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440章 陛下最宠爱的那位七公主殿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那衙役头头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翊王殿下,他们居然把翊王殿下给抓进了牢房里来了。

    不仅衙役头头和在场的衙役们震惊不已,跪在地上的司马轩也整个人都呆住了。

    翊王殿下,那个貌美的小娘子身边的男人居然是翊王殿下,那……那个小娘子岂不就是翊王殿下的人了?

    “唔……”

    在场的人都被吓得不轻,且屏住了自己的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时,枕在男人腿上睡的正香的小姑娘突然的轻嘤了一声。

    她无意间的翻了一下身,小脸正对着跪在地上的众人。

    当司马大将军瞧着小姑娘那张脸时,吓得他脸上苍白,显些要硬生生的晕死过去。

    “那位莫非就是七……七公主殿下!”

    七公主殿下!

    陛下最宠爱的那位七公主殿下?!!!

    众人:“!!!”

    司马大将军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觉得今日他这项上人头似乎是保不住了。

    燕铖瞧着小姑娘那睡的正香的睡眼,伸手便将小姑娘落在脸颊上的碎发给勾至到了耳后,眼神忽而的落在了那司马轩的身上,语气冷冷道:“要这丫头做你第八房的妾室,嗯?”

    那一个尾音无疑不是吓得司马轩浑身一颤抖,身体抖的不成样子,“翊……翊王殿下饶……饶命……呀,小人口……口无遮掩……”

    司马轩吓得简直连头都不敢抬一下,两父子完全没有了方才那嚣张跋扈的气焰了。

    燕铖冷笑了声,“呵,好一个口无遮拦!”

    他的小姑娘岂是他人能惦记的。

    下一秒,众人压根是没有看坐在那里的翊王殿下是如何出手的,跪在地上的司马轩就已经是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众人朝着他看了过去,就见他跪在地上的大腿上不知何时被插上了一个匕首,不断的新鲜从伤口中涌出。

    在剧烈的疼痛之下,司马轩一时难以忍受,看着那不断往外冒出的鲜血,直接一个白眼的吓得晕死了过去。

    “我儿呀!”

    司马大将军看着晕死过去的儿子,连忙的求情道:“翊王殿下饶命呀,都是臣管教无方,令这逆子目无王法,翊王殿下息怒呀!”

    司马大将军一脸的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坐在那儿的男人依旧是无动于衷,冷眼的看着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的司马大将军。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司马大将军乃身为朝廷重臣,竟知法犯法包庇逆子,呵,当真是好一个管教无方呀。”

    听了男人这番话,司马大将军就知道此事已经是没有辗转的余地了。

    燕铖冷眼的瞧着晕死过去的司马轩,冷声道:“拖下去,该判什么就判什么罪!”

    在场的衙役面面相觑,随后便有几人上前将晕死过去的司马轩给拖了下去。

    司马大将军看着自己的儿子,在双重的压力之下,直接是两眼一翻的也晕了过去。

    他竖着进来,最后竟然是横着出去的。

    衙役头头瞧着坐在那儿的男人,下一秒直接当着男人的面跪了下来,“属下李岩风参加翊王殿下,今日竟胆大妄为的将殿下和公主关押在此,属下罪该……!”

    “真吵!”

    男人冷冷的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燕铖看着跪在地上的一排衙役,眉头闪过了浓浓的不悦之意,他对着衙役道:“滚出去,把牢门锁上,安静点!”

    衙役们望着男人脸上的神情,见他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直到他们将牢门重新的关上,他们还是一脸的困惑。

    所以翊王殿下今日是真的打算和公主殿下在这牢房里住下了?

    为……为何会有这等癖好?

    牢房的有着两尊大佛,在场的衙役吓得一夜都没敢谁。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一早应该是他们见到的最后一次太阳了,私自关押皇子和公主乃是死罪,他们要完了!

    第二日一早,睡了一夜好觉的小姑娘终于是醒了,懒洋洋的伸了一下懒腰。

    “醒了?”燕铖问。

    小姑娘点了点头,软着嗓子道:“想吃汤包。”

    “那走吧,哥哥现在带你去吃。”

    两人走到门口,却发现那牢房的锁早已经是打开了。

    衙役见两人出来,恭恭敬敬的为两人打开了门。

    叶七七看此,小脸闪过了几丝的困惑,是她的错觉吗?

    怎么感觉这衙役对他们态度好了那么多?

    “走吧。”

    燕铖瞧着小姑娘的手往外走。

    在场的衙役简直连大气都不敢出,甚至于也不敢喊。

    因为今日一早翊王殿下命令他们谁也不准出声,不然给摘了他们的脑袋。

    看着两人一走,在场的衙役无疑不是都松了一口气,但一想到这关押两人的代价,在场的衙役脸上都闪着悲痛的神情,都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杀头了。

    可是他们等呀等,却什么杀头的消息也没有等到。

    *

    两人赶了一个大早,吃上了热乎乎的汤包,叶七七坐在凳子,手里拿着汤包,咬了一口,简直就是好吃的跺脚。

    “唔,这汤包也太好吃了吧~”

    小姑娘一口气吃了三个汤包。

    燕铖瞧着小姑娘那嘴角沾染上的汤汁,下意识的伸出指腹便给她擦掉了。

    小姑娘吃的正高兴,完全的没有注意到他此刻的举动跟她有多么的亲密。

    燕铖:“好吃吗?”

    “好吃!我一直都想来吃的,但是每次时间都赶不上。”

    这家的汤包只在清晨的时候出摊,而且数量十分的少,每次她来的时候早就已经卖完了。

    燕铖见小姑娘如此喜欢,便道:“倘若喜欢,我们以后常来。”

    “好!”

    小姑娘刚说完,不知视线又什么东西所吸引,于是乎她立马拉着某人的手走到了另一个摊位前,指着摊位上冒着丝丝寒气的冰镇雪梨。

    “想吃这个。”

    感觉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燕铖目光看向小姑娘指着的雪梨,瞧着雪梨下是铺着一层的冰,他眸子微闪了一下,道:“你最近不能吃。”

    嗯?

    听了这话,小姑娘心中有些困惑。

    直到她又听见他压低嗓子道:“雪梨本身就是寒凉之物,不宜月事前后食用。”(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