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516章 要选妻子了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听见耳边传来的话语声,叶七七昏昏沉沉间有些许吃力的睁开双眼,首先看见的便是她那皇姐姐熟悉的面容。

    “皇姐姐……”

    小姑娘声音有些细弱的呢喃道,生怕眼前的场景是她所做的一场梦。

    夜云裳瞧着还有些迷糊的小姑娘,也顾不得其它什么,一把便将小姑娘给紧紧的抱住了,还忍不住的哭诉道:“七七宝贝你这些天究竟是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呜呜呜呜……”

    因好几日没见,再加上担忧小姑娘的安全,夜云裳将小姑娘抱的很紧,就生怕等下她又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一样。

    被皇姐姐紧紧的抱在怀里,叶七七这时才注意到站在皇姐姐身后的几个人。

    “九皇叔,二皇兄……”

    “没事就好。”夜墨寒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这几日你父皇担心你的安危,可所谓是茶饭不思,我已经派人告知他已经将你找到的消息了。”

    “平安回来,外面风大,我们先进去在说。”

    一旁的夜傲天说着,便已经弯下腰将小姑娘从马车里抱了起来。

    这时叶七七才发现此刻马车里就自己她一个人,她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

    夜傲天:“七七在找什么?”

    “他去哪里了?”

    “他?”身旁的夜墨寒和夜云裳露出疑惑的神色。

    夜云裳:“他是谁?”

    小姑娘道:“就是跟我一起坐马车来京城的那个男人,是他救了我。”

    听了小姑娘这话,在场的三人更加的不解了。

    “那马车将你送到这刑司阁门口时,里面就只有七七你一个人呀……”

    ……

    刑司阁内

    小姑娘坐在软榻上,一旁的太医给小姑娘的把着脉,过了一会儿,太医松开手,对着一旁的几个恭敬道:“可喜可贺,七公主殿下身体一切安好,并没有什么大碍。”

    听了太医这话,在场的几人不由的是松了一口气。

    “七七没事就好,不过七七宝贝口中所说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夜云裳此话刚落,身穿着一身黑衣的司冥炎便带着马夫走了进来。

    马夫也只是个老百姓,他瞧着在场的几位都气度不凡,且还身在刑司阁这样的地方,难免有些心生胆怯。

    司冥炎:“你也无需拘束,我们也只想知晓一下事情的经过,还有是何人让你将这位姑娘带到刑司阁门口的。”

    马夫有些胆怯的擦了擦额间的汗水,这才细细道:“今日正午十分在灵冥寺山下的一处茶馆处,一位公子身旁带着一个小姑娘,也就是那位小姑娘。”‘

    马夫说着,便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姑娘,随后又道:“那位公子给了我一锭银子,让我将他们两人送到京城的刑司阁,于是乎草民就将行驶着马车来到了刑司阁门口,可没想到下了马之后一看,就发现只有这小姑娘一人了,那位公子也不知是去了哪里?何时离开?可当真是玄乎的很呀!”

    在场的几人听了马夫这话,也算是了解了大致的情况。

    夜墨寒:“那你可还记得那位公子的样子?”

    “那位公子的样子?”马车思索了会儿,随后便道:“长得倒是俊的很,而且还十分的养眼,身高八尺有余,衣着不凡,一看便知晓是个富家公子……”

    后面马夫还说了些,一旁的小姑娘也并不是全都听进了耳朵里,只不过她有些许不明白,那个男人他……怎么就这番悄无声息的就走了?

    “七七?七七?”

    在小姑娘发愣间,一旁的夜云裳又喊了小姑娘几声。

    “啊?”叶七七这才回过神来,“皇姐姐怎么了?”

    “你可还记得那个男人的样子?”

    叶七七点了点头,毕竟她跟那个男人朝夕相处了好几日,自然是记得他的样子。

    “救了七七宝贝且还不要任何的奖赏,难不成当真是个不为财、不为权之徒?”

    夜云裳对此很是不解,毕竟这几日为了找到七七宝贝的踪迹,散布在京城各处的告示奖励可是十分的丰厚的。

    在小姑娘回宫后,御林军自然没有忘记给小姑娘找恩人。

    不过按照目前七公主的恩人线索实在是甚微,所以寻人的结果也并不是很理想。

    以小姑娘的画功,将那个男人画下来自然也是可以的,不过叶七七想了想还是作罢,毕竟从种种迹象来看,那个男人似乎是不太想让人找到他。

    那短短的三日,对于小姑娘就如是梦一场。

    ……

    转眼又过一月,一场晚夜的冬风飘过,将偌大的京城附上了一层雪白的毛毡。

    清早的第一道鸡声启鸣,轮值的小太监便早早的起身,清扫紫禁红墙内的积雪。

    一早寒气十足,直到太阳出来后,空气中的冷意才被驱散了不少。

    御花园内,小姑娘身披着毛绒的粉色披风,手抱着暖炉子,在小道上走着,身后还跟着几个宫女。

    “翊王殿下,翊王殿下,您等等老奴呀……”

    不远处传来赵公公的声音,小姑娘顺势的朝着不远处看了过去。

    赵公公手里拿着画卷,一路小跑的跟上男人的步伐,“殿下,你这画卷忘记带了。”

    燕铖见此,随后便伸手接过赵公公送来的画卷,笑道:“倒是有劳公公了。”

    男人今日难得的身穿着一声白衣,披着白色的披风,难得的多了几分儒雅的文人墨客的气息。

    “翊王殿下您客气了。”赵公公搓了搓有些冷的手掌,又道:“陛下说了,若是殿下对这些女子不满意,便让老奴明天再送一些画卷到殿下的府上。”

    “劳烦公公替我转告一下父皇,就说儿臣一切愿父皇做主。”

    “好好好,老奴等下就去转告陛下。”

    “嗯,有劳公公了。”

    燕铖目送着赵公公离开,待转身后,便立马和站在不远处的小姑娘视线相撞。

    见此,他不由的微愣了一下。

    小姑娘今日穿着一身粉衣,披着一件毛绒披风,估计是因为寒气冷的原因,小姑娘的鼻头都冻的有些红。

    两人在视线相撞后,谁也没有率先开口。

    不过小姑娘的脑海里倒是一直在回想着方才他跟赵公公的对话。

    她怀里抱着暖壶的手不由的收紧了。

    六哥哥,是要开始选妻子了吗?(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