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六哥哥!”

    在叶七七鼓起勇气说出这三个字后,她紧张的紧拽着拳头,盯着男人的背影,生怕是错过任何一秒。

    他是她的哥哥对吧……

    在等待男人转身的那一刻,小姑娘感觉自己仿佛是等了许久。

    可当男人当着是转过身来后,她并没有看见自己意料中的场面。

    “六哥哥?”男人语气带着一份的困惑,眉眼带着不确定的笑意道:“小孩,你可是想你的六哥哥了?”

    他无论是从语气还是表情上都是如此的自然,压根就看不出半点的异样,就如同是听了一句她的玩笑话似的。

    说完这些过后,他又低头继续坐着他自己手里的事情。

    叶七七瞧着他的反应,心中那复杂言语无法述说的情绪还未平复下来,身子禁不住的顺着墙壁滑落坐在地上。

    不是她的六哥哥……

    可是为什么那么像……

    叶七七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竟然会产生如此荒诞的想法。

    真的是,她自己都对她自己无语了。

    在小姑娘自顾自懊恼的同时,在她看不见的另一边,男人拿着树枝的手已然是紧紧的收紧,手背上浮现出青筋,眼中闪着克制的光芒,差一点,他差一点就忍不住的应了她了。

    燕铖盯着面前那烧着的火焰,将手中的树枝放下,无声的舒缓了一口气。

    小姑娘的那一声“六哥哥”,当真是差一点儿要了他的命了。

    *

    叶七七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直到一旁的男人喊她过去取暖,她这才磨磨蹭蹭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落在一旁男人的衣袍上,这才想起来她醒来后,衣袍还没有给他,伸手将抱在怀里的衣服递到了男人的面前。

    “你的衣服,还你。”

    燕铖抬眸看了一眼,移开目光,并没有伸手去接:“盖着吧,夜晚寒凉。”

    “不用……”小姑娘说着,还是将他的衣服给强行的塞到了他的怀里。

    望着小姑娘那疏离的态度,燕铖无言的抿了抿唇,他拿着手中的衣服站起身,当着小姑娘的面将外袍穿上。

    叶七七看着他包扎的腹部,突然的想到了他的伤势,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你腰间的伤怎么样了?”

    男人穿衣服的动作的一顿,而后一脸平静道:“还好。”

    小姑娘本来还想查看一下他的伤势来着,但是瞧着他一脸平静的自若的模样,只好是作罢了心里的想法。

    燕铖穿好衣服过后,目光便落在小姑娘的脚上,问道:“你的脚可好点了?”

    “好……好多了。”

    叶七七这话刚说完,就见站在不远处穿好衣服的男人朝着她走来。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要做什么,他走到她的面前后,然后当着她的面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

    “你……”

    燕铖:“乖,让我看看你的伤。”

    那一个乖字令小姑娘原本打算挣扎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叶七七瞪大眸子的瞧着半跪在她面前扣住她脚踝的男人,说不震惊是假的,他怎么就直接这样如此不避嫌的上手了?

    瞧着男人半跪在她的面前解开她受伤脚踝的带子,小姑娘心中有些说不上来的怪异。

    她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的小脚给缩回去,可是却被男人给无情的扣住了。

    “别乱动。”燕铖半跪在小姑娘的面前,单手扣着她的脚踝,解开绑在脚踝上的发带查看小姑娘的伤势,确定了伤势没有恶化过后,他这才又将那根黑色的发带重新的缠了上去。

    那发带的黑和小姑娘白皙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此,男人的神色不由的暗了暗。

    在系好之后,他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小姑娘。

    只见小姑娘微张着红唇,背靠这山壁,小脸晕染上了一层红晕。

    在察觉到他看着她的眼神过后,她急忙的移开了视线,眼神多了些许闪躲。

    她缩了缩自己的小脚,这次倒是轻而易举的将自己的小脚从男人的手中给夺了回来。

    “谢……谢谢。”

    燕铖没有说话,倒是一直注意到小姑娘那红扑扑的小脸,不知她到底是热的还是害羞的。

    树枝在火中被烧的噼里作响的,为他们在寒凉的夜晚增添了一点温暖。

    小姑娘坐在火堆旁,小脸蛋被火光照亮的有些红。

    燕铖无意间的一个抬头,就看见坐在那儿的小姑娘阖上眸子,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瞧着小姑娘特意的坐在距离他有些远的位置,燕铖面容带着几丝无奈的笑。

    他半撑着下巴,坐在小姑娘的对面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终于,过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对面的小姑娘终于是撑不住了,小脑袋靠在膝盖上,彻底的进入了梦乡。

    听着小姑娘传来平稳的呼吸声,燕铖闪了闪眸子,压低声音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七七?”

    睡梦中的小姑娘没有任何反应,已然是已经熟睡的进入了梦乡。

    见此,燕铖将腰间的短匕首拿了出来,解开腰带,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的在自己的腹部扎了一刀,确定有血从伤口上留出来之后,他这才将伤口给重新的包扎了一下。

    以他的体质,如果伤口好的太快,这小姑娘定然是会怀疑的。

    包扎完腹部之后,燕铖还不忘在自己脸上即将快要愈合的伤口上也轻划了一道。

    直到感觉脸颊处传来那火辣辣的痛意,他这才收回了手,将匕首给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过后,他看着小姑娘那熟睡的睡眼,动作极轻的走到了她的身旁,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望着小姑娘身着单薄,燕铖解开外袍盖在了小姑娘的身上。

    也许是小姑娘睡的有些太熟了,在他将外袍盖在她身上时,无意间的触碰到了小姑娘的肩膀,而后小姑娘的脑袋顺势一歪,靠在了他的右肩膀上。

    燕铖闻着那近在咫尺的奶香味,身子不由的僵了一下,他一侧头几乎就能瞧见小姑娘那张绝美的小脸,不知盯着她看了过久,他最终还是忍不住的伸手抚上了她的小脸,微亮的指腹摩擦着小姑娘的小脸。

    “唔……”

    睡梦中的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做了好吃的美梦,在他的指腹落在她的红唇上时,她唇瓣微动了动,竟启唇不经意间伸出小舌轻舔了一下他的指腹。

    燕铖猛地瞪大了眸子。(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