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485章 “我家主子愿承担全责。”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望着男人那张带着笑意的眸子,叶七七看在眼里,不知怎么的眼前男人的这张脸突然的和记忆中的另一张脸重合起来。

    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不过很快她摇了摇小脑袋,将自己突然产生的大胆想法给抛之脑后了。

    她觉得自己心里的想法可笑极了,此刻在她面前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六哥哥。

    男人只是轻捏了一下小姑娘的小脸就收回了手。

    毕竟现在他以这样的一张脸出现在小姑娘的面前,她对他有戒心也是应该的。

    “呵。”

    燕铖将小姑娘躲避的动作看在眼里,不由的轻笑出声。

    “不知小孩你可有婚配?”

    听了这话,本来就对他有戒心的小姑娘立马看向了他,眼神中的警惕跟甚了。

    这时叶七七脑海里想到了一句话:救命之恩应当以身相许。

    所以,这人今日救了她,不会是想让她以身相许吧?

    小姑娘几乎没有半点的迟疑,答道:“有了。”

    “噢,是吗?”燕铖单手托着下巴,语气带着几丝的惋惜:“那真可惜。”

    可惜什么?

    叶七七也没太敢去深想他这话中的意思。

    紧接着,此番话题完毕之后双方皆是一阵沉默。

    男人端着面前的酒杯,不急不慢的饮了一口。

    和一个才相识不久的男人在同一个空间里,小姑娘自然是十分的紧张。

    她时不时的望一望门口,却依旧没有看见自己想看见的那个身影。

    方逸辰那个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燕铖将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而后他伸手拿起一旁的酒壶给自己又重新的倒了一杯。

    因为倒酒幅度的原因,衣袖滑落,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腕。

    叶七七无意间撇了一眼,正巧看见了男人手腕处有一颗小小的红痣,在白皙的手腕处十分的显眼。

    “难不成是方才那个少年?”男人又出声问道。

    “啊?”

    小姑娘愣了愣,而后才反应他话中的意思。

    方逸辰自然不是她的婚配,但是她应该没有必要告诉他吧。

    小姑娘没有回答,在旁人看来,她那副样子显然像是默认了一样。

    这时,方逸辰正好从门外走了进来,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方逸辰倒是没发现两人的不妥,回来之后同男人依旧是交谈甚欢。

    等三人吃完饭过后,已经是到了傍晚,天色见晚。

    对于今日救了她一命的恩人,叶七七虽说心存感激,但也终究只当是陌路人,萍水相逢一场罢了。

    傍晚,晚霞烧红了天空。

    殷修初和唐凌白都不在,护送小姑娘到宫门口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方逸辰的身上。

    虽然说他平日里看上去都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好歹他也是个血气方刚,正值少年的小伙子。

    跟自己喜欢的小姑娘走在一起,尤其是两人独处的时候,心里头自然是有种说不上来的紧张。

    “方逸辰。”

    在他心中小鹿不停的乱撞,使他想找一些跟小姑娘聊天的话题时,小姑娘突然的出声喊了他的名字,打断了他的思绪。

    “啊?”

    叶七七:“你干嘛走那么慢?天快黑了。”

    听着小姑娘这话,方逸辰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的跟了上去。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抱……抱歉七七宝贝,我走神了。”

    “你快点,等下天黑了你回去就太危险了。”

    小姑娘说。

    听言,方逸辰眼前一亮,所以七七宝贝这是在关心他对吧。

    对,七七宝贝这话的意思一定是在关心他。

    方逸辰将小姑娘送到宫门口的时候,马夫已经在宫门口等了许久了。

    小姑娘上了马车,对着方逸辰招了招手,“我走了,你回去注意安全。”

    方逸辰:“好。”

    小姑娘正打算弯腰进马车,就见不远处突然的驶来了一辆马车。

    那马车她瞧着有些眼熟,就在她思考这马车是谁时,就见马车窗帘被风吹开一角,露出了一张熟悉的俊脸。

    看此,叶七七愣住了片刻。

    直到一旁的方逸辰道:“七七宝贝,七七宝贝!”

    “啊?”

    “你发什么呆,快进去吧。”

    小姑娘这才回过神,在进马车前,还又忍不住的往那个轿子看了一眼。

    只见从马车里伸出一只手,将令牌递给了马夫,马夫恭敬的接过后拿给宫门的守卫看了一眼。

    守卫看过令牌确定男人的身份后,下一秒便恭敬的给马车让开了道。

    “七七宝贝,再见。”

    马车外再一次的传来了方逸辰的声音。

    小姑娘掀开窗帘,跟少年摆了摆手。

    在马车路过宫门的守卫处时,小姑娘准备将令牌掏出来。

    最近因为城中动荡的原因,近来宫中的守卫也比往常更严格了些,进出宫中都需出示身份令牌,否则不可入内。

    往常叶七七都在将令牌挂在腰间的,但现在全身上下都找了一遍,发现她的令牌不知什么时候丢了。

    “奇怪?”

    小姑娘又将衣袖给仔细都翻了翻,她明明记得令牌挂在腰间的,怎么没了。

    “公主殿下?”

    外头传来了马夫的声音。

    小姑娘也有些急了,“我令牌好像找不到了。”

    守卫道:“没令牌者禁止入内。”

    马夫:“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这位可是公主殿下,难不成公主殿下没令牌都不能回宫了吗?”

    听此言,守卫不得不面面相觑,似乎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了。

    但今日都统大人可是下了死令,无论是谁,没有令牌者一律不许入内。

    就在守卫们不知该如何时,有一人拿着一个令牌走了过来。

    冷卫:“这位乃是七公主殿下,先行放行。如若都统大人有意要追究,我家主子愿承担全责。”

    听了这话,守卫接过冷卫递过来都令牌,只见令牌上写着翊王二字。

    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决定放行,毕竟这两位可都是不能得罪的主。

    冷卫回头,恭敬的对着马车里的小姑娘行了个礼。

    叶七七微咬了一下唇,在马车使向宫里时,她下意识的往旁边看了一眼,就瞧见原本早已经离开的马车停在路边。

    因车窗紧闭,她看不见马车里的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