她走来的少年。

    “六哥哥。”

    小丫头唤了他一声,声音颇有几分的意外,没想到如此巧的和六哥哥遇上了。

    “六哥哥,好巧呀,你怎么也在这里呀?”

    夜霆晟看了小丫头一眼,“刚去了趟藏书阁。”

    他说完,小丫头果真是看着他手里拿着一本书。

    “哦……”

    小丫头轻应了声,又问:“六哥哥,你这几天很忙吗?”

    “嗯?”

    听言,少年望着面前的小丫头时,面露出了几丝的不解,“为什么要这么问?”

    “没什么,七七就问一下。”

    小丫头的小脸有些委屈。

    她前几天生病了,难道六哥哥都不知道吗?

    明明他受伤的时候,她还给他送药来着呢。

    他一点都不知道关心她,就连二哥哥昨天都来看她了。

    小丫头故意说道:“七七前几天生病了,一直都没有出门。”

    “那你现在病好了吗?”

    小丫头点了点头:“现在好了。”

    少年听着小丫头这有些幽怨的语气,后知后觉才听出来她这话中的意思。

    她似乎是在埋怨他没有在她生病的时候去看她。

    他伸手摸了了一下小丫头的脑袋,没说话。

    其实他去看过她了,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

    夜霆晟:“那七七现在是准备去哪?”

    “去御书房。”

    她打算是跟父皇爹爹一起吃饭的。

    少年的眼神暗了暗,最终开口道:“那就一起吧,正好我也许久没去拜见父皇了。”

    两人一同走到了御书房门口,就见此刻那门外正站了一群身穿着青衣的护卫。

    刚准备进去时,就见里头出来了抬着担架的两个青衣侍卫。

    那担架上盖着白布,似乎是躺着一个人。

    小丫头将目光朝那看时,突然的一阵风吹来,将那白布给掀开了一半,一张惨白的少年的脸正好映入了小丫头的眼前。

    “啊——”

    虽然心里头早有准备,但是小丫头还是被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喊了一声,下意识的抱住了身旁的少年。

    抬着尸体的护卫见白布不仅被风吹的掀开了,而且还把七公主吓到了,急忙的将尸体用白布盖好。

    站在一旁的少年任由小丫头紧紧的抱着自己。

    他的目光始终都紧盯着那被抬下去的少年尸体,眼眸如墨一般的深沉。

    直到彻底的看不见,他才缓缓的收回了视线,将目光落在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被吓得的小丫头身上。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眼中弥漫着几丝的冷意。

    这丫头如此的娇气,恐怕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死人吧!

    “听说那个就是西冥太子的尸体。”

    ——

    啊啊啊!卡死我了,终于写顺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