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450章 燕·女装大佬·铖(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燕铖一下马车,就感觉到四周那赤裸裸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

    起初,他还不知道为何原因,直到一向听力十分敏锐的他,听见一旁路人的窃窃私语。

    “瞧着那小娘子长得可真美呀。”

    “瞧那白皮肤大眼睛,樱桃小嘴,跟能勾人魂一样。”

    “我家那黄脸婆娘要是长成她那样,我怎么可能会每天早出晚归的。”

    “这小娘子美是美,只不过就是个子有点高……”

    “李兄这你就不懂了,小娘子高是高了点,但是这腿长呀……”

    那人一边说着,还一边对着他们同伴挤眉弄眼,显然就是一副话中有话的样子。

    听了这话,周围的几个人立马就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各个嘴角止不住的勾起了一抹邪笑。

    他们自认为他们的声音小,那小娘子自然是听不到他们此刻的污言秽语。

    可他们哪里知道,此刻他们口中议论的可不是普通女子,而是为了佳人而男扮女装的翊王殿下。

    小娘子?

    燕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自己竟然有被人言语调戏的一天。

    听着他们的污言秽语,他的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

    一群昏徒,简直就是找死!

    那群人谈论完,又忍不住的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娘子。

    可万万没想到,一抬头就这样撞进了一双冰冷眸子。

    那冰冷的眼神不由得吓得他们浑身一颤。

    这小娘子的眼神怎么变得如此吓人了?

    本来他们还想多欣赏一会儿小娘子的美貌,但这会儿他们倒是察觉到了那冰冷的眼神中泛着浓浓的杀意,同时还有几丝警告的意味。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着那冰冷的眼神,他们感觉自己仿佛都被恐吓了一般,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

    与此同时背后还升起了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凉意。

    看着那几个人目露胆怯的眼神,燕铖冷笑的勾了勾唇角。

    不过,哪怕他用警告的眼神看向那几个污言碎语的狂妄之徒,但周围还是有不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追究其根本都是因为他现在顶着一张女相的容貌。

    虽然其他人不似方才那几个人如此的肆无忌惮,但在那众多惊艳、羡慕等等的眼神冲击之下,他心里头突然升起了一股后悔之意。

    他开始反思自己为何要男扮女装做,难不成只是因为他看到小姑娘跟别人牵手,而心生醋意。

    他仔细想来,确实有这个原因,却又不止是这个原因。

    “阿珠姐姐,我们去那里吧。”

    小姑娘站在他的面前,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店铺。

    燕铖抬眸,目光就落在店铺门匾上写着的三个金灿灿的大字“美人坊。”

    一看店名就知道是女孩子经常去的地方。

    燕铖看着小姑娘的背影,真觉得自己是真的被她蛊惑的疯了,竟做到了男扮女装这一地步。

    他正想着要不要跟之前的那个女童子换回来时,就见原本往前走了几步的小姑娘突然回头,见他迟迟未肯动身,伸手便拉住了他的袖子。

    小姑娘显然是对那店铺有些浓浓的兴趣,回过头笑着对他说:“阿珠姐姐走呀,这里面的衣服可好看了。”

    于是乎,燕铖就这样的被小姑娘给拉了进去。

    一进去,琳琅满目的商品瞬间的让小姑娘看花了眼。

    上至脸上的胭脂水粉,中至身着的衣物,下至脚踩的鞋子,女子之物应有尽有。

    燕铖仔细的一想,这算是他第二次陪这小姑娘逛这些女儿家的玩意儿了。

    “六哥哥说了,今日的一切开销都由他付钱。”

    说着,小姑娘就突然的掏出了一个香囊,将其递给了他。

    燕铖自然是认识小姑娘那手中的香囊,因为这香囊是他昨天特意的给她的。

    看着小姑娘递过来的香囊,他故作一脸的不解,压着嗓子吐露出女声道:“七七,这是作何?”

    小姑娘解释道:“这个是六哥哥昨天交给我的香囊,应该是想让我转交给阿珠姐姐你的。”

    燕铖瞧着小姑娘递给他的香囊,没有动手去接。

    他昨天确实是将这个香囊给了她,但就是送给她的而已,并无让她转赠的意思。

    昨日是他们西冥的七巧节,在他的西冥有一个习俗,当日男子赠送香囊给女子,代表她是他的心上之人。

    昨日他送她香囊是有告白之意,但这小姑娘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这赠送香囊其中含义。

    “七七留着吧,这是你哥哥留给你的。”

    “留给我?”

    叶七七显然是表示不理解,这好端端的,六哥哥干嘛突然的送香囊给她。

    想着,她下意识的轻嗅了一下自己的小鼻子,不过这香囊的味道倒是挺香的,是她从来都没有闻过的味道,有点像花香,但似乎又夹杂着其它好闻的味道。

    *

    嘤嘤嘤,下面是假更章节……

    我白天改……

    灰溜溜的爬走……不许凶我!!!

    假更章节分界线——

    月事!

    听了他这话,小姑娘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燕铖瞧着小姑娘红着小脸,伸手就揉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道:“不可贪吃,免得肚子疼。”

    如果说听了他之前的那句话小姑娘脸红了,那么听着他现在这句,小姑娘的小脸更加的是红的彻底,红的如同煮熟的虾子一般。

    明明六哥哥还没有娶妻,为什么他那么懂!那么懂!

    她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来着。

    真的是太丢人了。

    “反正还没有来,就吃一块又不是不行。”

    “还没来?”燕铖皱了一下眉,“你的日子不是今天吗?”

    叶七七:“它每次来都不准的。”

    小姑娘说完这话,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为什么六哥哥还记得她的日子?

    她猛的抬起脑袋,就见六哥哥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那眼神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

    就感觉在他的眼神中,她的肚子像是怀了孩子似的。

    “每次都不准了?”

    燕铖问。

    叶七七对上男人那深邃的眸子,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说话了。

    燕铖:“给太医看过来吗?”

    “啊?”小姑娘愣了愣,没好意思回答。

    这种事她怎么好意思跟太医说。

    只是一开始的时候因为肚子太疼然后找了太医,当时太医只是给她开了些止疼和补身子的药罢了。

    见小姑娘低着小脑袋没有说话,燕铖就知道小姑娘铁定是因为害羞,所以这种事说不出口罢了。

    下一秒,他伸手拉着了小姑娘的手,“带你去个地方。”

    燕铖拉着小姑娘走过那吵闹的街道,然后走到了一处巷子,当走进那幽暗的巷子口,叶七七觉得六哥哥像个人贩子要把她给卖掉似的。

    她不知道他要把她带到那里去,直到穿过那幽暗的没有半点阳光照射进的巷子,豁然开朗的是一处深藏与巷子最深处,且阳光十分明媚的一所。

    只见那医馆的门匾上只写着两个小字“厌世”,一侧的门上挂着医馆两个字的牌子。

    光是厌世这两个字叶七七就感觉这医馆应该是寻常的医馆不太一样,但既然是六哥哥带她来的,她自然是十分的放心的。

    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草药香,意外的不难闻,反而是闻着让人感到十分的舒心。

    “嗯哼?稀客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耳边传来了一道女声,叶七七顺着视线看了过去,就瞧见不远处的柜台上坐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

    女人一身紫衣,长发披散至腰际,媚眼如丝,手里拿着一支长长的水烟,红唇轻启间便吐出了一口烟圈,举手投足间有种说不上来的诱惑。

    小姑娘目光先是落在她那张画的格外精致的脸上,而后视线忍不住的下移,瞧着女人那胸前的波涛汹涌,看到她不由的羞红了脸,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

    燕铖拉着小姑娘走了进来,女人目光慵懒的扫过他们二人,“谁要看病?”

    “她。”

    说完,燕铖便拉着小姑娘做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女人将手里的水烟放下,然后便朝着他们两人走了过来。

    一开始远看的时候小姑娘就觉得这个姐姐长得十分的好看,现如今近看发觉长得真的是绝美,令她看着都忍不住的看呆了。

    “哪里不舒服?”

    女人问道。

    小姑娘愣了一下,她后知后觉六哥哥是带她来看病来着。

    但是她这个应该不算是病吧?

    “月事时间不准时。”

    一旁的燕铖替小姑娘答道。

    听了这话,女人不由的上下打量他们两人,甚至于连看他们两人的视线都变得暧昧了起来。

    随后,她伸手扣住了小姑娘的手腕,指腹按在了小姑娘的脉搏上,过了一会儿,她松开了手,站起身走到不远处的药柜前,抓了几副药,放在了燕铖的面前。

    “这些煎成汤药给她喝下去就没事了。”

    燕铖刚拿起药,就听见女人道:“自己去到后院煎吧。”

    “什么?”

    自己煎?

    听了这话,燕铖不由的看了女人一眼。

    “不然让我来煎?”女人又道:“今日阿山去山上采药了,只能你自己动手煎。”

    女人说完,摊了摊手露出了一脸无奈的神色。

    燕铖目光落在一旁的小姑娘身上,然后起身拿着药走到了后院。

    他刚一走,女人的视线就落在了小姑娘身上,忍不住八卦道:“他是你的夫君吗?”

    这会儿小姑娘正喝着水,听着女人这话,差点儿要将口中的水给喷了出来。

    “不是。”叶七七急忙否认,“他是我哥哥。”

    才不是什么夫君呢。

    “哦~”女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但虽然小姑娘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女人的眼神里还是多了几分暧昧的意味。

    “那既如此的话你这哥哥对你可真好,愿意花一万两银子来让我替你看这区区小病。”

    “一万两?!”

    叶七七面色震惊。

    女人托着下巴道:“这是自然了,让我看病可是很贵的,统一价一万两。”

    “!!!”

    闻言,小姑娘简直就是震惊的无话可说。

    她现在终于是知道为什么她这里空无一人了,都没有人来看病了。

    一万两看一次病,这也未免太黑心了吧!

    “那……可以退吗?”

    “嗯哼?”

    女人要被这可爱的小姑娘给逗笑了,她摇了摇头,笑着说:“不可以哦~”

    叶七七:“……”

    不可以退的话,那六哥哥岂不是要给她一万两,六哥哥只是遇到了一家黑店吧!

    可是听着两人一开始说话的口吻,两人应该是认识的,熟人之间也那么坑吗?

    小姑娘找了个借口到了后院,来到后院就瞧见六哥哥坐在那儿正给她煎着药。

    燕铖听见声音回头,就看见了小姑娘站在那儿。

    “怎么过来了?”

    小姑娘朝着他走了过来,一脸神秘的问道:“六哥哥,你和那个美女姐姐是朋友吗?”

    “朋友?”燕铖看着小姑娘,问道:“七七为什么这么问?”

    “是因为她出诊费好贵,要一万两!”

    她害怕六哥哥是不是被骗了。

    这时,马车突然的一阵颠簸,刚坐下没多久的小姑娘身子猝不及防的往前倾。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和地板来一个亲密接触时,突然出现的一只手稳稳的拉住了她。

    在她还没来的道谢,马车又是一阵颠簸,然后她直接就撞进了阿珠的怀里。

    在她小脑袋撞过去之后,她鼻尖那熟悉的味道是更加的浓烈了。

    但重点不是那像六哥哥身上但味道,而是因为马车颠簸了几下,她的小脑袋好像很是不凑巧但撞到了阿珠姐姐的胸……

    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叶七七猛的直起了身子,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

    “对……对不起,阿珠姐姐你没事吧?”

    叶七七一边说着,一边目光下意识的落在方才自己撞的那个位置上。

    她怎么感觉阿珠姐姐的胸变得那么平了?

    难不成是因为她刚刚一头撞上去的原因?!

    叶七七:“!!!”

    这可关乎这六哥哥未来的幸福生活……

    叶七七想伸手去碰一下是不是真的被她一头给撞平了,但是她实在是不太好意思伸出手。

    她被撞的小鼻子都有些疼,可想而知是用了多大的力了。

    她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

    但是相比起她的慌张,一旁的阿珠竟然是十分的从容,不仅没有露出半点不悦的神色,反而还对她说:“小心点。”

    那依旧是叶七七熟悉的嗓音,但是她总感觉阿珠姐姐的声音没有方才那么温柔了。

    燕铖注意到小姑娘打量他的眼神,他的面上虽然十分的平静,但是内心却十分的紧张。(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