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336章 那是不是代表父皇爹爹恢复记忆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她红着脸的抬起头,就见父皇爹爹半靠在那儿,目光紧紧的看着她。

    小丫头心里头更加的羞了,痛恨自己那十分不争气的小肚子。

    “它……它饿了。”

    肚子饿这件事是她也控制不了的。

    “嗯,我知道。”

    大暴君说着,目光落在角落里的突出的木箱上,“既然是猎户过冬的住所,那这里应该有冬天存的吃的。”

    注意到角落里突出的几个木箱子,小丫头走过去,有些吃力的打开上面的木盖子,果然是看见里头放着满满一箱的番薯。

    小丫头的眸子立马变的欣喜无比,回头看了男人一眼:“父皇爹爹,是番薯哎!”

    她从里头拿出了一个最大的番薯,但是仔细的想了想,又将那个最大的番薯放了下来换成了两个小一点番薯。

    番薯太大了烤的时间太长,还不如烤几个小的,就可以很快的吃到了。

    小丫头一口气拿了四个小番薯,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走到了男人的面前,似邀功似的放在了男人的面前。

    “父皇爹爹,我们可以吃烤番薯的。”

    太好了,他们不用饿死了。

    “嗯。”

    随后,小丫头将四个小番薯扔进来火堆,满心欢喜的又添了些干树枝进去。

    小丫头看着火堆里的小番薯,下意识的舔了舔唇,小脸蛋都被火光映衬的红彤彤的。

    看了小番薯一会儿,小丫头又想了想,觉得这山洞有小番薯,那估计应该还有些别的东西。

    小丫头到处看了看,果真是又找到了藏在角落里的几个陶瓷的水壶,拿在手里晃了几下。

    “父皇爹爹,这个里面好像灌了水。”

    “水?”

    大暴君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水壶,一打开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香味。

    “不是水,是酒。”

    而且闻着这醇香的酒味,不仅是一壶好酒,而且还有些年头了。

    “有几壶?”

    小丫头大概的想了一下,“好像有十几壶。”

    一排排的横放着。

    大暴君看着手里的酒壶,然后抬头看着面前的小丫头道:“七七乖,转过去。”

    “啊?”

    她被男人突然说出的这话弄的没反应过来,但还是稀里糊涂的转过了身。

    “父皇爹爹,为什么要让七七转过身呀?”

    夜姬尧低头先是没有说话,解开包扎伤口的布条,只见原先白色的布料已经彻底的被鲜血给染红了。

    那伤口处还源源不断的有鲜血从中涌出。

    之所以让小丫头转过头,只是怕她看见他的伤口,会害怕罢了。

    “父皇爹爹?”

    见父皇爹爹没回答,小丫头又忍不住的问了一声。

    大暴君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三个字:“你听话。”

    起初小丫头不明白父皇爹爹为什么要让她转过头,直到她闻到那浓郁的血腥味夹杂着浓郁的酒味,父皇爹爹那忍痛的闷哼声和衣料撕破的声音。

    小丫头紧紧的捏着拳头,心里头已经猜到父皇爹爹一定是在处理伤口了。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的转头看了一眼,就见父皇爹爹手里正拿着酒壶倒在他那鲜血淋漓的伤口上,苍白的脸上早已经是附上了一层冷汗。

    男人咬着牙,疼的连手都是颤抖的。

    见父皇爹爹将已经染红的布扔到了一边,小丫头伸手往怀里掏了掏,掏出了一条干净的帕子。

    小丫头走了过去,将帕子递到了男人的面前。

    大暴君抬头,就见小丫头颤抖着手,说:“七七有帕子,干……干净的。”

    他看着小丫头那故作镇定的小脸,闪了闪眸子,伸手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帕子,想开口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无言。

    小丫头看着他有帕子捂住伤口,防止鲜血涌出。

    伤口虽然是堵住了,但是貌似没有可以绑的东西。

    小丫头正不知该从哪里找包扎伤口的东西,就见父皇爹爹伸手解开了他自己头上绑着的发带,然后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就披散在了肩头。

    看着披着长发的父皇爹爹,小丫头又一次的被惊艳到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父皇爹爹不束发的样子。

    她突然间觉得不束发的父皇爹爹,看着好温柔呀,看着像美人爹爹。

    不过她来不及欣赏,见父皇爹爹都解开了自己的发带,她正打算把自己头上的发带解开,男人就开口制止了她

    “不用七七的,一条发带就够了。”

    听言,见父皇爹爹自己一个人包扎似乎是有些困难,小丫头立马又道:“那……那七七给父皇爹爹你包扎。”

    还没等他回话,就见小丫头已经上前,乖巧的给他一圈一圈的包扎住伤口。

    大暴君看着面前的小丫头乖巧的给自己包扎的认真模样,这会儿他觉得这伤口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

    见小丫头给他包扎好了之后,就低着脑袋没动,隐隐约约的他听了小丫头那抽泣的声音。

    他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小丫头的下巴,失笑出声:“七七怎么成了小哭包了,总是哭。”

    小丫头伸手用袖子擦干眼泪,语气闷闷道:“要是大白在就好了。”

    “嗯?”

    小丫头红着眼睛的抬起头看他,“那样父皇爹爹你就不会受伤了,大白会咬死那个伤了父皇爹爹的人的。”

    看着小丫头那眸子里散发处浓浓的烈火,男人有些失笑出声:“大白还小,大白估计是打不过那人的。”

    “那就加上大白的爹爹,大白的爹爹也很厉害的,大白和大白爹爹一起咬。”

    咬死那个刺伤父皇爹爹的那个坏人!

    “是不是很疼呀?”

    “不疼。”

    大暴君摇了摇头,“有七七在爹爹身边,爹爹就不疼了。”

    “骗人,一定很疼的。”

    小丫头有些赌气的说。

    不过下一秒,小丫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目光突然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她没有听错吧?

    刚刚父皇爹爹的自称好像是爹爹……

    这个自称好像从父皇爹爹失忆过后,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小丫头心底突然有了一股强烈的预感。

    他自称爹爹,那是不是代表父皇爹爹他……恢复记忆了?

    _

    今日份四千字结束,记得投月票呀~明天见~(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