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477章 那我和他,你更喜欢谁?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六哥哥,你怎么会在突然的在这里呀。”

    小丫头因为受到了惊吓,导致现在嗓子都哑哑的,带着几丝的哭腔。

    燕铖听言,语气淡淡道:“路过而已。”

    时间没有绝对的巧合,但偏偏就是那么巧而已。

    燕铖将一旁的马牵了过来,看向一旁红着眼睛的小姑娘,问道:“现在回营地,你伤口还需要上些药,不然会留疤。”

    他倒是不介意她留不留疤,但小姑娘爱美,自然是见不得自己身上留疤的。

    就算他不说这话,小姑娘被蛇咬过后自然是心有余悸,自然也不想在此处多呆了。

    叶七七的马儿跑了,现在只能坐男人马回去了。

    不过六哥哥的马显然比她之前的马儿要大的多,单凭她一个人自然是坐不上马鞍的。

    燕铖也顾不得小姑娘如何的纠结,他直接一把将小姑娘打横抱起的抱上了马。

    “啊——”

    等叶七七反应过来,她自己已经坐上了马鞍,同时后背还靠着一个熟悉的怀抱。

    燕铖将小姑娘抱在怀里,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抓紧缰绳,“坐稳了。”

    话落,他已经扬起缰绳,马儿一下子便飞奔了出去。

    小姑娘的身子一阵颠簸,估计是害怕小姑娘被颠出去的缘故,燕铖顺势的有一只手已经圈住了小姑娘的腰肢,将小姑娘又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

    叶七七僵硬着身子,紧紧的握着缰绳,小脸也不由得有些发红。

    六哥哥的手是环着她的腰没错,但是这马背上颠簸,她时常的感觉六哥哥的手时不时的会往上。

    他一心骑马自是不知,但是她心里却是尴尬的很。

    终于,在走了一半的路过后,小姑娘终于是忍不住了。

    叶七七:“六哥哥。”

    “嗯?”

    见小姑娘突然的出声叫自己,燕铖还以为她是怎么了,立马停下了马。

    燕铖:“怎么了?”

    “我……”叶七七看着环着自己腰间的手,一时之间有些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她下意识的扭了几下自己的小屁股,有点想从马上下去。

    “坐的不舒服?”

    看着小姑娘扭了几下小屁股,燕铖这才想起来他的马鞍上是硬的,不像小姑娘的马鞍上加了软垫。

    “哥哥倒是疏忽忘在马鞍上装软垫了,七七忍忍吧,快到了。”

    最终,小姑娘还是没好意思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话。

    到了营地,燕铖将小姑娘抱下了马。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拿出来的一个小瓷瓶,递给了小姑娘。

    “我自己涂。”

    小姑娘当真是长大了,知晓男女有别了。

    “好,那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你叫哥哥。”

    燕铖说完便走出了帐篷。

    在他走后,叶七七便解开腰带,拉开衣领,对着镜子给自己上药。

    只见她白皙的肩膀处,有一道十分清晰的咬痕。

    望着这咬痕,叶七七就想到了被那毒蛇就咬伤的场景,让她控制不住的抖了抖身子,急忙的打开瓷瓶给自己上药。

    上到一半,叶七七摸上肩膀上的伤口,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想到了六哥哥给她吸出毒血的样子。

    于是乎,她的小脸蛋又红了……

    “啊啊啊……”

    小姑娘有些懊恼的捂住自己的脸,她觉得自己大概是到了青春期,总是会胡思乱想的。

    “叶七七你清醒一下!不要在胡思乱想了!”

    因为受了伤的缘故,叶七七便一直待在帐篷里没有出去。

    美名其曰是静养,但其实也有小小一部分偷懒的缘故。

    不过令她意外的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干,为什么她还得了个狩猎第一名!

    “公主殿下真是天资聪颖,小小年纪便能在狩猎中一举夺得第一。”

    “听说公主殿下也就是练了一个多月左右,箭术便如此的高超,这不是天资聪颖是什么!”

    “是呀是呀!”

    ……

    晚间的营地宴会上大臣们倒是一个劲的夸赞她,但只有她自己知晓,她压根什么都没有做。

    她想做一个诚实的孩子,准备跟父皇爹爹坦白,可没想到父皇爹爹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

    反而让她放宽心,狩猎输赢不重要,大家开心便好。

    时间一晃,便已经是到了深夜。

    今日狩猎宴会上君臣把酒言欢,气氛甚至于比宫里以往的任何一场宴会热闹。

    连酒量一向很好的大暴君爹爹,今日都难得的有些醉意。

    小姑娘不喝酒,反而是方逸辰年轻气盛,非得要跟人喝酒,喝到最后胡言乱语,分不清东南西北。

    喝醉后的方逸辰将唐凌白错认成了小姑娘,紧抱着他不肯撒手,要不是唐凌白执意的伸手拦着,铁定是要被他亲上了。

    “七七宝贝,我的七七宝贝~”

    方逸辰抱着唐凌白,嘴中还在胡言乱语。

    唐凌白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方逸辰你够了,快点撒手!”

    “不放!七七宝贝你什么时候腰那么粗了……”

    唐凌白忍无可忍,一把将他推开了。

    对着一旁的小姑娘道:“算了,我还是把这个醉鬼拖回去睡觉吧!”

    再这样吵下去,他是真的快忍不住要揍死他了。

    一听回去,方逸辰便不乐意了,紧紧的抱着凳子腿不肯撒手。

    最后还是叶七七实在是看不下去,连哄带骗的将方逸辰忽悠着骗去帐篷睡觉。

    方逸辰微眯着眼,看着眼前站着好几个小姑娘,笑着对她张开了怀抱,“七七宝贝抱抱~”

    “嗯,抱抱。”

    小姑娘象征性的抱了抱。

    抱完之后,某个醉酒的方逸辰终于是心满意足的滚回了自己的帐篷里呼呼大睡。

    “他睡了?”

    小姑娘刚从帐篷里出来,就见殷修初站在门口跟她说话。

    叶七七点了点头,“睡了,下次不能再让方逸辰喝那么多了。”

    他醉酒后真的太会胡言乱语了。

    “很晚了,阿初你也快去睡觉吧。”

    说着,小姑娘正要离开,手腕却突然的被人给抓住了。

    她回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少年。

    “阿初?”

    殷修初紧盯着小姑娘的双眼道:“方逸辰他也喜欢你,那……我和他,你更喜欢谁?”(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