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317章 阉人是什么意思呀?七七只知道鲛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小丫头被男人抱在怀里,小小的身子有些僵硬不太像话。

    她抬起小脑袋,望着男人那刚毅的下巴,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突然的开口问他:“你……你是皇叔府上的侍卫吗?”

    小丫头无意间伸手捏紧他身上的衣服,越发的觉得以这个人的穿着,不太可能是侍卫呀。

    这话刚问完,抱着她的男人就突然的停下了脚步。

    司冥炎低头,神情晦涩的瞧着怀里的某个小丫头。

    他的眼神幽暗森寒,小丫头光是和他对视着,心里头就升起了一股子惧意。

    尤其她还注意到面前这人突然的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见一旁有一个偌大的池塘,她觉得他下一秒能直接将她扔出去似的。

    “咕噜——”

    小丫头控制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

    “呵”

    过了好一会儿,就听见他突然的轻笑了一声,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在小丫头那期待又恐惧的眼神,他薄唇轻启道:“不是。”

    他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本来小丫头还想问他是谁的,但是瞧着男人那有些阴沉吓人的面色,她硬是没敢问出去。

    男人直接将她给抱进了马车了,当小丫头看着那马车不是她的那辆时,她下意识的想要挣扎。

    司冥言瞧着某丫头那番挣扎的动作,眼眸中隐隐的闪过了几丝的不悦:“公主殿下这是作何?”

    叶七七:“我自己有马车的。”

    她才不想和这个看起来阴晴不定的陌生男人坐一辆马车呢!

    小丫头一脸警惕的瞧着他,那模样就像是怕他将她卖了似的。

    “不需要你送。”小丫头语气有些赌气似的说道。

    这话说完过后,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又道:“而且父皇爹爹说了,不可以坐陌生人的马车的。”

    司冥言瞧着面前的小丫头,这小丫头人不倒是不大,这戒心倒是还挺大的,竟然还知道把陛下的名头搬过来警告他。

    他眸子微闪了一下,冷声道:“不是送,正好顺路而已。”

    “顺路?”

    叶七七不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眼,她可是要回皇宫的。

    哪里顺路了?

    “禀督主,可以出发了。”

    马车外头传来了小厮的声音。

    司冥夜听言便轻应了一声:“嗯。”

    督主?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的便将他放下了。

    小丫头听着先是愣了一下,虽然想到他不是侍卫,但没想到他居然还是在皇宫里当官的。

    但被人称为督主的,她现在只想到了一个人——东厂督主九千岁。

    原文中勾结逆臣,无恶不作,深受百姓痛恨的大官宦九千岁司冥炎。

    小丫头下意识的咬了咬牙,他……不会就是那个九千岁司冥炎吧。

    司冥炎瞧着小丫头睁大眼睛的看着他,似乎是想有什么话对他说。

    “公主似乎是有什么话对微臣说。”

    小丫头一听他的自称,回想起刚刚他九王府自称属下,而现在又自称微臣。

    她觉得他是大宦官司冥炎的身份也八九不离十了。

    “没……什么。”

    小丫头连忙的移开视线,虽然心里头害怕极了。

    但是她想着她可是七公主,父皇爹爹的亲闺女,哪怕这个大宦官再无恶不作,他也定然的不太敢伤她的。

    可她不理解的事,九皇叔为什么会和这个大宦官接触。

    小丫头前一秒移开目光,后一秒又忍不住的看了他一眼。

    男人单手撑着脑袋,俊美的毫无瑕疵的脸上朗目深邃如墨。

    小丫头心想着长的那么帅气的男人,居然是个太监,好可惜呀。

    司冥炎望着小丫头瞧着自己的那带着几分怜惜,他眼眸不由的暗了几分。

    随后,他突然的伸手勾起了她的小下巴,那冰冷的指腹毫无温度可言,目光犹如毒舌一般紧盯着她冷笑道:“公主你这是什么表情?莫不是瞧不起我这阉人?”

    小丫头对上他那泛着冷光的眸子,心里猛地停了一拍。

    完了,她差点忘了。

    这个大宦官司冥炎心思缜密,对自己变成太监一事一直是他内心深处的一根利刺。

    少年时被人强行的送进宫当了太监,此后受了不少白眼和凌辱,于是乎立誓要一步登天,成为那人上人。

    待他成了那位高权重的东厂督主后,杀尽了先前欺他辱他者。

    还有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他露出半分同情的神色。

    小丫头意识到不妥之处,连忙抬起小脑袋,故作镇定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啊?没……有呀?”

    司冥炎神色冰冷的盯着小丫头那困惑的小脸,眸色多了几分探究,似乎是在她话中的真假。

    起初他还是一脸的平静,但下一秒待他听了小丫头突然说出的话时,竟让他阴沉冰冷的脸色出现了几丝的龟裂。

    小丫头:“不过……阉人是什么意思呀?七七只知道鲛人……”

    “……”

    闻言,司冥炎一时语塞,他盯着小丫头那一脸困惑的小表情,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目光冰冷的瞧着面前的小丫头,他记得这小丫头现在貌似才不过六岁罢了。

    到底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他眼眸暗了下来,过后好一会儿,他终是收回了那阴沉的目光。

    “没什么意思。”

    “哦……”

    小丫头轻应了一声,望着他收回了视线,心里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好……好险呀!

    换作平时小丫头坐马车都会冷不住的打瞌睡,但是这会儿她硬是吓得不太敢睡。

    小小的身子正襟危坐的坐着,就跟个小大人似的。

    一旁的司冥夜淡淡的瞥了对面的小丫头一眼,此时马车刚好行驶到了城中心。

    街道两边大大小小的商铺热闹非凡。

    司冥炎往外看了一眼,正巧瞧见了买糖葫芦的小贩。

    “卖糖葫芦~糖葫芦~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小丫头听着外头糖葫芦商贩的声音,遵循着本能的往外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舔了一下唇。

    唔,她有点想吃糖葫芦了……

    “停车!”

    司冥炎突然的开头对着外头的马夫道。

    然后,马车立马稳稳的停了下来。

    见马车突然停下,小丫头回过头,不解的看了他一眼。(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