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495章 真面目示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燕铖抬起眼皮子扫了一眼小姑娘手里拿着的粉色腰带。

    看着男人那个眼神,叶七七想到要是这个粉色的带子真的缠在六哥哥的腰上,会不会很怪异?

    想着,她心里作罢,正打算将粉色的腰带放下给男人重新的挑一个别的颜色时,就听见男人道:“好。”

    见六哥哥答应了下来,她望着自己手上拿着的粉色腰带,要将它换下的念头只好作罢。

    她拿着粉色的腰带走到了男人的身旁,蹲下了身子,从他的后腰将腰带围到前腰,在缠了三圈过后,小姑娘突然的想到了什么,这才道:“应该没有勒的很紧吧?要是弄疼了你跟我说。”

    燕铖:“好。”

    起初在给男人缠腰带的时候小姑娘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知道听完男人如今的话,叶七七这才发现他们两人靠的有多近。

    如今她眼前的六哥哥脸上蒙着一个黑色面纱,她只能是看见那一双深邃的眼眸,正摄人心。

    两人视线对视,叶七七莫名的呼吸一紧,指尖传来男人腰腹肌肤有些滚烫的温度,吓得她立马缩回手。

    “好……好了。”

    小姑娘收回手,有些局促不安的站起了身。

    在站起身的那一刻,叶七七心中闪过好些疑问想要问他。

    为什么六哥哥会出现在宫里?他不应该此刻在靖北守孝吗?

    为什么会穿成这样出现在宫中?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为什么御林军在找他?并且他还偏偏的出现在了她的月静宫?

    一时之间,小姑娘心中闪过好几个问题,想问,但是终究是没能问出口。

    “六哥哥,地上凉,我扶你到……”

    叶七七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起初她是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床榻上,但是仔细一想,最终还是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侧的软榻上。

    燕铖单手搭在小姑娘的肩膀上,在小姑娘的搀扶下,坐到了小姑娘的软榻上,然后小姑娘又抱了一床被子盖在他的身上,生怕他着凉了一样。

    “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说完,还没等男人回复,叶七七已经走到不远处的桌子旁,给男人倒了一杯水。

    “六哥哥,你喝水。”

    燕铖伸手接过,正打算喝时,就见一旁的小姑娘目光紧盯着自己,他神色暗了暗,问道小姑娘:“怎么了?”

    叶七七指了指他脸上带着的面罩,“六哥哥,你不解开面罩吗?”

    都已经那么久了,他为什么还带着面罩?

    燕铖拿着水杯的手不着痕迹的顿了一下,他眼眸微闪了一下,面色似乎是闪过了一丝的慌张,但很快他故作冷静道:“脸上受了伤,不方便见人。”

    “受伤?”小姑娘语气担心道:“很严重吗?”

    “还好。”燕铖道。

    叶七七将视线落在一旁还没有收起来的金疮药上,“那涂点药吧,涂了这个应该很快就会好的。”

    小姑娘将金疮药拿来,正要打开,燕铖捂着脸道:“不用,过几天就好了。”

    “可……涂了这个会好的快一些的。”

    燕铖捂着脸没有回答,但是他那眼神,似乎是在无声的拒绝。

    ‘好……好吧。’小姑娘无奈的收回了手。

    她下意识的又多看了男人脸上的面纱。

    叶七七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因为六哥哥没有摘下面罩,她心里就有点怀疑如今在她面前的这个六哥哥,到底是不是她的六哥哥了。

    随后,小姑娘还是忍不住的带着几分试探性的语气问道:“六哥哥,你去靖北之前说要给七七写信报平安的,怎么一直都没有写?”

    问出这话时,小姑娘紧紧的捏着拳头,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

    但下一秒,她就见男人开口道:“七七你不用试探哥哥,声音可以改变,但是气味不会变的,我若是假的,大白铁定要第一个出来咬我了?”

    听了这话,小姑娘这才将目光落在一旁蹲着的大白身上,确实是她多虑了,六哥哥要是其他人所假扮的,大白一闻肯定就能闻出来了。

    “对不起六哥哥,我只是……”

    “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做的很好。”

    燕铖伸出手,揉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语气多了几分的夸赞。

    叶七七将金疮药放到一边时,还在气恼自己胡思乱想。

    燕铖瞧着小姑娘的背影,伸手就摸到了自己脸上的面纱,他今日没有带假面,如果摘下将面罩摘下后,小姑娘就会看见他原本的真实容颜,就会知道,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他的谎言。

    燕铖无言的抿了一下唇,目光落在不远处小姑娘身上,只见小姑娘正卖力的擦着窗檐上他留下的血迹。

    擦干净过后,就见小姑娘鬼鬼祟祟的打开窗户,确定外头没有人,就将那脏了的水泼到了窗户外的花池里。

    然后动作一气呵成的收盆关窗,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看到这,燕铖收回视线,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盖着的粉色被褥上,他穿着一黑的黑衣,和粉色的被褥极其的不搭。

    “六哥哥。”叶七七将目光落在他身上穿着的衣服,问道:“你要不要换一身衣服?”

    燕铖手指微顿了一下,道:“你这里应该没有我可以穿得衣服。”

    这么一说确实如此,她总不能拿她的衣服给六哥哥穿吧。

    “那……”

    叶七七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六哥哥突然的身负重伤的出现在她的寝殿,这是她这么也想象不到的。

    “那个……六哥哥你不是应该在靖北吗?怎么会在宫里,而且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燕铖:“暗中行事,不料遭人算计。”

    这短短的一句话,倒是让小姑娘知晓了个大概。

    不过他这说的不清不楚的,还不如一开始不说呢?

    “那……”

    叶七七还想再问些什么,就见坐在软榻上的男人突然的伸手捂住了他腰腹受伤的位置,语气有些无力道:“七七,哥哥有些累了。”

    “啊?”

    “那……那你先躺下。”叶七七看着软榻,又问道:“要不六哥哥你睡床吧。”(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