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327章 一家人就可以整整齐齐的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夜墨寒垂眼,看着半跪在他面前的司冥炎替他包扎好,正打算收回脚,却见面前的人突然的俯下身,一吻落在了他被缠了几圈白布的脚踝上。

    他原本清冷的眸子猛地瞪大了几分,一脸震惊的瞧着做出这番举动的男人。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他直接一脚将面前那人给踢到了一旁。

    “砰——”

    司冥炎半跪在地上,完全的没有想到面前的男人当真会一脚踹他。

    他被他猛地踢到了一旁,撞翻了一侧的凳子,再抬头他瞧着面前那人瞪大震惊眸子的看着他,脸色的羞愤之意显而易见。

    “放……放肆!”

    夜墨寒看着被他一脚踹下去的司冥炎,整个人震惊至极,一脸难以置信的瞧着他。

    这家伙居然……居然亲……

    那一个亲字简直是让他难以启齿,脸颊猛地升腾起一股子热意,连同耳根好似也被传染了。

    “你这是作何?”

    在夜墨寒那震惊的目光下,司冥炎伸手捂了一下胸口,眉梢泛了几丝的冷意。

    “可真无情呀,王爷。”

    他伸手揉着自己被踹的有些疼的胸口,虽说他今日穿着一身黑衣,但是那脚印此刻却清晰的印在了他的衣服上。

    “有句俗话说的话,一日夫妻百日恩,哪怕我和王爷之间没有所谓的名分,但好歹也是……”

    “闭嘴!”

    司冥炎的话还没有说完,夜墨寒便已经打断了他的话,他再看他时,果真见他安安静静的闭上了嘴。

    对于司冥炎这人,夜墨寒自知自己当真是看不透他。

    明明这人行事孟浪还坏的紧,但却有时候他说什么,他却异常的乖巧安份。

    但哪怕他再乖巧安份,也掩盖不了时而犯病似的无厘头发疯。

    夜墨寒垂眼看着他依旧半坐在地上没起身,估计是他因愤怒而花了眼,竟在这孟浪之人身上看出了几分的落寞和孤寂。

    “起来。”

    夜墨寒开口道。

    司冥炎抬眸看着他,随后朝着他伸出了手。

    夜墨寒冷眼看着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是屈尊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那手异常的冰冷,估计是常年习武练剑的原因,手心摸上时有很多茧,糙的很。

    夜墨寒几乎没使多大的力便将他给从地上拉了起来。

    当司冥炎直直的站在他的面前,他只觉一道黑影压下,再抬头看时,却发现曾经那只到他胸口的落魄少年,现如今竟比他高处了许多。

    一股莫名的压迫感油然而生,逼的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侧过头声线淡淡道:“你可以出去了。”

    司冥炎直勾勾的看着他,伸手将方才被他踹脏的衣服拍干净。

    “那冥炎告退了。”

    司冥炎恭恭敬敬的对他行了个礼。

    夜墨寒冷着脸没说话,他觉得以如今这人东厂大督主的身份完全没有要给他行礼的必要。

    毕竟据探子来报,这人现在手中所握的兵权,比他区区一个王爷还多,又何必在他这里装模作样的。

    *

    司冥炎走出帐篷,一眼就瞧见某个小丫头蹲在离帐篷的不远处。

    他想了想,走到了小丫头的跟前。

    叶七七正吧啦着一朵小花,突然的觉得自己面前一道阴影落下,她抬起脑袋,就见那大宦官站在她的面前,冷着脸的看着她。

    小丫头被他那眼神吓了一跳,令她突然的升出了一种他似乎想要杀她灭口的感觉。

    哪怕她再不懂,也能瞧出来这大宦官和九皇叔似乎关系不太一般,但是她还是不太相信两个人会是她所想的那种关系。

    一大一小对视的,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最终还是小丫头被他看的浑身发毛,忍无可忍之下,将她手里的小花递给了他

    “你……你要花吗?”

    花给你,拜托不要用那吓死人的眼神看她,她还是个孩子,她害怕。

    司冥炎目光落在小丫头举着小花的小手上,目光沉了沉。

    “不要。”

    他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帐篷上,“你可以进去了。”

    说完,某个大宦官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射猎的队伍直到傍晚才回来,听着外面传来的铁骑声,小丫头一听便知道是父皇爹爹他们回来了。

    今日射猎收获颇盛,尤其听说了父皇爹爹还猎得了一头毛皮银色的狼王。

    叶七七因为害怕的原因,没敢正面看,但是还是目光撇了一眼。

    哪怕只是扫了一眼,她看过去时,还瞧见了那狼王吐出的舌头,吓得她立马捂住了眼睛。

    “七七,这个给你。”

    夜云裳今日射猎也猎到了不少,特意给小丫头带了两只活的小兔子。

    “哇,好可爱的小兔子呀。”

    小丫头看着那两只小兔子,眼睛都变成了星星眼。

    那么可爱的兔子,做麻辣兔头一定很好吃。

    “可爱吗?”

    夜云裳问道。

    小丫头点了点头,心里欢喜的很。

    夜云裳:“等春猎结束,七七可以带去宫里养的。”

    “唔。”

    听了皇姐姐这话,其实她更想把兔兔吃掉。

    “七七不可以把她吃掉吗?”

    夜云裳被小丫头这句话给噎住了,她这会儿才突然的想到七七这丫头是极其喜欢吃麻辣兔头的来着。

    她迟疑的想了一会儿,这才道:“要是被吃的话,它家人应该会很伤心的吧。”

    “那就都抓过来,一起炖大锅煮,一家人就可以整整齐齐的了。”

    小丫头这话一出简直就是一语惊人。

    夜云裳被她惊的许久都未曾说出话落。

    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这话听着貌似是没什么毛病,但是怎么感觉那么毛骨悚然呢!

    七七一直都那么残暴的嘛?

    她望着方才给小丫头的两只小兔子,突然的有些后悔了。

    她把兔子带给这丫头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

    夜云裳正想着要不要把小兔子给要回来的时候,便突然了瞧见了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儿臣见过父皇。”

    正在逗着小兔子的小丫头听言,抬眼就瞧见了不知何时站在那儿的大暴君爹爹。

    小丫头神色一凝,立马道“父皇爹爹。”

    夜姬尧目光落在小丫头手里拎着装兔子洞笼子上,他也没来多久,但是还是听见了小丫头方才那惊世骇俗的话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