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408章 殷修初的另一面(三千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啊?没有。”

    小姑娘差点儿就要把脑袋给摇成拨浪鼓了,“喜……喜欢的。”

    她盯着手里那精致的盒子出神,这按理来说好像是六哥哥第一次送她东西。

    不过又好像不是,她记得小时候他还送过他亲手做的弓箭给她的。

    “谢谢六哥哥。”

    小姑娘软着嗓子跟他道谢。

    燕铖听了小姑娘这话,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这一刻他感觉他们两人的关系似乎因为这个不存在的阿珠,而更近一步了

    燕铖带着小姑娘逛完之后,两人又在酒楼里用了午膳。

    刚吃完出来,就碰到了熟人。

    “七七。”

    看着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花灯的少年时,小姑娘的眸子都不由的亮了一下。

    她的眸子多了些许震惊,“阿初?你怎么在这里呀?”

    她话刚说完,还没等殷修初回答,少年身后的小软团子就探出了脑袋,“堂姐姐~”

    “焕儿?”

    小软团子手里拿着糖葫芦,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小姑娘的跟前,一把抱着了她,“阿初哥哥带焕儿来买糖葫芦的。”

    小软包子说着,将手中的糖葫芦递给了她,“堂姐姐,你吃糖葫芦。”

    叶七七摇了摇头,“焕儿吃吧,堂姐姐不吃。”

    “那这位大哥哥你吃糖葫芦吗?”

    见堂姐姐不吃,小软包子将糖葫芦伸向了站在小姑娘身旁的男人。

    燕铖看着面前的小软包子,目光落在他那胖嘟嘟的脸蛋上,脑海里突然的想到了小姑娘小时候那胖嘟嘟的模样。

    “谢谢,不吃。”他声色淡淡道。

    “唔,那好吧,那焕儿自己吃了。”

    一旁的殷修初看着小姑娘身旁的男人,他的眼眸有些沉,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翊王殿下。

    燕铖扫了眼对面的少年,对于这个少年他还是有点印象的,望着那少年看着小姑娘的那眼神,他多多少少明白了些什么。

    呵,他内心冷笑了声。

    不得不说,殷丞相当真是养了好儿子。

    叶七七看了看一旁的阿初,又看了看身旁的小软包子,然后对着一旁的男人道:“六哥哥你先回去吧,我想晚一点回去。”

    燕铖目光落在小姑娘身上,眸子晦涩不明:“没事,我等你。”

    小姑娘急忙的的摆了摆手,“不用啦,到时候阿初会派人送我回去的。”

    小姑娘以为六哥哥是在担心她的安全,于是乎她又对一旁的阿初道:“是吧,阿初?”

    少年识相的点了点头,声线清朗道:“翊王殿下请放心,我会和前几次一样派人将七七安全的送到宫里的。”

    “前几次”这三个字传进了男人的耳朵,使得燕铖不由的蹙了一下眉,莫名的觉得这字眼十分的刺耳。

    他目光落在一旁的小姑娘身旁,只见小姑娘正逗着她身旁的小软包子,压根就没有看他一眼。

    或许她方才那句话只是单纯的通知一下做为她兄长的他而已,并不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这令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名火,但却又无处发泄。

    “嗯,早点回宫,别玩的太晚。”燕铖道。

    “好,那六哥哥你回去注意安全。”

    说完,小姑娘便牵着小软包子一蹦一跳的去玩了,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某人那不悦的神色。

    燕铖望着三人的背影,脸色不太好。

    他上了马车,马夫见就他一人,下意识的往他身后看了看,却空无一人,于是乎忍不住的问道:“殿下,七公主呢?”

    燕铖语气不爽道:“回宫。”

    听出了自家殿下那语气的不悦,马夫十分有眼力劲的没太敢吱声。

    燕铖上了马车刚坐下没多久,无意间碰到了一个冰凉的硬邦邦的东西,他抬起手,就瞧见了掌中那精致的盒子。

    是他方才特意给她挑选的口脂,那丫头迷糊的忘记拿了。

    他指腹摩擦着精致的盒子,眼神越发的晦涩不明。

    *

    殷修初的长姐和九王妃乃是闺中好友,今日受他长姐所托,这才揽下了照顾焕儿的活。

    小软包子虽然才三岁,但是却异常乖巧的很,他专心的吃着手里的糖葫芦,任由小姑娘牵着他的手。

    三人在街道逛了一圈,某个小软包便犯了困意,囔囔着要睡午觉。

    这不是叶七七第一次来殷修初的府上了,殷修初学习比她好,所以好几次考试前她都会来这里抱一抱阿初的佛脚。

    但是每一次明明她是想来让阿初给她传授学习知识的,但是最后都变成来吃东西了。

    唔,都怪阿初家的糕点太好吃了。

    “堂姐姐~”

    叶七七刚坐下,一旁在半路上囔囔着要睡觉的小软包突然的凑到了她的跟前,“焕儿想跟堂姐姐一起睡。”

    “七……”

    殷修初端着糕点进来的时候,就瞧见软榻上的一大一小已经睡着了。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放慢脚步的走到桌子旁,将糕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子上。

    见小姑娘身上盖着的毯子被某个小屁孩卷走了一大半,他又重新的拿了一条盖在了小姑娘的身上。

    他顶着小姑娘那熟睡的面容,嘴角不由的轻勾了勾。

    看着小姑娘的那眼神都充满着浓浓的溺宠。

    随后,他忍不住的蹲在软榻边,打量着小姑娘的面容。

    七七可真可爱。

    他忍不住的伸手想要抹上她的脸,但就在他即将要碰到的时候,他的动作却突然的顿住了。

    他缓缓的收起嘴角的笑容,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这时眼前突然的闪现出了一片血红,使得他瞳孔微缩了一下。

    像是有什么记忆要立马倾泻而出一样。

    他忍不住的微喘着粗气,指尖都控制不住的发抖。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的将他拉回了现实。

    “阿初。”

    小姑娘一睁眼就看见他蹲在一旁,不由得伸手揉了揉眼睛,“你干嘛蹲在这里呀?”

    听言,殷修初猛地站起了身,转身背对着刚醒的小姑娘,“你……要吃糕点吗?我刚端来的。”

    “要吃,阿初你们府上的糕点真的好好吃。”

    每次她从阿初家离开,都感觉自己胖了好多。

    叶七七本来想自己下去拿的,但是殷修初直接就见盘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也没跟他客气,拿起一块就咬了一口。

    殷修初下意识的将盘子放在了一旁,叶七七无意间扫了一眼,就瞧见了他手腕处一道醒目的伤痕。

    “阿初,你手怎么了?”

    殷修初低头,瞧着自己左手手腕那一处醒目的抓痕,神情猛地一冷,将袖子往下拉了拉,试图盖住伤口。

    “没什么,昨天无意间被野猫抓的,已经上过药了。”

    虽然他这样说了,但是小姑娘还是不放心。

    “那你给我看看。”

    殷修初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碍不住小姑娘硬抓着他。

    被逼无奈,他只能乖乖的将袖子卷起。

    少年白皙的手腕处有两道深浅不一的抓痕,但是都是快要愈合的差不多了。

    殷修初:“已经快好了。”

    叶七七缓缓的松开手,“那你以后喂小野猫的时候小心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个驱猫体质。”

    说来也奇怪,每一次和阿初去喂城外的小野猫,小野猫一只只的看见阿初就跑,就像是看见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少年点了点头,轻应了一声,“嗯。”

    他目光落在手上那两条快要愈合的疤痕上,手指碰了碰,眸子微闪闪了,与此同时眼中又多了几分的阴狠。

    “对了阿初,上一次你说要把那一本什么兵法集下册借我的。”

    “在书房,我去拿给你。”

    叶七七:“好,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小姑娘便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少年的身后。

    殷修初的书房都是一排排的书架,就像是个小型的藏书阁一样。

    他去到后面的架子上找书,叶七七就桌在书桌前等他。

    书桌上的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的。

    但唯独有一样东西却显得与这个干净整洁的书桌格格不入。

    一本很厚的泛黄书籍,看样子有些年头了,书里头似乎还夹杂着什么东西,透过书缝只能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浓烈的墨水味混合着一股别的说不上来的气味。

    良好的教养使得小姑娘并没有乱翻人东西的习惯。

    虽然她和阿初是朋友,但是哪怕是朋友也不能随便的乱翻东西。

    “给你。”

    殷修初将拿来的书籍递给了她,一共有两本,“还有一本书应该对你月底的考试又帮助。”

    小姑娘伸手接过,除了一本兵法集还有一本诸国论,看着就感觉很深奥的意思呀。

    “谢谢阿初啦。”

    说完,小姑娘便抱着书离开了书房。

    殷修初跟在她的身后,临走是他的目光突然的落在了不远处的书桌上。

    他抬头看了眼已经走到门口的小姑娘,然后走到书桌旁,猛地打开那泛黄的书籍。

    一开始那泛黄的纸张上就是血淋淋的暗红色,尤其是中间还夹杂着一根血淋淋的断指,因为浸透了墨的缘故,那血腥味并不浓重。

    下一秒,他猛地合上书籍,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走出了书房。(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